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57章 山鸟与鱼

第257章 山鸟与鱼


宏明半躺着,抽着呛人的劣质香烟。

他笑着反问题安:“无耻?玩弄?

你们这些人哪,才真他妈的恶心。

你指责我无耻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个词。

是不配。

你觉得我没工作,没钱。不配。”

宏明朝地下啐了一口。

宏明凑过来,咧嘴笑,“是,我没钱,我没工作。

我没爸,我妈也跟人跑了。

我一无所有。

但那又这样?

我身无分文,照样能玩各种各样的女人。

榛苓不是清高的才女吗?

她爸妈还是什么狗屁教授。

我照样把她玩弄于掌心。

怎么样?

有钱人开着豪车,在校门口等妞儿。

我骑着破自行车,我的妞儿是她们里最漂亮的。

有钱人包yang女人,我能让女人心甘情愿地跟我。

她们都是自愿的,自愿懂吗?”

题安听着宏明满口污秽,他忍着怒火问道:“你是怎么让她们自愿的?”

宏明笑,“想知道啊?好,教教你啊。

拿榛苓来说吧。

我也会画画,但我没钱上大学。

我画得不比他们美院的人差。

但这就是命,我在大街上摆摊,给人画像。

十块钱一张。

那天下雨了,我收拾我的画具。

榛苓路过,给我打伞。

我一看,这种类型我还没搞过。

不知道啥滋味。

之后我就经常去她们学校找她,给她带点不值钱的小玩意。

女人啊,其实很好搞定,几块钱的东西,她们就心花怒放。

尤其是榛苓那种女人,什么好东西都见过了。

路边的狗尾巴草和野花编成的戒指反而能让她眼前一亮。

但我就是不说喜欢她,我得吊着她。

我跟她说自己没钱没势,她那么好的条件适合更优秀的人。

我的语气中带着宿命般的悲伤。

我这么说,更能激起女人靠近的决心。

女人更会义无反顾。

榛苓说没关系,有爱饮水饱,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一切都足够了。

那天我们在我的小破工具车里,看了露天电影,她跟我讲了她的病。

我心里暗自发笑,‘呦,推心置腹上了?

咱俩就是一阵儿,你的病和我有啥关系?

只要不死我手里就行。

我只关心你能不能干的了那事。’

但我得往有情有义、天长地久里说,我说:‘我可能不像别的男人那样优秀,有钱,但我有一颗真心,这颗不值钱的真心,是我最值钱的东西。’

我心里笑了一下,这些话熟悉得我倒着都能说出来了。

女人都吃这套。

尤其是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那,更好使。

榛苓一张白纸,没谈过恋爱,糊弄简直不需要技巧。

马上榛苓就流着泪,斜着靠在我的肩头。

那天的电影是我特意选的,泰坦尼克号。”

题安皱眉,看着面前无耻下流的男人,他问:“你不觉得那些女孩的真心真意和义无反顾很可贵?”

宏明大笑,将烟头直接碾在了桌子上,桌子上是一个个烟熏的焦圈。

混着没收拾的外卖袋子,油腻肮脏。

题安不想再跟他多话,他只需要明确在榛苓死亡事件中,宏明需要承担的责任。

题安问:“你在明知榛苓有病的情况下,和她争吵的时候,有没有故意刺激她的行为和语言?”

宏明打个哈欠,“开始套话了是吧?

我是说了些话,但谁分手时候的话好听?

就凭这些,给我定不了罪吧?”

题安说:“你说什么了?”

宏明笑,“嫖ji还要钱,嫖你是白嫖。”

题安强忍着怒意,他问:“你说完之后,榛苓就倒地了是吗?”

宏明两手一摊。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说完就回屋了。”

题安说:“你后来看到榛苓呼吸困难,为什么不叫救护车及时救助?”

宏明说:“我本来拿出手机要叫救护车,但我看她那样儿,也等不到救护车了。

唉,真麻烦,早知道不沾她了。

沾了甩不掉,还死了,真他妈晦气。”

题安走出宏明暗无天日,阴暗冰冷,肮脏龌龊的出租屋。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这个故事在城市里每天都在上演。

宏明平静坦白,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话让人心寒。

题安仿佛看见那些如花的女孩们,遇到自以为的爱情,不留余地、义无反顾地撞得头破血流。

满口说着爱的体贴细致的男人,带着不屑的表情说:“那是因为你蠢。”

有人带着满身的伤口离开,有人凋零在泥土中腐烂,还有的人付出了生命。

好的爱情是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世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整个世界。

勇敢但盲目。

那些“蠢”女孩们,为了一个人和全世界对抗。

她们躲进那些潮湿肮脏的出租屋中,吃着苦,甘之如饴。

她们嘴里念着先苦后甜。

她们不知道,一句先苦后甜,会让她们等了一年又一年。

她们捧着心恋爱,必然对他们的技巧恋爱毫无还手之力。

她们想了解他们的一切,他们的心,他们的爱。

但他们只想知道她们的身体和她们的,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是否善良遇上无耻,必然会输得一败涂地?

是否真心遇上假意,必然被伤害?

题安想起了榛苓父母说,榛苓是那么爱干净的人哪,她最后却死在臭气熏天的公共茅厕外。

山鸟与鱼不同路,错把路灯当月光。

题安看过榛苓的照片,她静静地画着画,眼瞳里是细细碎碎的流光。

多么美好的一个女孩。

义务人没有及时施救,明知人有致命疾病而用言语和行为刺激致人死亡,这些罪名都被宏明成功逃脱。

最终,法律还是奈何不了宏明。

他被人谴责,却无法定罪。

法律可以揭露罪恶,永远消灭不了罪恶。

几个月后,题安接到了一个电话。

宏明把那个出租屋里的孩子送人,然后收了五千块钱。

这个人渣,卖掉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的母亲在经历彻骨的绝望之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人人都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

但制造出更多人生遗憾的,往往是爱情......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5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