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荒野俱乐部 > 第41章 双狼赴约

第41章 双狼赴约


溪玥的这个分析很有道理,也的确是站在了问题至关重要的角度来考虑的,此话一出,群里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大概过了一分钟之后,秦霜在群里回复道: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毕竟邓宏斌对我们已经是恨之入骨了,他怕是早就想抓我们的人报复了,刚好这个时候小丁联系了他,他就顺势做了一个这样的决定,诱骗我们的人过去。

小胖提醒道:邓宏斌在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怎么说公司里也有他的朋友,这几天我们都回来了,他这个时候约我们去西宁见面,很明显我们不可能整个队伍都飞过去,只能安排一两个人到场,邓宏斌的人好像都在西宁呢,这时候过去,不就是等着被抓、被打么。@秦霜,你小心点啊,别轻易露面,这极有可能是个坑。

不死心的王海在群里回复道:不管是真是假,我都想过去看一看,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这时,苍云峰拿起手机,直接发语音信息到群里,“王海你听我说,不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你现在都不能离开昆明,现在的你情绪太浮躁了,很容易冲动。另外你这算大病初愈,多休息几天,皇甫强这条小命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我向你保证。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大家都需要你,你一旦离开了昆明,改装车辆的工作就要被迫停下来,队伍离不开你,宋老还在黑沙绝境里面等着我们回去带他出来呢。”

“当然,秦霜和小丁争取到的这次机会,我们也不应该错过,不管皇甫强会不会出现,我觉得咱都应该过去一趟,因为我并没有打算放过邓宏斌和卢少华,是他们俩逼着我兄弟下跪、钻裤裆的,上次在雅丹没抓到他们俩,算他们俩走运。这次……如果邓宏斌打的是抓我们的单,那就给他这个机会,满足他。”

听完语音信息后,溪玥提醒苍云峰说道:“昆明这边还有一大堆琐事没处理完呢,吉隆车行的人上午叫人来公司了。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让我们晚上去酒吧坐下来聊聊。说的挺客气,但是语气处处都是威胁,咱要是不彻底把这个事情处理完,恐怕公司要受牵连,守财奴也找我了,让我们九队把这个事情搞定了再走。”

苍云峰:“吉隆车行是吧,我记下了,今晚我去赴约。秦霜和小丁再加上李璐、王腾四个人对付邓宏斌那些渣渣肯定够用,真打起来也不会吃亏。”

王腾:我在西宁还有一些朋友,真的要过去碰一下,我会提前联系的。

溪玥:我担心皇甫强会出现,他要是出现,场面会不会失控?

苍云峰:“于泽凯已经到了,有他,绝对稳了。”

看到于泽凯到来的消息,群里一阵欢呼,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开车的苍云峰把手机丢给副驾驶的于泽凯说道:“自己看吧,真没想到在我们九队,你还有这么高的人气。”

于泽凯瞪了苍云峰一眼说道:“你少给我拍彩虹屁,今晚不拿出几瓶50年以上的台子安排我,我和你没完。”

回到公司后,于泽凯对九队这些人一点都不陌生,就像老朋友见面一样,热情的打着招呼,唯独见了王海的时候,气氛显得有些沉重了。

王海腼腆且客气的对于泽凯说道:“凯哥,又要麻烦你了。”

于泽凯拍着王海的肩膀说道:“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你安心在昆明等我消息,明天一早我先去西宁看看是什么情况。”

守财奴的电话打到了苍云峰的手机上,让苍云峰去办公室见他一面。

苍云峰双手插在裤兜吊儿郎当的推开了守财奴办公室的门,视线的聚焦点放在了守财奴的桌面上。

守财奴早有准备,桌面上摆放的就是个一块钱的打火机,他略显得意的看向苍云峰,仿佛再说:你顺走吧。

苍云峰对这种一块钱的打火机自然是没什么兴趣,来到守财奴的写字台前拉过椅子坐上去翘着二郎腿问道:“有事啊?”

