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59章 偷走人生

第259章 偷走人生


题安说:“不排除凶手挖去受害人眼球,是做器官买卖这种可能性。

梁落正在排查最近几个月翰兴市所有医院,眼科移植手术中的角膜结膜来源。

是否涉及到不法器官买卖。

法医林姐推断,这个凶手取眼球的手法专业,应该是有一定专业医学知识的。”

赵耀说:“第三点呢?”

题安说:“五名老人家的门窗都没有被毁坏痕迹,说明老人和凶手是认识的。

凶手敲门,老人毫无防备给开了门。

据调查,五名老人之间是不认识的,说明这个凶手从事某种服务于老年人的职业。”

赵耀问:“第四点呢?”

题安说:“老人尸体身边有同样的饮料抛洒印记。

这些干涸的饮料粉末中,提取出了马钱子碱的成分还有沙棘的成分。

五名老人生前并未受到暴力胁迫。

说明这些里面放了马钱子粉的沙棘汁饮料,很可能是凶手带给老人,老人主动喝的。

肖鸣已经在区域范围内,寻找这些沙棘汁饮料的购买来源,从而寻找监控或者目击者。”

赵耀问:“还有吗?”

题安说:“十二指肠肠腔内空虚,胃里的毒素未进入十二指肠,这些老人的死亡是迅速的。

凶手就是要致这些老人于死地。

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策划,连马钱子碱的致死含量都算好了。

如果是这样,仇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是五名老人之间互相不认识,也没有生活和事件交集。

他们同时做了什么,让这个凶手要这么处心积虑心狠手辣地复仇呢?

这个我还不能肯定,没有证据支持。”

赵耀问:“还有吗?”

题安说:“这些老人年纪在七十六岁到八十二岁之间。

都是无老伴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

按屋内的生活用品来看,他们已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寡居生活。

他们有的收入很多,有的收入一般。

有一个老人,一直坚持订阅报纸,交网费和电话费,虽然他的手机是老年机,并不能上网。

能接到的电话,只有诈骗电话和营销电话。

还有一个老人。他领取退休金的时候,从来不在自助atm机上取钱,虽然银行的工作人员教了他很多遍。

他每次认真地在银行大厅叫号,排队,去窗口办理业务,认真地在取钱凭条上一笔一划地签字。

还有的老人定期给有关部门打电话,喋喋不休反映小区的水电暖问题。”

赵耀说:“这些老人太孤独了。

他们不想这个世界忘记他们的存在。”

题安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种和社会渐行渐远的离群老人们的孤独,接近于无解。

这是老龄化社会的社会性难题。

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那些老人们在咽气之前,已经经历过了社会性死亡——没人记得。

也许正是这样,想拼命证明自己活着的老人们,才会盲目地相信凶手。

凶手是他们和世界最后的联系。”

赵耀说:“我有几个基于心理分析的想法。

首先是摘眼球。我并不认为凶手摘眼球,是要贩卖器官。

老人的平均年龄很大,这个年纪的老人,患青光眼、白内障等眼部疾病的概率大,角膜功能也较年轻人差。

六到六十岁的健康人的角膜,才是最佳的角膜供体。

如果凶手的作案动机是要进行器官买卖,他是不是会选择更年轻的受害者?

眼睛在心理学上,很多时候是一种象征,甚至图腾。

有一种可能性,凶手信奉某种以眼睛为图腾的邪教,摘取人的眼睛能获取人的灵魂。

还有一种可能性,身份识别。

凶手要的不是整个眼球,而是虹膜。

犯罪现场没有条件直接摘取虹膜。

所以凶手挖走了受害老人整个眼球。

虹膜和指纹一样,在婴儿几个月时形成,终身不变。

世界上没有人有相同的虹膜。

我想凶手摘取虹膜,是要分辨每个人。

凶手不仅有眼部医学知识,更重要的是,他对眼睛有执念。

这个执念相当深。

所以我认为这个凶手是盲人,曾经当过眼科医生,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而失明。”

题安沉思,“盲人?盲人是如何作案的?

他是怎么接近这些老人的?”

赵耀说:“所以就回到了那个疑问?

老人书写了大量的东西。

他们同时写了什么?

我想他们并不是写了什么认罪书,忏悔书,他们写的是生平传记。

凶手可能是假装成帮他们把生平传记集结成书的工作人员。”

题安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他沉思了一会儿,“现在确实有这种职业,为老人整理编纂生平事迹。

这些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书写他们的回忆。

他们是自己回忆里的主角。

在回忆里他们永远不会被遗忘,被淘汰,被死亡。”

赵耀说:“是,我的假设是符合这些受害人心理侧写的。

这个凶手挖去受害人眼球做身份识别,骗受害人书写自己的人生回忆录,然后杀害他们拿走回忆录。

他的作案动机只有一个。

那就是偷走别人的人生。

来弥补自己缺憾的人生。”

这时,梁落走进会议室,给题安和赵耀送外卖。

题安对梁落说:“梁落,监控有收获吗?”

梁落说:“队长,没有收获。

五名老人居住的小区属于老旧小区,小区和巷口均没有监控。

但是有邻居似乎见过有人在老人家门口。

画像师沈杰明天会根据那两个邻居的回忆,画嫌疑人画像。”

题安说:“一会儿让大家下班吧。

明天周末,在家都好好休息休息放松放松,该陪家人的陪家人,该陪孩子的陪孩子,该谈恋爱的谈恋爱。”

梁落说:“好嘞。我跟他们说。队长那你呢?”

题安说:“我明天和沈杰配合做嫌疑人画像。

有我一人就行了,不必都耗着。”

赵耀送题安回公寓的路上,题安还在想着案子,“如果按你所说,凶手是盲人。

盲人作案会比正常人作案难上多倍。”

赵耀说:“如果我没猜错,每次凶手都是晚上去。

在晚上,正常人的视觉受限严重。

但对于盲人来说,白天和晚上没有差别,所以更方便作案。

这也是目击者很少的缘故。”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5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