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3章 学会哭泣

第273章 学会哭泣


小果的爸爸是生意人,长官的眼神他立刻就明白了。

小果的爸爸立刻将自己的三姨太奉上。

他甚至庆幸自己有这样的机会,能投长官所好,给自己铺一条新路。

三姨太是他花一百两银子买来的。

是他的财产,他当然可以随意处理。

三姨太是一个低眉顺气的人,她的性格软弱,经常受其他三个太太的欺负。

但三姨太这次苦苦哀求小果爸爸不要把自己送人。

看在小果的份上。

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小果的爸爸发怒,骂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也配当小姐的妈。

他说小果只有一个妈,就是大太太。

她不过是自己买来消遣的玩物。

三姨太抱着年幼的小果不撒手。

小果爸爸脾气暴躁,以前经常对太太们动手,这次气急败坏的他顺手就拿起鞭子。

一向精明的大太太拦住自己丈夫,她出主意,不能打。

打伤了打残了打坏了漂亮的脸蛋,还怎么送给长官?!

不如把三姨太关起来,不给吃喝,不让睡觉,什么时候同意,什么时候放出来。

小果惊恐地看着自己不能叫妈妈的三姨娘,被五花大绑地扔进了柴房。

没想到,一直软弱的三姨太,这次誓死不从。

她绝食到奄奄一息。

其他几房姨太太,开始轮流去柴房游说三姨太。

她们不再欺负践踏她。不再讥讽辱骂她。不再颐指气使使唤她。

她们亲切地喊她妹妹。

让她以大局为主,让她奉献,她们循循劝导,她们威逼利诱,她们不择手段。

三姨太决意赴死,她隔着柴房的门,将自己的一个扣子拽下来交给了小果。

这是一个母亲能留给孩子唯一的东西。

三姨太已经不行了。

大家族开始惶惶不安。

还是大太太站了出来,她有办法。

她附在三姨太耳边说了一句话。

三姨太的眼睛又睁了开来。

大太太说的是,“小果和你很像。不知长官会不会喜欢?”

三天后,三姨太走了,将自己送进了长官府里。

所有的人都舒了一口气。

受到长官关照的小果爸爸,生意上有了起色。

家底渐渐又丰厚了起来。

四姨太跟更有钱的人跑了。

二姨太得病死了。

家里只剩下了大太太、小果爸爸和小果。

大太太已经生不出孩子,她格外地亲近小果,生活起居都亲自照料。

花大钱培养她的学习,爱好,社交。

将她送进有名的女子学校。

终于把她培养成了一个小名媛。

一九六九年,小果七岁。

长官提前得到了要废除大清律例的消息。

他要升职,不断向上爬,他就要清理历史。

长官的家里只留了一个太太,其余全部赶出了家门。

三姨太敲了半夜的门。

没有人给她开门,根本没有人理她,就连最下等的佣人,都敢对着门口吐口水。

小果住校,第二天回家,看到了冻死在门外的三姨太。

三姨太只穿着一身破烂的粗布烂衣。

小果晕倒了,发了四十度高烧。

西医给她打了抗生素,她过敏差点就死掉。

重新活过来的她忘了伤痛,也忘记了怎么哭。

小果女士一直说的,从她记事开始,她没有流过眼泪。

她说的记事,是从七岁开始。

七岁之前,被她想活下来的潜意识封存起来。

痛到极致是不会哭的。

小果女士的身体里一直蕴藏着极致的痛苦。

她做了大太太的孩子,她家境优渥,她顺风顺水。

她改变了自己是妾生的庶出血统。

但她的潜意识一直记着,那死在大雪中的三姨太。

她的妈妈。她的亲生妈妈。

她对婚姻有种与生俱来的厌恶和恐惧,只是她自己不知道。

原生家庭的伤痛像是刻在基因里,一代一代往复相传。

所以她才会原谅丈夫的不忠,甚至杀心。

因为,婚姻于她,只要有,不在乎是什么形式。

赵耀引导小果女士从催眠中醒来,但没有让她记起催眠中的事。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她应该永远遗忘。

从催眠中醒来的小果女士静静地坐着,眼里流出了泪水。

赵耀递给小果女士一包纸巾,退了出去。

小果女士开始了漫长的哭泣,从默默流泪到嚎啕大哭,她已经很久没哭过了,久到忘记了眼泪的滋味。

她哭干了眼泪,原来眼泪是可以哭干的。

赵耀不断地给她倒水,人在哭泣的时候会口渴。

终于小果女士心满意足地说:“谢谢你,我哭好了。”

的确是心满意足。

赵耀看了看表,“你哭了整整三个小时。”

小果女士不好意思地笑笑,“是的,很奇怪。

催眠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我为什么会突然哭泣?

我一直以为人根本不需要眼泪。

在哭过之后,我才发现,眼泪是良药。

我的通体舒畅,呼吸都轻松了很多。”

赵耀没说话。

因为一切事物都是质量守恒的,之前没流的泪,都会郁结在每一个毛孔里。

用眼泪冲刷过的眼睛,才会看的更明白。

小果女士穿着厚厚的盔甲,所向披靡,但盔甲里面的血肉早就溃烂不堪。

小果女士说:“接下来我要怎么治疗?”

赵耀说:“治疗结束,我们可以说再见了。”

小果女士惊讶,“哭完就完了?”

赵耀微笑,“是。哭完就完了。”

小果女士还是不相信,“虽然我感觉现在我很轻松,但我女儿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我该怎么帮助她?”

赵耀说:“拿出你的条理清晰杀伐决断。

帮你女儿在这桩被伤害的婚姻里,手起刀落斩断纠葛。

这是你的擅长。

将那个男人如同生了癌症的器官一样,快速和有机会活下去的身体快速分离。

拖下去只会让癌细胞向全身蔓延,无药可医,搭进去整条生命和整个人生。

最后,陪着她。痊愈。”

小果女士斟酌赵耀说的话,她重复地呢喃,“陪着她......陪着她......”

赵耀说:“对,陪着她,是重点。

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也不会哭。

你让她哭,就像你刚才一样。

脱下盔甲,刺破生在心里的脓疱。

让她尽请地软弱。

经过今天,你应该知道了,软弱也是一种力量。”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3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