守财奴问道:“溪玥和你说了么?你们买车好像和车行的人闹的很不愉快,人家找上门来了。”

“哦。”苍云峰应了一声,明显是没把守财奴的话放在心上,自己摸出了香烟点燃后问道:“然后呢?”

“然后呢?”守财奴用手敲打着桌面说道:“你还问我然后呢?那肯定是要你把这件事处理好啊,今天上午那个吉隆车行的人来了十几个,是闯进我的办公室你知道嘛,进来之后一点都不客气,扬言这事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以后还会来。下次来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不会这么客气?那要怎样?”

守财奴被苍云峰这态度给气到了,他提醒苍云峰说道:“我打听过了,这个赵吉隆是做平行进口车生意的,但是也做豪车租赁、二手车买卖,各种事故车他都敢收了当精品车卖,我和你说这些你能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么?我就是提醒你,这赵吉隆要是没点什么背景,根本不敢做这些事你知道吧,这人很有可能黑白通吃。”

“你怕个锤子?我们买车是签了合同的,正规销售、正规购买,发票开的和公司财务付款都是对得上的,他能怎么样?有什么不合规的地方么?”

守财奴敲桌子的手更加用力了,提醒道:“通吃!通吃!隔三差五的就找几个小混混来公司闹事这谁能受得了?我们还要开门做生意呢,你把这事处理好啊,处理不好我不会给你派单的,最近公司接了不少高质量的订单,很适合你们队伍。”

听到有订单的消息,苍云峰马上变乖了,讪笑着说道:“我突然觉得你很帅,真的,越活越年轻了,这个事我负责搞定,公司的优质订单你负责分配过来,你也知道啊,九队刚刚重组,不接几个商业单都活不下去了,就这么决定了,合作愉快。”

守财奴不耐烦的摆手说道:“死开、死开,你快点去把车行的事搞定了再说。”

离开守财奴的办公室,苍云峰最先想到的人就是油桶,其实油桶出来混的时候人气是很高的,随便在某个夜场提一下“油桶”这个外号,谁不给点面子,甚至别人都尊称一句“桶哥”。油桶之所以能混的起来,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人特别实在,最多的时候身边有四五十号人跟着他混,对他忠心耿耿的小兄弟,甘愿为他卖命的那种。

油桶明事理,做事很低调,平时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亲和力极高,跟谁都能聊得到一块去,还特别喜欢给别人捧场。

苍云峰打电话给油桶,让他帮忙叫几个人去酒吧等着,今晚要过去解决点小摩擦。

别人找油桶帮忙,油桶最多就是带三五个人过去当个和事佬,这大舅哥亲自打电话叫帮忙,油桶是格外的上心,在挂断电话后就开始各种电话摇人,通知他们晚上到指定的酒吧过去给撑撑场面。这些接到电话的人对油桶一点都不含糊,不仅是自己到了,甚至还叫上三五好友一起过去。

那些人听说是帮油桶撑场子,感觉就像古惑仔小弟要见传说中的陈浩南一样激动。

额……见包皮更适合……毕竟油桶长得就像《古惑仔》里面的包皮,就差一副眼镜了。

晚上,溪玥安排九队在昆明的所有人到饭店吃饭,一起欢迎于泽凯的到来,苍云峰顺带把狗哥一起叫着了,虽然他只是公司喂养搜救犬的饲养员,但是在苍云峰心里,狗哥是亲人。

苍云峰和于泽凯的酒量好到令人发指,一顿饭没吃完呢,老唐已经喝懵逼,提前在唐嫂的劝说下离场了。

狗哥是那种“我酒量不行,但是你要举杯我绝对陪你喝”的类型,于泽凯也不知道他的酒量,以为狗哥干的那么痛快,是个大酒量呢,结果就是狗哥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把自己喝成这样,只为了陪好于泽凯。

