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86章 午夜铃声

第286章 午夜铃声


手机铃声在凌晨四点响起。

普通的手机预置铃声,在凌晨这个特定的时间,变得诡异惊悚,让人心悸。

好在题安已经习惯了这种午夜铃声。

尽管他知道,半夜的铃声准没好事,不是哪里发生了命案,就是哪里找到了尸体。

题安伸手按开了床头的台灯,拿起孜孜不倦闪烁屏幕的手机。

是局长打来的。

好吧,局长打来的一般就是特大的案子,比如连环杀人案。

题安轻轻嗓子,按下接听键。

“局长,有什么案子了?”

电话那头的局长听起来十分地焦虑:“题安啊,打扰你休息了。

你得尽快去一趟现场。

午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翰兴市环城高速发生了交通事故。

其中有五人当场死亡。

三人还在抢救当中。”

题安问:“伤亡这么多?这是一起特大的交通事故。

这个应该是交管部门负责的啊。”

局长说:“问题就在于不是一起交通事故。

而是多起交通事故。

它们行驶在不同路段,却同时在这一时段发生车祸。”

题安也觉察出了事情的不寻常。

局长继续说:“伤员送到医院后,交管部门封锁了环城高速,正在现场连夜勘察。

其中有一辆车里,坐着的是外省来翰兴指导工作的专家。

因为飞机晚点,所以半夜才到。

专家坐的车不幸起火,专家和我们翰兴市派去的接机司机当场死亡。

市里对这件事情很重视,刚才分管环保的副shi长着急地给我打了电话。

专家死在指导我们翰兴市环保工作的路上,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很大,很恶劣。

副shi长让我派得力干将协助交管部门,尽快确定案件性质,查明车祸原因。

然后由我们翰兴市zheng府部门出面,给外省相关部门一个明确的交代。

并成立专门的小组来开展这位专家后事安排和家属抚慰赔偿工作。”

局长说到这里,题安已经明白了。

挂了局长的电话,题安给梁落打了电话,

梁落家住的不远。

题安随便洗漱一下,下楼和梁落汇合后,直奔事故现场。

交警部门的负责人叫吴勇。

吴勇走过来摘下手套,跟题安和梁落握手,“辛苦了,题警官梁警官,劳烦二位大晚上跑一趟。

我跟您汇报一下目前的情况。

发生事故的有五辆车。

五人当场死亡,三人在医院急救。

但一人在急救中失去生命体征,抢救无效死亡。

专家坐的车撞到隔离带起火爆炸。

一辆车翻车。司机和副驾驶死亡。

一辆车失控冲到了一辆大货车的轱辘底。司机死亡,后座乘客死亡。

另两辆车直接冲下了高速路基。两个司机都在重度昏迷中。”

梁落咂舌,“那么迄今为止,这几起事故共造成六人死亡,两人昏迷。”

吴勇眉头紧皱,“是啊。近十年翰兴市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车祸。

而且诡异的是,这几起车祸,居然不是连环车祸,是独立发生的。

发生在不同的路段。但是都在十二点左右这个时段。

有两辆车能查到高速监控,监控证实车子是突然加速后失控。

有两辆车有行车记录仪,但毁坏严重,我们已经送到技术部门尝试恢复。”

说着他们三人已经走到了一辆车的事故现场。

车辆损毁严重,只剩下小半个,车里的安全气囊全部弹出。

隔着口罩,题安依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死者的血液喷溅浸染了路面。

黑色血液混合着一堆不知是什么内脏的器官和散落的四肢就那么展现在他们眼前。

梁落没忍住,跑到路边吐了。

题安给他拍背递给他一瓶水。

梁落摆摆手,吐了一会儿,他擦干净嘴,“好了,没问题了。

抱歉啊各位,晚上吃了烧烤。

一下没忍住,我们继续。”

吴勇说:“车辆全部都损毁严重。

具体是车子的原因还是驾驶员的原因,我们要等专业检查事故车辆的同志来做了鉴定才能知道。

另外,我们查了这五辆车的车主信息,并没有关联。他们互相之间是不认识的。”

题安问:“另外还要排查一下,有没有可能,车子主人之间没有联系,但是去过同一家车辆维修中心或者是洗车行这种地方。

车子被别有用心的人做了手脚?”

吴勇交代身边的一个交警,“去排查。”

题安说:“你们负责调查事故原因,我们负责排查刑事案件可能。

我们各司其职。

随时沟通调查情况。

对了,通知家属了吗?”

吴勇说:“通知了。家属都在医院,但大部分家属情绪太过于激动。

当场晕倒两个。

如果是家属问话,我感觉现在他们不一定配合,得等到情绪稍微平缓一点。”

题安问:“专家的家属通知了吗?”

吴勇说:“通知了。专家的夫人和女儿正在往翰兴赶。”

题安很好奇,“专家来是指导咱们翰兴市的环保工作对吧?”

吴勇说:“是啊。这位专家是个大学者,工程院院士,参与修改过《环境保护法》。

毕生都在研究如何改善民生环境,改造生态环境。

听说曾经他关停了无数的污染企业。

所以这次市里非常重视,如果真是有蓄谋的谋杀,那真的就不止是翰兴的事了。

那是整个guo家的损失。”

题安缓缓点头,问道:“专家这次来翰兴,具体是什么环保项目?”

吴勇回答:“资料上说来指导噪音污染治理。”

题安思忖良久,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想,但他没说。

究竟是有人蓄意为之,还是巧合中的巧合,题安不能妄下结论,他需要证据支持。

上午十一点专家的家属赶到,专家的遗体面目全非,不适合让家属看到。

翰兴市zheng府派出专门的人来给家属做思想工作。

专家的老伴头发花白,一身衣服朴素淡雅,虽然悲痛到极致,但脊背挺直,炯炯有神的眼里闪烁着坚强果敢的目光,脸上并没有露出失态之色。

吴勇说专家的老伴也是一位高知学者。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2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