笔趣窝 > 荒野俱乐部 > 第334章 无人机炸了

第334章 无人机炸了


  这个时候的侯建祥有点危机感了,尤其是张万青切换长焦镜头,放大画面之后,这反而有点挑衅侯建祥的意思,毕竟黑皮等人是侯建祥找来的,现在是四组长把侯建祥找来的黑皮给干掉了。

  在无人区,有枪就是有话语权,这绝对是一句真理。

  老瘪三在看着侯建祥、谢万福在看着侯建祥、伊万诺夫在看着侯建祥……所有人都在看着侯建祥,在场的所有人都猜到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没人开口罢了。

  侯建祥看向老瘪三,开口道:“三哥那边是什么情况?你打个电话问一下,是遇见荒野九队的伏击了?还是怎么说?”

  老瘪三见侯建祥没有在第一时间质问,而是选择了这样一个“迂回”的方式,让他先去问问,这已经是表明了侯建祥的态度,这个态度让老瘪三很满意,他拿着卫星电话说道:“我去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情况。”

  能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傻子,众人都心知肚明。

  大概过了两分钟之后,老瘪三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很假的理由,假装生气骂骂咧咧地说道:“那几个缅北佬想要抢人头,趁着我们的人不注意,偷袭杀了我们一个兄弟,四组长被迫还击,打得两败俱伤。但是你放心,四组没忘记他们该做的,现在正带着装备往火山口爬呢,荒野九队的人就在火山口上,四组长亲自拿着枪在下面掩护,就等着登顶了。”

  这一番话说完,众人都再看侯建祥,想看侯建祥说什么,他说什么基本上就代表官方的态度了。

  侯建祥那是个人精啊,他知道现在应该依靠谁,所以他不加任何犹豫地骂道:“这些缅北佬,想钱想疯了么?还抢人头,在我的这个团队了,所有人必须团结,三哥你告诉四组长节哀顺变,死去的兄弟我们会安顿好,出去之后给这兄弟家里打20万的抚恤金。”

  听到这话的伊万诺夫内心打起了退堂鼓,他觉得这地方水太深了,越来越玩不明白了。

  老瘪三倒是欣赏侯建祥的态度,动不动就砸钱。

  张万青更是看到了希望,他放下无人机的遥控器说道:“三哥,时间差不多了,我带着三组的兄弟们走甬道进去,给他们来个两面夹击。”

  侯建祥假惺惺地提醒道:“甬道危险,你们得小心啊。”

  张万青尽量表现出很专业的样子,对侯建祥说道:“只要照明设备足够多,是可以避免危险的。”

  赵新身边的一个马仔之前走过这条甬道,他对张万青说道:“甬道不是一条直线,是弯弯曲曲的,还有上坡和下坡,路况很复杂。”

  侯建祥心里暗骂这个马仔多事,很担心张万青反悔,于是他接着马仔的话说道:“兄弟,刚好你对里面熟悉,你陪着万青的人一起进去,准备一下现在就出发。”

  张万青也不傻,立即说道:“谢谢兄弟了,麻烦你带路。”

  那个马仔突然眼睛就瞪得好大好大,他没想到自己多嘴一句,就成了“敢死队的领队”,这他妈找谁说理去啊?

  赵新见侯建祥和张万青都开口了,他也就象征性地对那个马仔说了一句,“你有经验,进去的时候小心点,招呼好大家。”

  马仔欲哭无泪啊。

  火山岛,火山半山腰。

  最后两个缅甸佬背着绳子在爬到半山腰的地方,实在是动不了了,其中一个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了,大口地喘着粗气。

  下面的四组长拿着猎枪瞄准缅甸佬的右侧开了一枪,子弹打在了他眼前十厘米左右的地方,溅起尘土。

  缅甸佬动都不会动一下,就那么趴着。

  四组长拿起对讲机对自己这边正在爬山的一个盗猎贼说道:“你上去看看,那个缅甸佬怎么了?趴那不动装死呢?”

  盗猎贼身上背着绳索,来到缅甸佬身边,看到这家伙还有呼吸,上去就是一巴掌,吼道:“起来。”

  被打的缅甸佬像是没反应一样,仍旧是趴在地上侧着脸,姿势都没换一下。

  盗猎贼觉得自己这一巴掌打轻了,掏出了求生刀抵在缅甸佬的脖子上,威胁道:“再装死我宰了你。”

  缅甸佬基本上都能听懂汉语,会说的却不多,听说要宰了他,他竟然笑了,在盗猎贼还没反应的瞬间,缅甸佬故意将脖子靠近刀刃,下一秒,鲜血从脖颈处喷出。对于他来说,早点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剩余最后的缅甸佬看着同伴一个个死去,最后求生的希望都不要了,他坐在半山腰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的男子又走向这个坐在半山腰的缅甸佬,站在他身边吼道:“起来,继续给我爬。”

  坐在地上的缅甸佬掏出烟,自顾自地点燃,盗猎贼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抢夺过缅甸佬手里的烟,随手丢向一旁吼道:“我让你抽烟了么?”

