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9章 荒谬会面

第279章 荒谬会面


若素眼眸低垂,声音颤抖接着讲了下去:“我跟他说,半个月之后回来我给他个惊喜。

他笑着说,能不能提前透露一下,让他先喜一下。

我跟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不能,提前说了就丧失了神秘。

他嘴上应着,说好。

然后抬腕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他要走了,他会想着我的。

我看着他车子离去。

心里已经畅想了他半个月后收到礼物的样子。

我用十年间攒的钱,在他公司的城市买了一间别墅。

我想,他为了我两地跑了十年,我也可以为了他,在南方安个家。

膝盖疼就疼吧,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这样,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本来我沉浸在这份欢乐和畅想中,就在这时,心脏突然乱跳了一下。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本来每次都是坐飞机回去的。

今天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取消。

他有紧急事情要回去处理,所以就让司机开车送他回去。

路上开车十一个小时。

司机和秘书轮流开。

我本来不想让他那么急的,想劝他等等航班放开。

他说事情非常紧急等不了。

我心里很忐忑。

但是也不好阻止他。

千叮咛万嘱咐司机一定要安全第一。

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大雨天,一辆疲劳驾驶的货车,侧面蹭上了他的轿车。

装满货物的货车,瞬间产生的巨大力量,直接让轿车失去平衡,撞上了隔离带。

司机和筱东当场死亡,秘书昏迷抢救两天也不幸死亡。

我联系了筱东整整两天,电话始终无人应答。

讽刺的是,我知道筱东车祸身亡的消息,是一个人告诉我的。

是他的太太。

他真正的太太。

他法律上的太太。”

赵耀虽然极力克制,但嘴里还是轻轻啊了一声。

若素听到了赵耀喉咙里的疑惑,她苦笑了一下,“是啊。您一定也很好奇。

我和我丈夫结婚十年,怎么会有他法律上的太太突然冒出来。

我当时也是懵了的状态。

我拿着手机身体冰凉,连声带都被冻住了,发不出一丝声音。

电话那头自称筱东太太的女人,只问了我一句话,我就无言以对。

她问我:‘你们有领结婚证吗?’

我哑口无言。

我和筱东没有领过结婚证。

我慌张地解释,我们有事实上的婚姻。

双方父母都见过面。

当时只是因为我父亲病重,本来安排好的婚礼也没办。

结婚证的事情也一直耽搁了下来。

电话那边的女人,没有听我的絮叨,还是那句话:‘你们有结婚证吗?’

我的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里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跳动,太阳穴突突地要爆炸。

我的脑子里以一百倍速去寻找我和筱东结婚的证据。

可是能寻找到的,却是他的蛛丝马迹。

我和他的婚姻,有问题。

我一直自信地认为,我和筱东的爱情,不需要一纸婚书去证明。

可没想到,我和他居然是这种可耻的婚外情关系。

我当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分,但我不轻易认输,反问电话那头的女人,怎么证明她和筱东是合法夫妻。

女人当即给我拍了一张结婚证照片发了过来。

她说:‘其实我一直知道你的存在。’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小三不知道法定妻子的存在。

法定妻子却知道小三的存在。

我要求见面。

法定妻子说可以见面,但她现在很忙,要处理筱东的后事,安抚孩子的情绪,照顾悲痛的老人。

还有筱东的公司,同是股东的她必须站出来稳定大局。

她没有时间和我见面,等到追悼会前后,或许可以和我见一面。

我崩溃了。

我的手捏破酒杯也不自知。

鲜血顺着手掌流到手臂,从手臂一滴一滴落在我精心挑选和打理过的地毯上。

筱东死了。

我没有权利料理他的后事,没有权利安抚他的父母,没有权利过问他的公司。

我只是一个无比可耻的,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我看着床头柜上,他拥着我的照片。

他的温柔耳语,他的海誓山盟像魔咒一样在我耳边一遍一遍重复。

我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

后来我像疯了一样寻找筱东留在这个家里的东西。

我找到了他的旧手机。

旧手机里有他的一切真相,他的生活,他的父母,他的妻子,他的子女。

我以前从来不偷看筱东的手机,我对他无比信任。

我们大学就恋爱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我被现实狠狠打了两个耳光。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快要疯了!

我已经疯了!

我就仰面躺在客厅的地毯上,看着窗外渐渐天黑......天亮......再天黑......再天亮......

躺了几天,我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一个电话让我猛然坐了起来。

是筱东的妻子打来的。

她说:‘筱东明天追悼会,你可以以朋友的身份来最后送他一程。’

我踉跄跑出门外,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筱东的妻子让人从机场接上我,将我安排在了一个他们自家开的星级酒店。

晚上她一身黑衣敲开了我房间的门。

真是讽刺的会面。

她没有颐指气使,也没有辱骂动手,而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我讲述了她和筱东的事。

她和筱东在五年前结婚。

结婚时她就知道我的存在。

她和筱东是家族政商联姻。

筱东答应结婚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允许我的存在。

她太爱他了,她接受了他的荒谬要求。

她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段婚姻里就挤着三个人。

我哭着质问她,“为什么要答应。

你们问我的意见了吗?

我像一个傻瓜一样,被你们,被你和你的丈夫玩弄于手中!”

她苦笑着说,我以为有一天筱东会厌弃你,没想到,十年了,他依旧如故。

她说,也许这就是咱仨的命。

注定要像藤蔓一样,互相纠缠,直到死亡。”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3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