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81章 重新开始

第281章 重新开始


赵耀顿了顿,“我不做任何道德评判,世上无完人。

你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你的自由和权利。”

若素问:“我有权利举报?”

赵耀说:“当然。”

若素说:“我有权利从此沉默?”

赵耀说:“当然。那是你的选择。

我认为,把大义压在一个弱女子的肩上,有点不太公平。”

若素沉默。

良久之后。

若素说:“我想清楚了,我要去举报。”

赵耀说:“后果都想清楚了?”

若素说:“后果就是,每个人去承担自己该去承担的责任。

我去承担我的。

多少家庭因为du品家破人亡。

这么多年我却因为这些脏钱衣食无忧。

如果我昧下这些钱,我的人生将再无翻身之日,我会被自己厌弃。

我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下去了。

我迈出这一步,才是重生。”

赵耀看着若素清秀干净却无比鉴定的脸,他真的闻到了人性芬芳。

馥气袅袅,胜过一切香氛。

赵耀说:“我佩服你。是真的。

你是一介女子,细言细语却气吞山河。

你值得更好的人生。”

若素轻轻笑了一下,“我没有那么高尚。

我有一件事想恳求您。”

赵耀说:“但说无妨。”

若素说:“我必然有扛不住的时候,请那时候在我身后推一把。”

赵耀说:“随时。只要你需要。”

剔骨之痛之后,若素定会过上安之若素的生活,涤尽的灵魂值得安之若素。

几个月后,接受过审查的若素,走进了赵耀的心理咨询室。

赵耀问:“都调查清楚了?你没事了吧?”

若素说:“没事了。这段时间感谢您的帮助,我不是内心强大的人,这么多的压力足够将我击倒。”

赵耀问:“想好了从哪开始重新开始?”

若素说:“翰兴很小,我的事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我投了很多简历,没有一家公司要我。

只好先找了份银行大堂经理临时工的工作在做。

薪水低,但做满半年可以参加转正考试。”

赵耀问:“后悔吗?”

若素用指甲比划了一下,说实话:“有那么一点。”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赵耀和若素已经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

他说:“生活上有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

若素笑笑,“谢谢了。暂时还够。”

赵耀问:“还失眠吗?”

若素说:“穿着高跟鞋站一天,回到家洗澡之后就累得一头栽倒在床上。

没力气失眠。”

赵耀说:“那就好。一切都在变好。”

若素说:“我今天来找您。

是因为另一件事情。”

赵耀做了个手势,请若素畅所欲言。

若素低头,像是下了下决心,“我在被关押着接受调查的时候,有一个人经常来看我。

是我的高中同学。”

赵耀问:“男同学?”

若素点头,“男同学。

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彼此有过好感。

但那时候学习是第一,懵懂的感情根本不敢倾诉。

后来我们考上不同城市的大学,就再没有联系。

他来看我,隔着探视间的玻璃。

他说他一直没有成婚。

他说他将我当成心愿藏在心里,这么多年。

他问还记不记得知道我要结婚,他给我打的最后一通电话说的话?

我说记得。”

赵耀说:“他说什么?”

若素眼里有了泪光,“他说:‘你被人安安稳稳地爱着,你的人生有我给你兜底。

我希望你永远不会得到我的帮助,证明你的生活一帆风顺。

但请记住,如果你有一天需要我的帮助,无论我在哪里,都会跋山涉水而来。

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

祝福你,我爱的人。再见。’”

赵耀说:“你在犹豫要不要接受他?”

若素说:“这样不堪的自己,有什么权利做选择呢?

他是温润干净的丹青水墨,而我,不过是打翻在地脏掉的调色盘。

他说,你身上的印记不是污点。

你清清白白,脏的是这个世界。”

赵耀平静地说:“他说的对。”

若素绝望地笑了笑,“现在的我深陷囹圄,跌入泥潭。

有什么权利将他也蒙上尘埃,受人唾弃?”

赵耀说:“你这是典型的遭受挫折后的低价值感。

我能通过疗程帮你重塑价值感,但更多的,需要你帮助你自己。

我问你,你认为爱情有条件吗?”

若素很快回答:“爱情是没有条件的。”

赵耀说:“很好,在受了这么大挫折之后,依然认为爱情没有条件吗?”

若素说:“我依然这样认为。

我的身份不光彩,是我的浅薄,让我走向了错误的方向,选择了错误的人。

但不干爱情的事,我依然认为爱情不应该有任何附加的条件。”

赵耀反问:“那你的爱情是去价值化的爱情?

凭什么你要给别人的爱赋予价值化?

这不公平。”

若素哑口无言,“我......是为他好。”

赵耀说:“爱就是爱,不是达到什么样标准的才是爱。

你说为他好的潜台词是,你怕他受伤,也怕你自己受伤。

但你要重新开始,必然还会遇到试错。

你要有试错的勇气。那才叫重新开始。

否则就叫继续生活。

重新开始和继续生活有本质上的不同。

你那么冰雪聪明,无需我说太多。

我想你知道二者的不同。”

若素说:“是的......我知道......

可是......我的过去......”

赵耀说:“我给你读一段我喜欢的作者,叫栾华曾经写的一段话。

任何事物任何人还是有过去的好。

就像春是夏的过去。

夏是秋的过去。

秋是冬的过去。

冬又成了春天的过去。

人人都喜欢春天,但你可知。

要等到冬天过去,到凌冽平息,到雪花落尽,到寒风让步,到阴霾妥协,到冷漠低头,到一切春暖花开,到鸟叫蝉鸣,到春天再次到来。

春天,带着冬天的气质,坚定勇敢,善良从容,这种气质胜过一切空洞的美。”

若素听得出了神,“很美。

所以,我还有被爱的资格?”

赵耀微笑,“你当然有。”

“所以,我还有被爱的可能?”

“当然。你当然有。但,无论有没有人爱,都要让自己独立,不依附于任何人。”

若素说:“我会的。谢谢你赵医生。

还是那句话,在我迷茫时我可以找你帮我指点一下方向吗?”

赵耀说:“还是那句话,随时。”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2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