  缅甸佬仰起头看了一眼这个耀武扬威的盗猎贼,盗猎贼抬起手就是一巴掌,在打下去的时候还威胁道:“我让你笑了么?”

  巴掌还没等打到缅甸佬的脸上,缅甸佬突然抱住盗猎贼的腿,随后山腰上传来了两人“啊——”的惨叫。

  在山脚下的四组长看得真切,这个缅甸佬选择了同归于尽的做法,临死前还拉了一个垫背的,从五十米高的半山腰滚落到火山口脚下,相当于十几层楼的高度,短短几十秒后,火山脚下又多了两个人。

  缅甸佬的脖子在滚下来的时候被扭断,已经断了气。

  盗猎贼浑身上下全都是伤,口鼻处都是血,四组长来到他身边俯视这个昔日的同伴,内心有些不甘。

  重伤的盗猎贼努力地抬起手,抓着四组长的裤腿,嘴巴一张一合地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救我……我……不想死……救我……”

  四组长深吸一口气,用很无奈的语气说道:“兄弟,给你个痛快吧,一路走好。”说着,他将枪口对准了盗猎贼胸口,他转过头不忍看这一幕,右手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抓着四组长裤腿的那只手在枪响之后落了下去。

  四组长头也不回地转身,拿出对讲机对正在爬火山的三个人说道:“兄弟们加油,我在下面掩护你们。”

  四组这边嗝屁了两个人,组长在火山口脚下拿着猎枪掩护,“秃鹫”带着另外一个盗猎贼在营地守着,另外三个人在半山腰靠近山顶。

  四组长在持枪掩护的同时,还在和营地的侯建祥取得联系,侯建祥把无人机监控到的画面实时传递给四组长。

  火山口。

  大山仍旧躺在地上,和上方悬浮的无人机对视。

  王海埋头操控无人机,在远处观察三个爬山的盗猎贼,对躺在地上的大山说道:“三个人在爬山,距离山顶还有大概30米的距离,下面有一个人拿着枪对着山顶瞄准呢,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大山:“爬山的这三个都有枪吧?”

  王海:“是的,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长筒猎枪,挺难搞的。”

  大山:“不能让他们上来,一旦上来咱俩吃亏啊,这光秃秃的山顶,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岂不是成了他们的活靶子?”

  王海:“下面那家伙枪法好像挺不错呢,咱也不能露头,你说咋办?”

  话音刚落,火山口里面传来了“pong”的一声枪响。

  在枪响之后,大山紧接着就是一个原地翻身,下一秒,悬停在大山头顶的无人机坠落,砸在了大山刚刚躺着的地方。

  滚到一边的大山爬起来,摸着脑袋心虚不已,庆幸道:“我了个乖乖啊,就差一点点,险些享年32死于空难啊。”

  苍云峰从火山口爬出来,随手把已经放完子弹的那杆猎枪丢在了一旁,从背上取出另外一直猎枪,抬手瞄准……

  月亮湖南岸营地内。

  侯建祥从遥控器屏幕上看到了苍云峰,他指着屏幕激动地说道:“苍……苍……苍云峰……不是……快……拉高无人机……快……”

  赵新正要拉高无人机呢,苍云峰又一次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偏了,没有正中无人机的机身,而是打在了桨叶上,失控的无人机向西北方向飘去,高度越来越低,很快就降到了火山口以下的高度,画面中再也看不到山顶了。

  大概过了两分钟,遥控器的画面上出现了一片水花,价值十来万的无人机就此沉湖。赵新有点紧张,看向身边的侯建祥问道:“祥……祥哥……这个……无人机有保险么?没有尸体,能加钱换个新的么?”m.gΟиЪ.ōΓG

  侯建祥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他压抑着怒火,对赵新说道:“没事,无人机坏了咱再买就行了,现在可以确定苍云峰就在这,通知四组的兄弟们小心,荒野九队的人很危险,尤其是苍云峰,他既然出现在了火山口,那么就不要让兄弟们冒险。”

  老瘪三双手抱在胸前,满不在乎地说道:“苍云峰!很牛么?”

  侯建祥提醒道:“千万不能轻敌,把卫星电话给我,我和四组长亲自说一下,怎么攻上山顶很重要,稍有不慎,我们就会吃大亏。”


  (https://www.bqwo.cc/bqw17151102/3953861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