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96章 劫后余生

第296章 劫后余生


赵耀问余生,“您接受催眠吗?

也许催眠能帮助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但我会根据催眠的情况,审慎考虑催眠的内容,需不需要让您知道。

您放心,在这里您是安全的。

催眠就像一个轻微的麻醉过程。”

余生不自然地笑了笑,但他还是顺从地躺到了弗洛伊德榻上,缓缓闭上双眼。

赵耀能感觉到余生对自己的信任。

他接触过很多病人,这些病人对心理医生有天然的敌意。

因为心理医生代表的是他们内心的疮疤。

讳疾忌医是人的天性。

但面前的余生,似乎对自己有一种充分的信任感。

每人都有防御力的磁场。

余生将所有防御收了起来。

而赵耀能感觉到,他有远强于一般人的防御磁场。

赵耀将窗帘拉上,让房间变得幽暗。

在赵耀引导的指令下,余生全身放松了下来,他发出均匀而平缓的呼吸。

赵耀看时机已到,他慢慢问道:“你在哪里?”

余生:“我不知道......”

赵耀继续让余生呼气,吸气,再呼气:“你仔细看看,对......

仔细看......

你一定看到了什么......”

余生身体痉挛了一下。

赵耀问:“感觉到什么了?”

余生:“热。”

赵耀继续引导,“是的,很热。

你闻到了什么味道?”

余生昏昏地回答:“罪恶,死亡。”

赵耀追问:“你闻到了罪恶和死亡的味道吗?”

余生说:“是的。”

赵耀问:“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

余生回答:“他对我说,杀了我。”

赵耀震惊,他立刻问道:“发生了什么?”

余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被他们拔掉了牙齿和指甲。

他们要挖他的眼睛。

他用眼睛死死看着我......

他用眼睛对我说,请杀掉他......”

赵耀脑中的血管瞬间压力暴增,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脑中回荡着的嗡嗡声。

赵耀看了看面前的男子,他经历了什么?

他在别人受到极端折磨的时候,帮别人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他在别人的暗示下杀人?

可是这样骇人的事情,发生在哪里?

又是怎么发生的?

赵耀问:“你帮他了吗?”

余生嗓子里痛苦地嗯了一声。

赵耀头皮发麻,“你怎么帮他的?”

余生嘴里冒出一个词,“m16。”

赵耀觉得催眠不能继续下去了。

面前这个余生所经历的,所诉说的事,已经远远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m16,自动步枪,外军,境外毒枭,雇佣军。

赵耀定了定神,“你用m16打死了那个人是吗?”

余生突然全身痛苦地痉挛起来,他左右摇摆头,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像在梦魇中被恶魔扼住了喉咙。

他脖间衬衣的扣子挣脱开。

赵耀看到了他锁骨上触目惊心的疤痕。

贯穿伤!

他的锁骨被利器从前穿到后!

赵耀再也无法镇定地做催眠了。

面前自称余生的人,所受的创伤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心理创伤。

而是战后创伤应激综合症!

需要长年累月地心理辅导。

自己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么大的创伤应激综合症。

赵耀有点手足无措。

他甚至希望自己会招魂术,招来死在余生手下的魂魄来问一问。

赵耀其实已经有点失魂落魄了,他必须尽快结束催眠。

他自己也需要缓缓。

他慢慢指引着余生走出梦魇。

就在余生的意识恢复之前,他嘴里喊了一声:“梁落。”

赵耀被雷击中!

他清楚听到余生嘴里喊的,是“梁落。”

和题安一起去执行任务的,还有梁落。

梁落至今杳无音信。

赵耀已经做不到按照唤醒催眠的程序一步一步来唤醒余生了。

他要他尽快醒过来。

他打死的人是梁落!

那么余生是什么人?

他有没有见过题安?

余生被赵耀揪住了衣领提了起来,赵耀眼睛里迸射火光,照亮了余生的脸庞。

余生从催眠中被强制唤醒,他茫然地看着赵耀。

赵耀几乎是用喊的,“你怎么知道梁落?

你怎么知道梁落?

你是谁?!

你是谁?!”

余生反问赵耀:“我刚才说梁落的名字了?”

赵耀完全不理会他的问题,继续咆哮地问他:“快说!

你怎么知道梁落?

你认识题安吗?

你见过题安吗?!”

余生彻底醒了。

他松了松被赵耀抓皱的衣领,慢慢将扣子扣上。

用手摸了摸耳根处。

顺着脸颊,撕下来一块皮肤。

赵耀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刻向后退了一步。

赵耀惊恐地看着余生扯下了自己的脸皮。

虽然瘦骨嶙峋,皮肤黝黑,但赵耀还是瞬间认出了面前的人。

题安。

赵耀钉在原地。

题安笑。

赵耀没反应。

题安给了赵耀一拳。

赵耀嗷一嗓子扑在题安身上。

赵耀说不出话,他终于知道,人在遭受重大冲击的时候,全身的器官会静默。

所有的肾上腺素会冲向心脏。

赵耀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捂住心脏,它随时能突破胸腔而出。

题安推开他,“你恶心不恶心,把鼻涕眼泪往我身上蹭。”

赵耀不管,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题安身上。

他无数次梦到题安回来,无数次从惊惧的噩梦中醒来,无数次躲进卫生间痛哭。

他怕这是又一个梦。

题安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沙哑。

赵耀却哭了起来,嚎啕大哭。

这惊天动地的哭法,惊动了心理咨询中心的每一个人,包括心理师和正在做咨询的病人。

这哭声足以掩盖所有人世间微不足道的痛苦。

赵耀心里蹦出了两个词,死而复生,劫后余生。

真他妈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词语。

不知道过了过久,赵耀的哭声渐没。

他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我手麻。”

题安赶紧把他放在沙发上。

让他深呼吸。

题安哭笑不得。

赵耀哭缺氧了。

题安笑,眉眼如初,“你以前不怎么爱哭啊?

怎么了这是?

这哭法,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死了呢!”

赵耀又哭又笑,“我他妈就是以为你死了!

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你到底死没死?”

赵耀已经陷入癫狂的状态,语无伦次。

题安说:“我没有死,我侥幸活下来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1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