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荒野俱乐部 > 第230章 考验

第230章 考验


  赵新阁见人介绍他两广会长身份的时候,他还故意扬了扬头,觉得这个“两广商会会长”的头衔挺大的,谁听了都得给个面子呢。

  殊不知于泽凯听后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苍云峰示意于泽凯把刀收起来,毕竟是在医院,走廊里面人来人往的,影响不太好,震慑的作用已经起到了,就没必要一直拿着刀在明面上了。

  在于泽凯收刀的时候,路虎男快速后撤一步,抬起手摸着自己的喉咙,对赵新阁说道:“大哥这孙子有刀,妈的……”路虎男说到这就指着于泽凯道:“你他妈的给我等着,孙子你别跑,操你妈的,敢和我动刀子,我让你看看谁的刀长。”

  赵新阁见自己的人出去拿刀,他非但没有阻拦,甚至还露出了玩味的微笑,看向于泽凯问道:“怎么回事啊?我兄弟怎么招惹你们了?得给个说法吧。”

  于泽凯掏出烟点燃,苍云峰在一旁看了看床上的王策鹏,直接无视了赵新阁,对王策鹏说道:“听懂我说的话了么?明天中午12点之前连本带利的给我准备好,我要现金,就给我放在这,少一分我都要了你的命。”

  这话说的赵新阁怒了,他见自己的人没有被对方控制的了,立即翻脸指着苍云峰道:“我他妈的是不是给你脸了?挡着我的面还敢这么威胁我弟弟,你真当我们不敢动你还是怎么着?我……”

  于泽凯刚刚点燃的烟都没抽第二口呢,拇指和食指捏起烟头弹飞,烟头以一个直线飞向向了赵新阁,砸在了赵新阁的脸上,下一秒于泽凯抽刀直接砍向赵新阁,当时于泽凯和赵新阁的距离只有三米左右,赵新阁身后有好几个人,在于泽凯抽刀砍他的时候,他连后退闪躲的机会都没有。

  于泽凯砍下来的刀贴着赵新阁的头划过,瞬间将赵新阁的一只耳朵给切了下来,刀刃丝滑如流水,在砍下赵新阁的耳朵后,于泽凯顺势上前又是一脚踹在赵新阁的胸口,赵新阁向后退了两步倒在地上,于泽凯紧接着上前,右脚踩在赵新阁的胸口,左脚踩在地面,右手的黑色利刃指着赵新阁的眼睛。

  赵新阁惊呆了,他身后的人也跟着惊呆了,他们原本以为于泽凯刚刚就是拿刀吓唬人的,不敢真的动手。尤其是在路虎男出去拿刀叫人之后,赵新阁更有装逼的底气了。

  然而于泽凯的举动彻底打翻了他们的认知。

  两秒之后赵新阁才感觉到耳朵的疼痛感,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耳朵时,才发现耳朵已经掉了。

  另外几人见于泽凯这么猛,纷纷后退和赵新阁保持一定的距离。

  于泽凯低头看着赵新阁问道:“你刚刚说什么?给我脸了是么?来,你再说一遍,你看我割不割你的舌头。”

  躺在床上的王策鹏彻底被吓住了,他没想到啊,完全没想到。

  苍云峰从窗口的位置走向床边,右手在王策鹏受伤的那条腿上找到伤口的位置,微笑着捏着王策鹏的伤口说道:“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明天把钱准备好,少一分都不行,听到了么?”

  此时的王策鹏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甚至连叫都不敢叫一声。

  路虎男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回来,手里拿着一把被白布缠绕起来的刀,这是一把藏刀,刀刃的长度比于泽凯手里的黑色利刃长那么一点点,刀鞘上镶嵌着几颗宝石,是起到装饰作用的,这种款式的刀在藏刀里面很常见。

  路虎男以为拿着刀就无敌了,冲进病房第一眼就看到了于泽凯,他左手握着刀鞘,右手拔刀,用刀指着于泽凯骂道:“操你妈的,看谁的刀长……”骂到这的时候,这个“小可爱”才低头往下看。

  看到赵新阁捂着耳朵的位置,鲜血从指缝流淌出来,地上已经是一滩血了,被切下来的耳朵就掉落在地上,也没有人敢去捡起来。

  于泽凯看向拿着刀比比划划的路虎男,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欣喜,右脚踩着赵新阁的胸口凌空跳起,手里的黑色利刃对着路虎男的头劈砍下去,路虎男本能的拿着刀抵挡。

  于泽凯手里的刀砍在路虎男的刀刃上,硬是凭借着强大的力量将路虎男手里的刀压到了他的肩膀处,就在路虎男奋力僵持的时候,于泽凯已经落地,左手上前一把抓住路虎男左手的刀鞘,他右手的黑色利刃贴着路虎男的刀刃侧滑到手腕处,黑色利刃在路虎男的手腕转了一圈。

  路虎男的手筋被割断,抓着刀鞘的手失去了力量,于泽凯轻而易举的将刀鞘夺了过来,紧接着对着路虎男的胸口就是一脚,将这家伙踹到了门口,上半身摔出了走廊。

  拿到刀鞘的于泽凯很是高兴,盯着刀鞘上镶嵌的那颗翡翠说道:“还不错啊,正阳绿,竟然镶嵌在这里,太可惜了吧。”说着,于泽凯左手握着藏刀的刀鞘,右手的黑色利刃在刀鞘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刀鞘上镶嵌的翡翠应声弹起,于泽凯丢掉手里的刀鞘,接住腾空飞起来的翡翠,在手里掂量了两下,转过头丢给苍云峰说道:“没看走眼,是个好东西,能做个戒面了。”

  苍云峰接住抛过来的绿翡翠问道:“能卖多少钱?”

