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88章 车外的脸

第288章 车外的脸


办理那个案子的时候,题安问过相关方面的专家,经过对盲人大脑扫描实验发现。

盲人比正常人的声音辨别和定位能力更强。

他们的声音分辨率超高,是功能代偿的表现。

他们能听到正常人听不到的很多声音,并且善于捕捉声音中的信息,源于他们经常刺激大脑皮层中的听觉系统。

连已经瘫痪不运转的视觉处理系统,后来都通通为听觉系统服务。

所以很多盲人才有了发达的听觉系统。

刚才在黑暗中听音频的题安,突然就想到一个人可能能听到自己听不到的东西,那就是吕大爷。

题安打开音频播放键。

吕大爷聚精会神地听着。

吕大爷的耳朵不自觉地动了动。

在吕大爷的要求下,题安一遍一遍地播放。

末了,吕大爷说:“我能确定里面有一句话。”

题安紧张地问道:“什么话?”

吕大爷说:“车玻璃上是谁的脸?”

题安的头皮有点发麻,他问吕大爷:“您能确定是这句话吗?”

吕大爷说:“我反复听了。

确定有这句话。

我年轻时候当过话务员,听力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再加上我瞎了这么些年,耳朵比小豆子都灵。”

小豆子是吕大爷的导盲犬。

题安继续问吕大爷:“您能听出来说话的,是男声还是女声吗?”

吕大爷肯定地说:“是个女的。

女的声音比男的尖。

我能确定是个女的。”

题安跟吕大爷和老伴道谢后,离开吕大爷家,满腹狐疑地回味着音频中的那句话。

车玻璃上是谁的脸?

说这句话的人是谁?

题安马不停蹄赶到了播放“午夜诡话”节目的电台。

电台负责人将题安领到录音棚,给题安介绍:“警察同志。这里就是每天电台主播工作的地方。”

题安问负责人,“12月26号那天晚上,是哪个主播在工作?”

电台负责人指了指墙上的主播照片,“就是她。她叫裴娟,实习期刚过一年,一直主持晚间档。”

题安问:“你们电台有一档节目叫‘午夜诡话’是吗?”

负责人说:“是啊。裴娟就是负责这个节目的主播。

晚上十二点以后听众很少了,也就是讲讲故事放放歌曲,所以我们就用实习生了。”

题安问:“是直播还是录播?”

负责人想了想,“是提前录好的。

裴娟学的是播音,这些故事都是她写的。

白天去隔壁录音棚录好剪辑好,晚上再播出来。

提前录好内容,可以有效避免没有经验的新人出错。”

题安问负责人:“有母带吗?”

负责人忙点头,“有有有,我给您找那天播放的内容。”

题安坐在电脑前,戴上宽大的耳机,从前到后听了一遍那天的午夜诡话。

裴娟年纪不大,但播音功底基础很好,唇舌力度、情绪控制,乃至气息语调都很到位。

很容易将人带入故事情景中。

那天的午夜诡话讲的鬼故事,是关于大学女生宿舍的灵异事件。

虽然故事引人入胜,但整体来说只能算是微恐,不至于让人情绪紧张到极点,从而引发猝死。

况且,整个节目从头到尾没有那一句:“车玻璃外是谁的脸?”

题安不禁怀疑,是吕大爷听错了,还是这句话根本不是电台里的鬼故事内容?

而是车里的司机说的?

那么他们在出车祸之前,看到有人脸在窗外了吗?

题安正在思考中,裴娟气喘吁吁赶到。

负责人给她介绍了题安,说明了来意。

裴娟回忆,“那天播放那个鬼故事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这个节目已经播了半年,没有出过事。

那天的那个故事并没有多吓人,是常见的恐怖故事套路。”

题安给裴娟放了那个音频。

裴娟摇头表示什么也听见。

题安问裴娟,“你的故事里有‘车玻璃外是谁的脸?’这句话吗?”

裴娟想了想,“有。不过是很早之前的一个故事。

讲的是在高速上飞速行驶的几辆车,听到了电台里有个女声幽幽地说:‘车玻璃外是谁的脸?’

司机抬头一看,从挡风玻璃上探下一张惨白的脸。

司机瞬间被吓死的故事。”

裴娟说完,脸色刷地一下白了,她捂着自己的嘴,“天哪。怎么可能?

那只是一个编造的故事啊。”

裴娟年纪比较小,腿有点软,她拉了一个椅子坐下。

等她情绪好一点之后,题安问道:“你能确定12月26号晚上,电台播的不是这个故事吗?”

裴娟伸出三根手指起誓,“警察同志,我发誓绝对不是这个故事。

对了。您可以问一下我们的导播。

导播全程都听着。他能为我作证。

还有,还有,我们录音棚有监控,您可以看一下。”

裴娟有点慌张地自证。

虽然讲鬼故事吓死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但如果车祸和她讲的故事有关系,她的节目下架不说,很可能丢了刚转正的主播工作。

题安看了那天录音棚的监控视频,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那么这句话为什么会出现在车祸发生时候呢?

梁落打来电话,“队长,好消息,一个幸存者清醒过来了。

因为医生说他可能是时清醒时糊涂,我怕他又昏迷,赶紧趁着他醒过来问了几个问题。

他回忆,当时他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

他听完城市新闻,接着听起了午夜诡话节目。

十几分钟之后突然呼吸困难,两眼模糊,出了一身冷汗,四肢僵硬麻痹,无法控制方向盘和刹车。

后面眼睛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题安问梁落:“你现在赶紧问他,当时听的是什么故事?”

梁落趴下对着躺在病床上的人耳语几句,病床上的伤者回忆了一下,“我的头很痛,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大概就是开车遇上鬼的故事。”

梁落将伤者的话转给题安听。

梁落那边的护士在催促,“警察同志,病人很虚弱,精神状态也不好,请稍后他稳定了再问问题吧。”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2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