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63章 姹紫嫣红

第263章 姹紫嫣红


潇潇起立上讲台领奖。

突然同学们的掌声停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

潇潇不明所以。

班主任也没弄懂发生了什么。

她顺着同学们的眼光,看了看潇潇的裤子。

班主任轻轻哦了一声。

让同学们继续自习。

她将潇潇叫到了办公室。

班主任给了潇潇几张卫生纸,对她说:“你来那个了,裤子上都是。

还有一节自习课,你就不用来了。

回家换裤子去吧。”

潇潇那时根本没弄懂,“那个”是什么。

没有人告诉过她。

潇潇拿着卫生纸,走进了卫生间。

当她看到裤子上猩红的一片血迹,脑子“嗡”的一下。

潇潇被吓坏了,脱下校服拴在腰上,就急匆匆地跑回了家。

一路上,她似乎觉得路上的所有人,都对她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潇潇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回到了家里。

终于到了家,她摸了摸突突跳着的惊魂未定的心脏。

突然,她看到了鞋柜旁边的一双男士运动鞋。

她猛然想到,爸爸在住院,妈妈也在上班,家里怎么可能有人?

潇潇很害怕。

她怕家里来了坏人。

这时,家里卧室传来了声响。

潇潇壮着胆子,走到了卧室门口。

卧室的门虚掩埋着。

留着一条门缝儿。

潇潇从缝中望去。

她的妈妈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个男人似乎是一个画家。

她的妈妈身上被涂满了彩绘。

潇潇的瞳孔被刺激到,像是突然的强光照到她眼睛里。

她产生了瞬间的失明。

身体中所有的血液都涌向了脑袋。

她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几分钟后,潇潇的四肢恢复了知觉,她仓皇逃离。

她离开的时候,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厚厚的两沓钱。

潇潇在街上游荡,她的身下粘稠。

她觉得肮脏。

在长大成人的这一天,她拒绝长大。

后来,爸爸得救了,用的是那些钱。

爸爸的肾是那个男人带来的钱换来的。

那时的她,无法理解一个女人,被生活逼到墙角,要救自己爱的人,能做出的最大牺牲。

可是赴汤蹈火、飞蛾扑火往往是高尚的。

这些高尚的词,怎么能和肮脏的交易扯上关系呢?

在人的认知里,一个女人卖血、卖肾救自己的丈夫,最好付出生命,那么她是伟大的,高尚的。

但如果她用的是别的方法,那么就很难说了。基本是受人唾弃。

最好的评论,也无非是“值得敬佩,但不应提倡。”

对于这些事情,毫不关己的陌生人,尚且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何况是身处暴风旋涡中心的当事人?

潇潇知道同甘苦共患难这句话的意义。

可是苦和难,能不能是单纯的苦和难?

她看着爸爸进入手术室,咬着牙和病魔做斗争。

她看着爸爸一天天好起来,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她内心是高兴的,但同时她在受着煎熬。

潇潇有一天做梦了,她是笑醒的。

等她真正醒过来之后,她出了一声冷汗。

她梦到自己的爸爸死了。

在刚开始得了尿毒症的时候就死了。

她害怕极了,难道她内心,甚至希望爸爸死去,这样妈妈就不用做那么痛苦的牺牲,自己也就不用这么难过。

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爸爸,她觉得自己很坏。

她开始回避爸爸,更无法直视妈妈。

她更恨自己,无法做什么。

她一无是处。

混乱和痛苦,尊严和恩惠,荣誉和耻辱是她长大成人那天,命运赠与她的残酷的礼物。

体无完肤的暴露感,无力感,自责感,愤怒感,恐惧感,悲伤感,这么多的负面感觉,压得小小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没有办法,要活下去,就只能向内寻求帮助。

而她那时的心智,帮助自己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自我伤害。

抹去。

抹去一切记忆。

包括色彩。

那些鬼魅一样吐着猩红舌头的彩绘,灼目得烧尽了她生命中的所有颜色。

她在一次跑步比赛低血糖晕倒后,眼睛出现了色盲症状。

不久之后就变成了全色盲。

世界只剩下了黑白。

她躲在黑白世界里,觉得无比安全。

潇潇每次都如期来访。

在很多次的治疗之后,潇潇已经可以分辨简单的色彩。

但不包括红色。

红色依然是她心里一个过不去的坎。

赵耀有信心,他相信在以后的治疗中,潇潇的眼睛会慢慢看到越来越多的颜色。

这些颜色代表着成人世界的真相。

成人世界如此残酷,但它不可违逆。

潇潇总有一天会发现,生命之水并不是清澈的蓝,它里面有着众多的颜色。

但这些颜色泾渭分明。

成人一部分的智慧在于,不去搅动它。

否则,它只会变成一种颜色,黑色。

成长的阵痛不可避免,改变最终会完成。

只不过平常人的成长之痛,在潇潇这里,是蜕变重生之痛。

在最后一次心理诊疗结束,赵耀笑着对潇潇说:“祝贺你。

我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你下次就不需要再来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定期来我这里做做复诊。”

潇潇说:“谢谢您赵医生。

不过,我到底为什么会成为全色盲。

您还是没有告诉我。”

赵耀说:“你已经不需要知道了。

你只要记住,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困难就行了。

你有父母之爱,爱人之爱。

你是幸运的。

半杯水的角度不一样。

我给你做诊疗的目的,就是让你看到有水的那一部分,而不是盯着空着的那一部分。”

潇潇说:“谢谢您教给我的人生道理,我想这个我会受用终身。”

潇潇离开了,赵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潇潇的路还长,赵耀希望她未来的路有繁花一路相送。

那些繁花,姹紫嫣红。

——

题安给赵耀打电话,语气中满是急切,“哥们儿,有个案子需要你的帮忙。”

赵耀问:“什么案子?”

题安说:“一个梦游者每天晚上会去同一个地方,用随身携带的铲子挖掘。”

赵耀问:“梦游者?挖东西?他挖出什么来了?”

题安说:“还真让他挖出东西来了。

一具尸体。”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4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