  于泽凯道:“至少是个六位数。”

  “哦。”苍云峰应了一声,果断的将绿翡翠装在了自己的兜里,对于泽凯说道:“谢啦。”

  于泽凯道:“我没说给你。”

  苍云峰:“又不是你的东西。”

  于泽凯:“我发现的。”

  苍云峰:“现在在我手里,这就是我的了。”

  和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完全不把赵新阁等人放在眼里,拿着刀的路虎男这时才深知于泽凯的可怕,他看着左手手腕上那一条“红线”,已经后悔刚刚的冲动了。

  苍云峰双手插兜,对床上的王策鹏说道:“明天我来拿钱,拿不到钱我就拿你的命,不信你就试试。”

  说完,苍云峰走向门口,于泽凯跟在苍云峰的身边一起走了出来,此时病房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医生、护士以及和赵新阁一起来的几个人,看到苍云峰和于泽凯走出来,这几个人竟然没有敢拦着的了。

  走到门口的于泽凯看了一眼刚刚还装逼的路虎男,再次提醒他说道:“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一马,别让我再看到你帮里面的人渣出头,你再让我看到你出头,我就把你的头扭断。”

  路虎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他甚至不敢直视于泽凯的眼睛,本能的低头眼神闪躲。

  苍云峰和于泽凯两人穿过人群,有说有笑的走向电梯口,苍云峰得意的说道:“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简直赚大了。”

  于泽凯骂道:“你特么的咋好意思呢?这明明是我发现的。”

  苍云峰:“又不是你的东西,大不了我请你喝酒,红星还是牛栏山?”

  于泽凯:“你他妈连茅台都不给我喝了?”

  苍云峰转移话题道:“那……酱香喝多了不好喝,咱换点清香型的,五粮液行了吧,对了……你说这王策鹏以后会不会找狗哥的麻烦?看今天这伙人,不像是善茬。”

  于泽凯成功的入了苍云峰的圈套,他分析说道:“我觉得这事说不准,王策鹏被打服了,他可能就不会招惹狗哥了,但是如果他没被打服,那么他应该还会找狗哥的麻烦,再退一步讲,王策鹏自己服,但是某一天喝酒的时候,周围的人在言语上刺激他几下,他又觉得没面子,本意是不想、不敢找狗哥的麻烦,但是冲动起来就不好说了。”

  苍云峰问道:“那咋办?总不能让咱帮狗哥要回来钱,又给狗哥埋藏下一个定时炸弹吧。”gōΠb.ōγg

  于泽凯道:“这个问题你都多余问,如果让我来解决,我肯定是拿到钱之后送王策鹏一张地府门票,一了百了了,王策鹏死了以后也不会有人提起这件事,更不会有人为了帮王策鹏出气去招惹狗哥,就算有这个想法,他也得想一想王策鹏的下场,我强烈建议你,直接弄死他就完了。”

  苍云峰看向于泽凯问道:“会不会有点太残忍了,为了一点钱,就弄死他?”

  于泽凯道:“王策鹏和毛静丽已经把狗哥的一生都给毁了,让狗哥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你换位思考,狗哥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亲人,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自己孤苦伶仃的还要被王策鹏和毛静丽欺负、骗钱的时候,他难不难受?如果当初不是毛静丽和王策鹏骗狗哥的钱买房,狗哥的人生会是这样黯淡无光么?”

  苍云峰不可否认的说道:“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于泽凯道:“我再给你一个王策鹏必须死的理由。”

  “什么理由。”

  于泽凯:“你看到了吧,今天来帮王策鹏出头的都是什么人?我割了他们一个耳朵,挑断了一个人的手筋,你还抢了他们一颗绿宝石,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么?这个时候你不拿出点威慑力震慑他们,他们会蠢蠢欲动的,你和我都走了,他们能找的撒气桶只有狗哥,古羌族两位老人的教训还不够么?这样的悲剧还要再次上演么?”

  苍云峰沉默,一直到电梯的门打开了,他才说道:“我觉得因为几十万,闹出一条人命不值得,这个王策鹏怎么说也罪不至死吧?”

  于泽凯用失望的眼神看着苍云峰说道:“如果你是狗哥!如果我是你!你被人这么欺负……我杀他全家、灭他满门!”说完,于泽凯走向远处,留下苍云峰一个人在电梯口愣神。


  (https://www.bqwo.cc/bqw17151102/3957139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