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61章 黑白世界

第261章 黑白世界


赵耀心理咨询室来了一个来访者。

根据来访者填的资料表,赵耀了解到,来访者主诉自己是全色盲。

赵耀有点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全色盲的病人会来看心理科。

全色盲属于完全性视椎细胞功能障碍。

是一种遗传性的眼病,特殊的遗传规律又决定了男性发病多于女性。

这种全色盲说白了就是基因的问题。

基因里带着的问题,就不是心理治疗能轻易解决的。

所以赵耀很专业地建议她,先去眼科就诊,并嘱咐助理苏珊,退掉这位来访者的预约诊疗费。

来访者走了,但一个月之后,又重新来到了心理咨询中心。

来访者拿着厚厚的一沓诊疗报告对赵耀说,她已经做了所有的致病基因检查,没有问题。

她的父母两边也没有遗传性色盲。

所以,她的眼科医生建议她来看心理科。

赵耀明白了。

他问来访者:“难道你的全色盲不是天生的,而是从某一段时间开始的吗?”

来访者是个小姑娘,她怯生生地点了点头,“是的,医生。

我看过我小时候的画,虽然一片灰暗。

但我妈妈告诉我,那时我的眼睛是好的,能分辨所有颜色。

在我的记忆中,我小时候的世界也是五颜六色的。”

赵耀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需要排除所有你身体的原因。才能确定是心理原因。

你的眼睛有没有过病变或者手术?”

来访者摇头,“没有过,从来没有过。”

赵耀说:“所以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突然你看不到这个世界的颜色了。

你来做心理咨询也是想找到这个原因,然后治好你的全色盲对吗?”

来访者说:“是。”

赵耀问:“好的,怎么称呼你呀?”

来访者:“您可以叫我潇潇。”

赵耀说:“好的,潇潇。”

来访者潇潇年龄二十二岁,性格比较内向,在赵耀对面坐着,有点紧张和局促。

赵耀问了一些常规的问题,让潇潇慢慢放松了下来。

赵耀问的问题看似稀松平常,但是都很重要。

但从这些问题中,赵耀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潇潇的履历一帆风顺,没有遭受过重大的刺激和打击。

父母健在,家庭和睦,还有深爱着自己,也不介意自己色盲的男朋友。

于是赵耀问潇潇:“接受催眠吗?”

潇潇说:“催眠能治好我的病吗?”

赵耀实话实说,“不一定能治好,但催眠是寻找你潜意识的一种手段。

正如你说,你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得了’全色盲。

全色盲是不会‘得上’的,它是一种完全的遗传病。

是基因里面携带着的。

但如果你是‘得上’的,那么就和心理问题有很大的关系。

你忘记了,是因为你的潜意识在保护你,而催眠的过程,就是你交出潜意识的控制权。”

赵耀看得出来潇潇对催眠有一种抗拒,赵耀试着说服她:“让我和你的潜意识聊聊天,共同想想办法。好吗?”

潇潇迟疑地点了点头。

“现在,把你的身体调整到最舒服最安全的姿势......”

“......”

确实潇潇的潜意识,对催眠比较抗拒。

赵耀做了很长时间的引导,终于让潇潇进入了催眠状态。

下一个阶段,是深化催眠。

“现在想象你站在一个楼梯上,你顺着楼梯慢慢慢慢往下走......

好的......

每往下走一步……

你就会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你越来越放松......

第一个阶梯......

第二个阶梯......

第三个阶梯......

......

来到了最后的楼梯,有一个房间,能推开它吗?”

潇潇:“我......推开了。”

赵耀:“是什么样的房间?”

潇潇:“红色的。”

他继续问:“整个是红色的吗?”

潇潇说:“是的,天花板,墙壁,地板,都是红色的。”

赵耀诧异,一个全色盲的人,竟然看到了整个房间是红色的。

他继续问:“房间里有什么?”

潇潇呢喃:“嗯……房间里……啊”

潇潇突然从催眠中醒了过来。

这种突然从深度催眠的情境中醒来的例子,赵耀是第一次见。

他没有发出走出催眠的指令。

潇潇的潜意识强制将潇潇推了出来。

赵耀试探地问:“记得在催眠中见到的东西吗?”

潇潇摇头,“我不记得。

但我听到,有一个声音,让我醒来。”

赵耀问:“一个声音。是男的还是女的?”

潇潇说:“女的吧?我也不是很确定。

她赶我走。”

赵耀迟疑了一下,问道:“你能分辨红色吗?”

潇潇说:“不能,我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灰。”

赵耀问:“那我说到红色,你有什么感觉?或者什么联想?”

潇潇歪着脑袋认真想了很久,“没有。我想不起来任何关于红色的联想。

这只是很多种我看不见的颜色之一。

和绿色,黄色,蓝色没有什么差别。”

赵耀说:“你的潜意识很抗拒催眠。

我想,下次来的时候,你可以提前做一些练习。

不要把催眠当成危险的东西,它是帮助你解决困境的朋友,不是窥探你内心隐私的敌人。

如果你的潜意识能配合,我们的催眠工作会顺利很多。”

潇潇有点抱歉地说:“好。赵医生,真是抱歉。

您教给我放松的方法,我回去多做练习。”

赵耀说:“好。没有什么特别难的,就是一些增加专注力和安全感的呼吸练习。

我来教你。”

潇潇走后,赵耀坐在窗前沉思良久。

为什么潇潇会看到的是红色的房间。

能让她的潜意识那么敌对的是红色。

可是为什么她不是变成了红色盲,而是全色盲呢?

这个世界的色彩对她造成了什么伤害吗?

能给人引起巨大的视觉冲击的红色,是血。

难道潇潇是因为目睹了一场惨烈的血案而害怕上了红色,甚至所有颜色吗?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4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