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95章 光荣牺牲

第295章 光荣牺牲


赵耀婚礼当天。

他特地留出了一个伴郎的位置给题安。

他拿着话筒,眼里泪光闪闪。

赵耀对着来宾致辞:“今天一个好朋友缺席了我的婚礼。”

赵耀看着礼堂门口,缓缓说道:

“哥们儿,我留了一个位置给你。

小时候玩警察抓坏人的游戏,游戏中你是警察我是小偷。

游戏外警察和小偷却是最好的朋友。

我生命中那些温暖和勇敢都是你教会我的。

我在这里等着,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来。

带着一身荣光回来。

从开始的兄弟到最后的家人。

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变了,感情没变。

今天我大喜,你祝我幸福,我祝你平安。”

赵耀眼睑内积蓄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新娘给赵耀递上纸巾,她不明白赵耀口中没来的好兄弟是谁。

她问过他。

赵耀没回答。

第七年,赵耀有了可爱的儿子。

儿子有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干爹。

第八年。

这天赵耀刚和儿子说了再见走出家门就接到了题萍的电话。

电话那边的题萍还没说话,便抽泣呜咽起来。

赵耀的头皮发麻,他有一种强烈不安的预感。

赵耀缓缓问道:“是不是......题安......出事了?”

题萍止不住地哭,“题安的骨灰今天会运回翰兴烈士公墓。”

赵耀的手机啪一声掉在地上。

他脊背顺着墙滑落,胸口传来一阵刺痛,他仰面躺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突然他剧烈咳嗽起来,他的嗓子里像是伸出一只手,将胃里的东西掏了个一干二净。

小区里的人诧异地侧目,他们甚至有点嘲笑地指指点点。

什么事能让一个大男人大冬天地躺在雪地里,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痛哭流涕呢?

他们说,你看他鼻涕眼泪,一堆呕吐物,衣服蹭在地上,好脏啊。

......

赵耀在妻子的搀扶下,到达翰兴烈士公墓。

公墓墓碑上只有四个字,永垂不朽。

已经退休的局长沉重地说道:“那次与敌人的恶战中牺牲了五名同志,题安就是其中一名。

因为身份特殊任务隐秘,无法为题安立碑列传放照片。

组织已经追认题安为烈士。

这是他的烈士证书。”

题萍已经瘫倒在地,无法支撑自己。

林飒飒抹着眼泪搀扶题萍。

赵耀打开烈士证书,又看了看墓碑上的字。

他大笑起来,“局长弄错了吧?

你确定躺在里面的是题安?

那小子身手矫健,五个敌人都怕不是他的个儿。

他怎么会死呢?

你们一定弄错了,他不会死,他不可能死。”

局长苍老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悲凉,“我也不愿意相信。

但这是事实。

题安潜伏在敌人内部,相关同志根据他送出来的情报,一举摧毁了一个制毒窝点和贩毒通道。

但很不幸,走投无路丧心病狂的毒枭,撤到一个无人荒岛,对身边所有怀疑的人进行了惨绝人寰的逼供。

我们的同志抓到毒枭之后,毒枭指认题安同志在受尽折磨后,被扔进了硫酸池。

尸骨无存。

这次运回来的骨灰也只是象征。

题安化作一缕青烟走了。

什么也没留下。

题安同志是崇高的。他的牺牲是壮烈的。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逆风而行,力挽狂澜。

值得我们每个了解他的人的尊敬。

也许若干年后他的事迹会被所有被他庇护过的人熟知。”

局长伸手,颤抖着袖子拂去墓碑上的飘落的雪花。

局长后退,立正带头对着题安的墓碑敬礼。

刑警队每个人眼含热泪,庄严立正脱帽敬礼。

那天过后,赵耀经常拿着一罐佛跳墙和啤酒去题安墓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这天是题安的生日。

赵耀拿了鲜花和好酒去墓前陪题安,他看到了站在墓前的程净。

两人席地而坐,各斟一杯酒,然后给题安斟了一杯。

程净获得新生,她现在在努力考取更高学历。

程净对赵耀说:“赵耀你知道吗?

曾经的我四分五裂,我查过资料,人格分裂患者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个例。

如果人格整合不成功,病人会被撕得粉碎。

是你,是题安让我勇敢。

我听你们的话,勇敢。

是你们教会我勇敢。

因为你们告诉我,勇敢并不是手握长枪,拔剑而起,金甲圣衣,光芒万丈。

勇敢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明知道自己会输,但依然咬牙坚持到底,绝不放弃。

绝不。”

赵耀笑笑,掏出纸巾给题安擦墓碑,将墓碑前干枯的鲜花收走。

他说:“是啊。他其实有我们普通人一样的血肉之躯,不同的是,他有一颗勇敢的心。”

赵耀将佛跳墙往前推了推,对题安说:“上次你说你要吃海鲜大餐,我抠门,给你点了一家平价海鲜大餐。

这次你尝尝,是很正宗的佛跳墙。

我去了很多餐馆,给你找了一家最好吃的。

你吃吧。天气凉。吃了暖身子。”

漫天的雪花,一季一季,灼灼绽放。

天地按下了消音键。

万籁皆在,但万籁肃穆,沉默俱寂。

——

赵耀走进心理咨询中心。

助理苏珊示意赵耀,“第一个来访者提前到了,就在心理咨询室等您。”

赵耀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

离开的人已经离开,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下去。

赵耀深呼吸。

微笑着走进咨询室。

来访者是一位中年男子。

赵耀坐到他对面,温和地问道:“请问怎么称呼您?”

来访者开口:“医生您可以叫我余生。”

赵耀点头微笑,“好的,余先生,请问您来心理咨询中心,想要解决什么样的困惑呢?”

余生顿了顿。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不断地做噩梦。

每次我都被自己的尖叫怒吼声惊醒。

但我做了什么梦,我根本回忆不起来。”

余生戴着手套的手开始发抖,露出的一节胳膊上面布满了伤疤。

赵耀问道:“出现这种情况多久了?”

余生想了想,“一个月左右。”

赵耀问:“做噩梦的频率呢?”

余生说:“每晚。”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1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