这让于泽凯对狗哥这个人的印象特别深刻。

这顿饭吃的相当奢侈,菜品加一起不到一千块钱,上了年月的茅台却喝了十几瓶,基本上单价都是大几万的陈年茅台。

晚宴结束后,溪玥开启了善后工作,把喝醉到没有行动能力的人一一送到公司提供的宿舍。

苍云峰带着赵小佳、潘帅、小胖还有于泽凯四个人去了赵吉隆安排的酒吧赴约。

这个酒吧就是赵吉隆那天宴请赵小佳时有个自称是开夜场的男子投资的,男子名叫马波,能在昆明开酒吧、做夜场生意,明显是有点关系背景的,马波和赵吉隆的关系相当亲密,平日里有什么事了,都相互帮衬着,从上次的酒局就看得出来了。

酒吧上下两层,装修的相当奢华。赵吉隆把见面的地点安排在这里,就是要给九队的人施加压力,毕竟是他们的主场。

晚上六点一刻,酒吧刚刚开门准备营业就开始上客了,三五成群的客人来到酒吧后就找位置坐下来开始点酒水,换做平时这是不可能的事,酒吧的人流高峰期应该是晚上九点左右。

当时马波并没有多想,还天真的认为今天的生意格外的好呢。

差不多到八点左右的时候,酒吧上座率高达50%,而且今天来的客人很奇怪,有很多“罗汉桌”,连个女的都没有,这一点就很反常了,平时几个大老爷们儿谁去酒吧喝酒啊?是烧烤摊的牛肉串不好吃?还是ktv的啤酒不好喝?偏偏来酒价贵到离谱的酒吧来消费?

起初马波并没在意,但是这样的罗汉桌多了之后,马波逐渐起疑心了,就在这时,苍云峰带着赵小佳、潘帅、于泽凯还有小胖几个人从酒吧的门口走了进来。

迎宾服务生以为是普通的客人,上前问道:“先生几位?有预约么?”

苍云峰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赵吉隆定的位置在哪?”

听到苍云峰直呼“赵吉隆”的名字后,服务生的脸色都变了,他觉得这是对赵吉隆的不尊重,一般人家都会称呼一个“赵总”,再想到马波之前安排的事,立刻就断定老板今晚要办的就是这几个人。

知道对方的身份后,服务生也就不那么客气了,本来是跟在苍云峰身后一点点询问,现在牛逼了,直接走到苍云峰的前面,冷着脸说道:“跟我来这边。”说着,他就将苍云峰等人带去酒吧一楼正中间的卡座。

这是一个超大的卡座,周围都是沙发,四排沙发中间摆放着一张正方形的玻璃桌,玻璃桌也很有特点,仿水晶的,看起来很高大上。

每一排沙发都能坐六个人,此时赵吉隆就带着那天晚上挨揍的几个人都来了,分别坐在三个不同的方向,只留下最后一侧空着。

苍云峰大步流星的走到这排沙发的中央,坐下来的时候顺势翘起了二郎腿,于泽凯、小胖坐在苍云峰的左侧,潘帅为了照顾赵小佳,特意让赵小佳挨着苍云峰坐,他则是坐在最外侧,这么坐的好处是动起手来,他可以更好的保护赵小佳。

就在苍云峰几人落座的瞬间,马波安排在附近几张桌的人全都凑了过来,一个个赤裸着胳膊,露出唬人的纹身,尤其是站在赵吉隆身后的那些人,因为是正对着苍云峰等人,他们甚至故意露出腰间的匕首,想以此来震慑苍云峰。

看到这一幕的于泽凯率先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嘴角扬起一丝特别引人注意的讥笑,那种讥笑仿佛在说:就这?

很明显,于泽凯的表情被对面赵吉隆、马波等人抓在了眼里,马波当时就不高兴了,问道:“你笑啥?谁让你笑的?”

听到这样的问题,于泽凯笑的更大声了,他靠在沙发背上用手指着桌对面马波的脸说道:“你别逼逼,我现在懒得搭理你。”说完后,于泽凯从容的从兜里掏出烟,还有那个花了不知道几百万换来的打火机准备把烟点燃。

马波在自己的酒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就在于泽凯点烟的时候,马波拍案而起,指着于泽凯吼道:“你再指我一下试试,我他妈惯着你了是不是?来,你再指我一下试试!”


  (https://www.bqwo.cc/bqw17151102/3980637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