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69章 故意杀人

第269章 故意杀人


题安问:“什么证据?”

田尚说:“在我手机里,有一张照片,是我爸用枕头捂死我妈的照片。”

题安和梁落从田尚手机里,真的发现了田秀丈夫用枕头狠狠捂着田秀的照片。

梁落惊呼,“难道是父子俩合伙儿杀了田秀?

儿子联系买家,爸爸动手杀人埋尸?

如果真的是这样,太可怕了。”

题安将照片放大,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说:“这张照片有问题。”

梁落说:“问题?照片经过处理?”

题安说:“照片应该是原照片。

但田秀的尸体状态我觉得很奇怪。

我不能完全确定,明天一早问问林姐。

这个照片里的田秀似乎已经死了。”

梁落说:“可是田尚完全可以说,他拍的正是他妈妈死亡时候的照片啊。”

题安说:“你看。这张照片里的田秀腿部已经出现了尸僵。

尸僵是在死后一小时出现的。

肯定不会在死亡当时出现,最早也在生命体征消失的十几分钟以后。”

梁落说:“仔细看是有一点尸僵的状态。

田尚在说谎!

田秀死亡之后,他让自己的爸爸,重新‘演’了一遍杀人过程,自己拍下照片好让他爸爸的罪名坐实!

这个畜生!”

题安却笑了,“他在山穷水尽,黔驴技穷的时刻,本以为拿出这张照片能保命。

但,这张照片恰恰是最完美的证据。”

梁落不解:“什么证据?”

题安说:“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梁落说:“田尚刚刚说是他拍的啊。我知道了!”

题安说:“对。就是这个证据。

他在杀人现场的证据。

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证据。

而且和他之前说的没有回过家互相矛盾。

行吧,天也快亮了。

一会儿林姐有了反馈,咱们接着审。”

上午林姐很快给了回复。

照片上的田秀,百分之百已经出现了尸僵,至少死亡了一个小时之后的尸僵。

根本不可能是死亡当时的状态。

题安拿着照片走进审讯室。

田尚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睛里满是血丝。

眼袋黑黑地挂在眼底。

看来他昨天凌晨根本没闭眼。

看到题安进来,田尚急于求证:“怎么样,我没说谎吧?

那个照片能证明人是我爸杀的了吧?”

题安气定神闲喝了一口茶,“按你所说,你妈妈是你爸爸捂死的。

那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田尚急切地说:“是我拍的,是我拍的,我亲眼所见。”

题安问:“那你当时就在家,并且在杀人现场喽?”

田尚说:“是,我在。”

说完这句话,田尚有一瞬间的后悔,他小声说:“不......我......不在。”

题安一拍桌子,“到底在不在?!”

题安突然的发怒,吓得田尚一哆嗦。

他只能承认,“在。”

没有睡觉真的能降低人的认知。

何况已经撕开一道口子。

在后面的审问中,田尚的回答漏洞百出,很轻易地就能让题安问出真实情况。

田尚渐渐地绝望。

他像一头困兽一样,不断地否定自己的谎言,然后又慌不择路地说出另一个谎言。

真相已经显现。

田尚没有申请上公派留学,自费留学的学费加生活费至少一百万。

他动了歪点子,就上暗网看有没有违法的买卖,干一票筹措够学费就远走高飞。

鬼使神差,他看到了企业家发的悬赏。

他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妈妈。

妈妈已经为自己付出够多了,再最后付出一次,妈妈应该也愿意吧?

他回到家,和田秀说了这个事。

没想到,田秀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大骂他是个不孝的逆子。

田秀躺在床上默默哭泣。

田尚看着越来越逼近的时间,留给自己改变命运的时间不多了。

他走进卧室,拿起枕头,捂向了自己妈妈。

田秀丈夫回到家,看到了已经死亡的田秀。

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拿着刀要和田尚拼命。

老实木讷的田秀丈夫,最后敌不过田尚的苦苦跪地哀求。

同意了替自己儿子顶罪。

用自己和田秀的命,给儿子换一个锦绣前程。

田尚自知再挣扎也没用,干脆破罐子破摔。

题安问:“留学很重要吗?”

田尚说:“重要。”

题安问:“能重要过至亲的命?”

田尚冷笑,“我也是那天才知道,我妈一直挂在嘴边说的,能为我付出生命的话,都是假的。”

题安按捺着怒火,“你的父母已经付出了一辈子,你要让他们付出生命来成全你?”

田尚说:“他们这辈子就这样了。

弯腰驼背,小心翼翼,赔礼赔笑。

我不一样。

我能改变命运。

你知道吗?

命运有多重要。”

题安说:“我只知道,穷人的孩子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田尚睁着血红的眼睛对题安说:“听过一个作家的一句话吗?

世界上最无耻,最阴险,最歹毒的赞美,就是用穷人的艰辛和苦难,当做励志故事来愚弄底层人。”

题安说:“据我所知,人家这位作家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请你不要断章取义。为你的无耻镶金。”

田尚说:“我以前也相信,只要我足够努力,就能改变自己的贫穷阶级。

可是现实告诉我,我拼尽全力能爬上的,是别人的脚趾。

贫穷和自卑,永远如影随形。

就连我谈了三年的女朋友说分手就分手。

恋爱的时候她夸我聪明,后来我才知道,什么叫聪明,学习好算什么聪明?

男人会赚钱叫聪明!

她说喜欢看我打球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一身臭汗拿个破球满场子奔跑,永远赢不了一身名牌在草地上打高尔夫的。

阶级的跨越?天大的笑话,阶级之间是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改变不了阶级,但我能改写我的命运。

留学就是改写命运的机会。

我的父母本应该无条件支持我,他们已经毁了我的前二十年,竟然连卑微如蝼蚁的生命都不愿意放弃。”

题安起身,不愿意再听他说一句。

题安说:“德不配位,必有灾祸。

万幸你没有爬上高位。

故意杀人,手段残忍,主观明显,性质恶劣。

下辈子重新投胎吧。

记住,不要投到好人家。

因为你不配。”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4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