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7章 人间丑事

第277章 人间丑事


王春燕说得兴致勃勃,唾沫星子在阳光下混着灰尘起舞。

王春燕两眼放光,好像血案在他面前重现了一遍。

题安问:“作案工具?是用什么手段使受害人死亡的?”

王春燕说:“高跟鞋的鞋跟。

我打她们了。”

题安问:“为什么要打她们?”

王春燕认真地说:“她们都是坏女人.

我教她们怎么样做一个好女人。”

题安禁不住问:“你教?

你是一个男人,你怎么教?”

王春燕脱口而出,脸上有一丝愤怒:“搞错了,你们都搞错了,该死的。”

王春燕沮丧地闭上眼睛,也闭上了嘴巴,他有点心灰意冷。

题安让他开口接受审讯,他换了个问题。

“当你将高跟鞋狠狠揍向她们的时候,你想到了谁?”

王春燕不语。

题安追问:“她们让你想到了谁?”

王春燕睁开眼睛,嘴巴里的牙齿咯咯作响,“我的妈妈!”

题安说:“你想杀了你的妈妈对吗?”

王春燕笑,“她已经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下,虫子已经把她啃干净了。”

题安问:“地板下的骸骨是你的妈妈吗?

是你杀了她?”

王春燕摇头,“不是我杀的。

她老了,老成了一把朽骨。

风一吹就散了。”

题安说:“谁给你缠的足?”

王春燕说:“我妈妈。”

题安问:“她为什么要给你缠足?”

王春燕说:“缠足才是好女人。”

题安说:“可是你是男人,她为什么要给你缠足?”

王春燕嘴巴里又咒骂了一句“该死,搞错了,你们都搞错了。”

题安问王春燕:“除了缠足,她还对你干什么了?”

王春燕翘起兰花指,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她给我化妆,给我留长头发,还给我穿裙子。

她让我捏着嗓子说话。

还给我改了名字,叫王春燕。

对了......”

王春燕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还割了个东西。”

题安突然发现,王春燕没有喉结。

题安和梁落对视一下,王春燕供认的事实,让他们都猝不及防地后心发凉。

题安继续问道:“你的喉结也是被你妈妈带去割掉的吗?”

王春燕轻轻摸摸自己光滑的脖子,没说话。

题安问:“你妈妈为什么要把你打扮成女孩?她很喜欢女孩吗?”

王春燕说:“我妈妈不喜欢男人。

说男人脏。

还是女人好,她说女人都是水做的。”

题安说:“你爸爸呢?”

王春燕撇撇嘴,“我没见过我爸。

我妈说我爸是个混蛋,骗了她的婚姻。

她肚子里怀着我的时候,我爸就和一个男人离家出走私奔了,早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题安问:“所以你妈为了养活你,就去做了陪酒女?”

王春燕说:“我妈说男人虽然很脏,但他们的钱不脏。

那钱能换来米和面。”

题安知道了,王春燕的妈妈既憎恨男人,又不得不依附男人。

这种矛盾的病态心理,通过言行影响了幼年的王春燕。

王春燕自身作为男人,他恨妈妈对他做的,他恨女人,却又不能反抗,被迫成为女人。

矛盾交加的土壤,最容易滋生混乱变态的心理。

题安问:“你从小因为女孩打扮,受过别人的欺负吗?”

王春燕眼眶红了,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那么无助,“他们打我,她们笑我。

他们将我推到女厕所,她们将我推进男厕所。”

题安说:“有因为女装受过猥xie吗?”

王春燕点头,“有。”

题安问:“几岁?”

王春燕说:“记不得了,很小。”

题安说:“没有人觉得你妈妈不正常吗?

你们家没有别的亲戚吗?”

王春燕说:“没有。我妈嫌我爸丢人,跟所有亲戚都断了联系。

后来,是老师。

老师给警察打了电话,警察把我妈送进了精神病院。

我彻底成了孤儿。”

题安问:“你妈妈被关起来之后。

你没有想到过要做自己。

做一个真正的男性?”

王春燕突然就笑了,越笑越大声。

那笑声瘆人,像深夜空旷的戏台上,反串的角儿发出的哭声。

“我试了。不行。”

连对自我认知都建立在扭曲的基础上,性别意识经过了王春燕妈妈变态的抹杀,王春燕在心理上被推到了没有性别概念的真空里,这个真空里安全,但无法呼吸。

有很多家庭,渴望得到一个女孩,结果生下来是个男孩,就会把男孩当女孩养。

但大多数家庭在孩子有性别意识的时候,就会拨乱反正,给孩子正确的引导。

这样,勉强还来得及。

如果是先天的性别认知障碍,那么应该被尊重和保护。

但王春燕是真正被他妈妈塑造出来的怪物。

他的性别认知障碍,是他妈妈在仇恨和报复中精神错乱下种出的恶果。

他的每一步都是刀尖上行走。

他人生的拼图,从来没有完成过。

甚至是胡乱的拼接,都没有。

一个支离破碎的人生,丑陋悲戚,可悲到极致,却也可恨到极致。

王春燕被执行死刑。

他伤害了别人,再没有机会剔除自己心灵的腐肉。

他变成了一堆腐肉。

连苍蝇都不愿意驻足的腐肉。

题安写结案报告,刑警队办公室讨论起了这件奇案。

梁落说:“真的开眼了,我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见上消失了n年的封建余毒。”

林飒飒说:“我跟你们说个事,你们非惊掉下巴。

我曾经在网上见过,现在还有人缠足。”

肖鸣正在滴眼药水,眼药水流了一脸,“什么?你是说现在这个年代?还有人缠足?”

林飒飒说:“是。女性自愿缠足。

她们还有组织呢。

有专人教她们怎么缠出漂亮的小脚。

她们公然宣称缠足自由,要弘扬传统文化呢。”

题安说:“这种群没人管吗?”

林飒飒说:“被禁了几个,但成了更隐秘的了。

有需求才有市场。

很多咬牙裹了小脚的女人,就是奔着全职富太太去的。

基本也就不出门了。”

题安说:“荒谬至极!

把自己弄残疾,一辈子出不了远门,走不了远路。

一辈子依附于男人。

过寄生虫一样的生活。

打着自由的旗号,却干尽了人间丑事。”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3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