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72章 不会哭泣

第272章 不会哭泣


赵耀看着小果女士,她脸上的表情悲伤到极致。

但她的整个身子紧绷着。

赵耀知道了,她不会哭。

小果女士现在的状态,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无泪状态,是由长期的哭泣抑制导致的。

是曾经的一件什么事情,强行地关掉了小果女士流泪的水龙头。

如今水龙头已经锈迹斑斑。

赵耀问:“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很少哭?”

小果女士不屑地说:“从我记事起,我就没有哭过。”

赵耀问道:“无论什么事都不哭吗?”

小果女士说:“是。无论什么事都不哭。

哭有什么用?

生活中只有一个接着一个待解决的问题,哭只是浪费时间。

我说过了,哭像一滩无用的鼻涕虫,让别人笑话,也让自己看不起。”

赵耀看着恢复了女王气场的小果女士。

她不像一个女人,甚至不像一个人。

她坚毅地像一个披着盔甲的将军,昂首挺胸,藐视一切。

没有人生来就有盔甲。

盔甲是血肉磨成的壳。

但所有人生来都会哭。

哭是生物进化的需求。

赵耀问:“你对小时候有印象吗?

小时候也不哭吗?”

小果女士说:“我小时候就不哭。

我知道你们心理师,很多时候就是刨根问底,寻求原生家庭的创伤。

好像所有的心理问题,都能用原生家庭的创伤来解释。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原生家庭经济富裕,爸爸妈妈都很疼爱我。

我的小时候既没有吃过生活的苦,也没受过亲情的罪。”

好厉害的嘴。

直接拒人于千里的冷静。

禁止别人窥探自己内心的警觉。

盔甲太厚了。

盔甲里面即使已经血肉模糊。

日积月累,盔甲已经成了她皮肤的一部分。

赵耀知道小果女士不是故意的针锋相对。

她习惯了不去回顾自己的过往,不问询自己的内心。

她的生活中不需要心,只需要脑。

赵耀说:“你接受催眠吗?”

小果女士说:“好吧。但说实话我不太相信催眠。”

赵耀说:“那是因为你不喜欢催眠带来的,自己被被人引导的感觉。

在你的世界里,一直是你引导着别人,对吗?

但我想说的是,你来我这里花费了不菲的金钱和几个小时的时间。

你当然不在乎金钱,可是你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你愿意花费宝贵的时间来和我深夜长谈。

应该也是抱着试着解决问题的心态来的。

何不试一试?

给自己和自己的内心一次对话的机会。

看看它能否给你一点建议?”

赵耀这么说,是为了让小果女士打消对催眠的抗拒心理。

否则,能否进入催眠就是一个最棘手的问题。

小果女士说:“好的。我可以试试。”

赵耀其实可以判断出,是小果女士的童年中,被人灌输的不能哭的思维。

他人的思维内化到还是孩子的小果女士身体里。

才会让她从小就丧失了哭的能力。

有什么事情被藏起来了。

随着催眠的深入。

那个躲在黑暗中的影子渐渐现身。

赵耀:“当你想到‘不许哭,’‘不要哭,’这些话的时候,是谁在对你说?”

小果女士:“我不知道......”

赵耀坚持:“一定有一个人,他就站在那里,仔细看一下,谁在对你说不许哭?”

小果女士说:“我的爸爸......还有......还有一个女人......我看不清......”

赵耀知道他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他问:“那个女人是谁?

你能看清她的,你马上就看清她了。

她是你的妈妈吗?”

小果女士说:“她是我的妈妈。

不......她不是我的妈妈。”

赵耀有点懵,她不知道小果女士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接着问:“她是你的妈妈吗?”

小果女士:“不是......她是大太太......”

小果女士说出大太太三个字的时候。

赵耀马上发觉,他一定不能将显现的线索偷偷溜走。

赵耀问:“大太太是谁?”

小果女士:“大太太是我爸爸的正妻。”

赵耀:“那你的妈妈在吗?你能看到她吗?”

小果女士:“我看到......我的妈妈在用手刷着大太太的痰盂......

我看到......我妈妈趴在地上,给大太太擦鞋......”

赵耀算了一下,小果女士的年龄,即使她已经六十多岁,她童年的时候已经建guo十几年,早就废除了一夫多妻的腐朽婚姻制。

更不可能目睹自己妈妈做人家小妾,低头弯腰伺候正妻的场面。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可是这确实是在她潜意识里的一幕。

她的爸爸和大太太对她发出不许哭的命令。

她的妈妈为妾为奴,身份低贱,当牛做马。和丫鬟一般受人差遣。

赵耀沉思。

几秒种后,赵耀顿悟,难道是?

赵耀问小果女士:“现喺你几岁?”

赵耀是用粤语问的。

小果女士用粤语回答:“我五岁。”

找到了。

赵耀深呼吸一口气。

香港法律中对华人的约束,一直按照《大清律例》执行,直到一九七二年才完全废止。

一九六九年,香港政fu才通过,并公布了一夫一妻制婚姻法案。

真正实施在一九七一年。

但对于历史遗留下来的既成婚姻的一夫多妻,则保持现状,不算违法。

所以,小果女士如果在香港长大,完全可能过着所谓的“大家族”生活。

盔甲被打开了壳,脓血四溢。

小果女士爸爸的祖上是做大买卖的。

他有四房太太,却只有一个孩子,就是小果。

小果的母亲是三姨太,是妾。

身份低贱,但小果自己却出身高贵。

身为“小姐”的她,是不能喊自己妈妈是妈妈的。

她只能叫大太太妈妈,叫自己的亲生妈妈是三姨娘。

动乱年代到来,小果的爸爸带着小果,还有自己的四房太太和所有家产躲到了香港。

初到香港,人生地不熟,动乱年代一大家子的开销巨大。

加上在半路颠簸损失的财产,用不了多久就得坐吃山空。

小果的爸爸需要重新建立人脉立足。

三姨太是四个太太中最漂亮的。

在一次宴会中,有官员看中了给大家倒酒的三姨太。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3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