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5章 可疑车辆

第275章 可疑车辆


题安说:“极有可能这就是凶手的信息,或者和凶手有关的人的信息。

凶手潜意识里对黄发浓妆,身穿连衣裙丝袜高跟鞋的女人有恨意。

ta可能遭受过这类女人的伤害。

凶手内向害羞胆怯,可能有人际交往障碍。

如果凶手是男人,那么他很可能性受挫或者性功能障碍。”

题安将四名受害人的信息和失踪人口信息进行比对。

四名受害者中,有三名是失踪登记人口。

还有一名受害者,通过走访,题安也确定了她的身份信息。

四人之间并没有生活交集。

但她们有两个共同特征。

一是酗酒。

林姐解剖时候发现的死者小腿多处淤青果然与酗酒有关。

二是都在夜店工作。

凶手潜意识里想杀掉的那个人,轮廓渐渐清晰。

连衣裙是几十年前的款式,说明凶手想杀死的,是记忆中的人。

这个记忆中的人,酗酒,经常穿连衣裙和高跟鞋,画着浓妆在夜店工作。

可是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凶器是什么?

凶手拿什么殴打受害人,导致受害人死亡的?

题安拿着死者照片。一筹莫展。

题安换着方向,用放大镜仔细看死者身上的u型伤痕。

会不会是?

题安脑中有了一个想法。

他急于确定他的想法。

他立刻打开电脑,从电脑里找出曾经他办过的一个案子。

那时他还在实习期。

在基层派出所进行实习。

有一天接到了群众报警,三四个人当街群殴一名女子。

妻子跟踪丈夫和小三。

发现了两人不正当婚外情关系。

男子给小三买了价格不菲的鞋子和包。

怒从心起的原配,当即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娘家亲戚,对着小三一阵好打。

题安他们赶到现场,发现原配手里还拿着小三的名牌高跟鞋。一下下照着小三身上打去,发泄着心里的怒火。

题安突然想到这个案子,当时哭着闹着、不依不饶要验伤,并告原配故意伤害的小三身上的伤,好像就是这种u型伤口。

题安所有办过的案子,他都整理成文件夹保存在了电脑里。

找到了!

题安心里一阵欣喜。

小三身上的u型伤口和死者身上的伤口一模一样!

凶器是高跟鞋!

四名受害者是被凶手用高跟鞋殴打致死!

题安赶紧给赵耀去电话,“高跟鞋在心理学上有什么意义?”

赵耀说:“高跟鞋其实和缠足同出一脉,都是对女性规训的产物。”

题安惊呆了,“缠足?

两者之间居然有联系?

在我看来它们八竿子打不着啊。”

赵耀说:“它们同出一脉,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渐渐分化。

最后成了完全极端的两个代表。

被动缠足是在男权社会中,男人作为这游戏的制定者,女性只能是服从者和取悦者。

主动选择高跟鞋则是女性追求个性,掌握自己身体主动权的自我觉醒的代表物件。

但不能否认的是,它们在心理学上的意义,同样代表着性和自我增值。”

题安问:“性?自我增值?”

赵耀说:“凶手的自我存在感极低,在生活中应该是不起眼的角色。

他敏感自卑,不敢和人交往。”

题安说:“这一点和我想的比较相像。

依你看,凶手是男人还是女人?”

赵耀说:“凶手应该是具有女性化特质的男人。

他对自己的女性化特质既爱又恨,既想逃离又被它吸引。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凶手是男人。

但对于凶手自己来说,他有一定的性别认知障碍。

他有点弄不清楚自己该是男人还是女人。”

题安笑,“这么牛?”

赵耀说:“知识就是力量。”

“培根说的?”

“牛排说的。”

题安调取了四名受害人工作酒吧附近的所有监控。

一帧一帧进行可疑人排查。

但凶手反侦查能力很强。

并没有拍到他的身影。

就在大家以为要一无所获的时候。

题安指着监控对梁落说:“去查一下这辆面包车。

这辆面包车在四名受害人失踪的那几天,在四个酒吧附近都出现过。

如果是巧合,那也太巧了。

凶手要将受害人绑走,在特定的地方杀人,然后要抛尸埋尸。

一定有交通工具。”

过了一会儿梁落回来了,“队长。

这辆车的车牌是伪造的。

找不到车辆信息和车主信息。”

题安对守在监控前的欧阳台说:“车牌伪造,更能说明这辆车有问题。

欧阳你接着查,看这辆面包车从酒吧附近离开后走到了哪里?

最好能缩小和确定这辆车的活动范围。”

欧阳台说:“好的。”

最后监控确定,这辆面包车驶向了翰兴市西郊。

发现尸体的地方在翰兴市西南方向。

西郊没有监控,去往抛尸地点又没有必经之路。

所以最终锁定凶手的长住地在西郊和西南郊区这片范围。

范围很大,查找起来有难度,而且一旦开始搜寻,容易打草惊蛇,让凶手跑掉。

题安和梁落开着车,去西郊和西南郊区的加油站,拿着照片一家一家询问。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每天给加油的车辆太多了,根本记不住。

眼看线索又要溜走。

题安想到,用警用无人机侦查!

经过近三天的地毯式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村子的院子里,无人机发现了疑似题安他们要寻找的面包车!

题安遥控将无人机降落下来,悬浮在空中拍下了面包车的车牌。

就是那辆伪造车牌的面包车!

刑警队就在村子附近。

题安命令,立刻出发。

刑警队破门而入,屋里并没有人。

按屋内陈设来看,屋主人独自生活,有大量的女性用品。

说明屋主人是一名女性。

但题安想起了赵耀分析嫌疑人的话。

嫌疑人有性别认知障碍。

他应该是女性化的男人。

梁落拿起鞋架上的鞋子对题安说:“队长,鞋子只有34码,如果真的像赵哥分析的那样,凶手是男人。

怎么会有穿34码鞋的男人?

这岂不是太奇怪了?

赵哥是不是弄错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3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