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92章 摊上大事

第292章 摊上大事


赵耀生生打了个寒噤,“如果这些次声波武器能在黑市被轻易买到,那么一切就乱了。

死的死,疯的疯,隐蔽性极强,杀人几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太可怕了。”

题安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是啊。天下大乱。无辜的人惨死。

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这是人间地狱。

这些调查材料里,还提到该企业也在秘密研究‘脑控武器。’

脑控实验严格来说就是一种可以远程控制大脑的技术。

犯罪嫌疑人能通过雷达装置,往被控制人脑袋里传递声音,也就是所谓的颅内传音。

被控制人在长期的干扰下,会幻听幻觉,但这种情况往往被周围人辨别为精神病或被害妄想。因为颅内传音别人是听不到的。

第二步,就是可以采集到特定人脑的脑电波,并通过尖端仪器解读各种神经信号,相当于读心术,可以了解被控人的思维。

第三步,将信息植入被控人大脑。

利用催眠和暗示的方法,无声无息地改变人的思维和情绪,甚至行为。”

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

这突然的门铃声,吓出赵耀一身冷汗。

“谁?!”赵耀警觉。

题安白他一眼,“吓破胆了?

海鲜外卖!”

赵耀拖着发麻的腿去开门。

赵耀在嚼着蚌肉,突然就停止了咀嚼的动作。

题安笑,“怎么了?咬到千年珍珠了?”

赵耀像是被定住一般。

题安用蟹腿在赵耀面前晃了一遭。

赵耀吐出嘴里的蚌肉。

“题安,我可能接诊过脑控受害者。”

题安眼睛放大,“什么?你说什么?”

赵耀两眼无神,一字一句地说:“我说,我可能接诊过两个脑控受害者。

他们的脑中一直有人跟他们对话,诱导他们做一些事情。

还能编织出不属于他们的梦境。

我当时也以为他们是幻听。

就按常规心理疗法给他们治疗,但疗程还没结束。”

题安被赵耀的话惊到,整个人像失语一般。

题安回过神来:“赵耀,我需要证据,如果能找到被害者,就是重要人证。”

赵耀却没有这么乐观,他沮丧地说:“可是光要证明他们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被人控制了大脑就非常困难。”

题安也有点沮丧,“我查了,现在还没有脑控方面的法律出台。

大部分民众都不相信现在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控制人大脑的程度。”

赵耀拍拍题安的肩膀,“你这次摊上的是大事。

大事中的大事。

恐怕你只有在他们对你下手之前,秘密去找相关同志说清楚这件事,让上面来人查了。

你查不动,查出来你也动不了。”

题安沉思了几秒钟,给自己和赵耀斟满酒。

他破釜沉舟,“行,但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出翰兴市。”

赵耀一仰脖子喝光了啤酒,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哥们,你相信我吗?”

题安说:“废话。”

赵耀说:“你已经被盯上了,目标太明显。

电话和网络只会暴露得更快。

你真走不出翰兴。

我去。

我替你去。

你把要联系的电话地址都写给我。”

题安不同意,“这件事凶险万分,我不能让你冒险。”

赵耀笑,反而轻松了,他问题安:“你怕死吗?”

题安说:“我怕死就不会选择这个职业了。”

赵耀拿起杯子和题安碰了下,“我可能没有你高尚,也没有多大的家国壮志。

你为国家人民抛头颅,我为友谊丹心撒热血。”

题安还是不同意,“别说了,我是警察,就是死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你不一样。你没有这个义务。”

赵耀清了清嗓子,对题安嬉皮笑脸,“我怎么没义务?

崔卫平教授来讲课的时候不是说了吗。

‘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祖国。

你怎么样,祖国便怎么样。

你是什么,祖国便是什么。

你有光明,祖国便不黑暗。

你是谁,就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就是我们身边彼此亲近的公民。’

你不能剥夺我一个公民的拳拳爱国之心吧?

行啦,别废话。

就这么定了。

吃饱喝足我就上路。

呸呸呸,什么上路。

吃饱喝足我趁着夜色就出发。

我可能暂时就不开手机了,怕被人定位。

有消息了,我会通过别的方式和你联系。”

题安摇头,“怎么就定了?

你以为是演电影呢?

现实比电影凶险多了。

你好好呆着,别瞎琢磨了。

我是公务人员,至少配枪能保护自己。

我还会防身术。能一对多比划几下。

你呢?花拳绣腿,没两下就不省人事了。”

赵耀哈哈笑,“我会好几套广播体操呢。”

题安说:“行了,这件事先不讨论了。

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我半夜悄悄走,这个案子告破前,不能来你这儿了,免得连累你。”

赵耀说,“行吧,早点休息吧。”

窗外的阳光照进客厅,睡在沙发上的题安眼睛被晨光刺醒。

题安抬起手腕一看时间,糟糕。

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他拍拍自己脑袋,怎么睡这么死?

赵耀已经上班走了。

题安暗自骂了赵耀一声,“兔崽子,起来也不叫我。”

题安起身打开冰箱,把面包叮上,就去卫生间洗漱了。

卫生间的一次性牙刷上粘着个字条,字条上写着,“题安你个兔崽子,小时候老是要当警察,逼我当小偷。

老子不想当小偷!

我北上,你莫寻。”

题安大叫不声,“赵耀你大爷!”

他飞奔到客厅,纸质资料还在,电子版u盘已经不翼而飞。

题安给赵耀打电话,赵耀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题安在客厅里左右踱步,心急如焚。

事已至此,他只能尽可能地掩护赵耀顺利到达,找到相关同志。

而掩护的最好方法就是麻痹敌人,以为所有的资料都在自己手上。

题安来不及多想,他将资料放在一个包里,悄悄回到自己家。

然后打开了手机信号。

他在手机上购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并且收拾了一个行李箱,走出小区打了个车,假装是出远门的样子。

果不其然,题安刚走到路口,头上就挨了一棍。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1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