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56章 玩世不恭

第256章 玩世不恭


榛苓妈妈说:“苓苓三岁半,我们才回了国内。

她的这种病,是国外的医生确诊的。

医生说这种病无药可医,只能训练孩子永远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

我们从小悉心照顾着苓苓,活在随时可能失去她的担惊受怕中。

苓苓也很懂事,知道自己生病,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尽情快乐和悲伤。

从小到大,她濒死过几回。

每次都从鬼门关上活了过来。

没想到这次......”

榛苓的妈妈失声痛哭起来。

榛苓的爸爸握着爱人的手,也默默垂泪。

题安问:“那你们没有问榛苓的男朋友发生了什么事吗?”

榛苓的爸爸说:“我们一早就知道,那个男孩不能依靠。

那个男孩不是真心对苓苓的。

才短短几个月,他们就分手了。”

题安问:“榛苓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情绪太激动导致的心脏骤停?

你们有问过榛苓男朋友当时的情况吗?”

榛苓爸爸说:“我们问了。榛苓不愿意分手,可是那个臭小子说他有另外喜欢的人了。

我当时很气愤,给了他一拳。

可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何况榛苓已经走了,跟他纠缠太多又有什么用呢?

当时我们苦口婆心地劝榛苓,她的病不适合谈恋爱,更不适合和这样的人谈恋爱。

她当时说,她死都甘愿。

苓苓妈妈是哭着打开门的。”

榛苓妈妈说:“她当时对我说,她过往的人生,从来没有尽情地笑过。

她说如果能真心笑过,她甘愿生命就此驻足。

我舍不得她,可是我也心疼她。

心疼她小心翼翼地活着。

我想,就让她自己选择。

生则尽志,死则无憾。

我看到了她眼里的光,她是真的爱了。”

榛苓的父母相拥而泣,头顶的头发花白。

题安按照地址,找到了榛苓父母说的出租屋。

出租屋是老式的砖房,院子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门口的公共茅厕发出阵阵臭味。

出租屋的屋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题安迟疑地敲敲门。

来开门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题安问:“请问宏明是住在这里吗?”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婴儿,她的眼里都是血丝,“宏明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题安问:“您知道宏明在哪吗?”

女人说:“不知道,可能在哪个女人那里吧。”

题安问:“您是宏明的什么人?”

女人自嘲地笑了一声,“嗬,我是谁?

对啊,我是谁?

我算宏明的谁?

我只能算是他的一个歇脚处,歇好了他就又走了。”

题安问:“那个孩子......”

女人沉默几秒之后,“他不认。”

题安说:“您知道榛苓吗?”

女人指了指院子,“她就死在那里。”

题安惊讶:“榛苓死的时候,你在现场?”

女人说:“我就在这个屋里。

榛苓和宏明在外面争吵。

吵着吵着宏明回屋了。

榛苓蹲在外面哭。

榛苓后来晕倒了,我和宏明跑出去一看,她已经死了。”

题安问:“那么宏明和榛苓的分手,有您的原因了?”

女人说:“我已经要生了,我挺着肚子来找宏明。

我用肚子里的孩子要挟他,如果不管我和孩子,我就去公安局报警,告他强奸。

他没办法,就和榛苓提了分手。

其实,我知道,榛苓是个好女孩......

我曾经也是个好女孩。

但不幸的是,我们遇上了宏明。”

题安走到院子外面的时候,女人追出来,塞给题安一张纸。

“他可能在这儿。你去试试看吧。”

题安按照女人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城中村。

城中村里有很多写着按摩的小店。

题安走了进去,马上有年轻女孩围了上来,嘴里唤着大哥。

题安问一个女孩,“宏明在不在这里?”

这个女孩翻了个白眼,对着里间喊了一句,“晓红。干完活出来,有人要找你相好的。”

过了一会儿,女孩口中的晓红,整了整衣服和裙子从里间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晓红将男人送出门口,还给男人点了烟,亲昵地说让他下次早点来。

题安问:“你是晓红?你认识宏明吗?”

晓红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认识啊。你找宏明有什么事?”

题安谎称是宏明的朋友,找宏明有点事要谈。

晓红站在按摩店门口,用猩红长指甲指了指对面的一个房子,“喏,二楼最里面的房间。他应该在家呢。”

题安走进院子里,院子里有很多人,看起来这是城中村的群租房。

题安走上昏暗狭窄,散发着尿腥味和炒菜味混合的楼梯,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

他敲敲门。

过了一会儿,有人才来开门。

一个蓬头垢面,光着上身的男人站在屋里,对题安说:“你找谁?”

题安问:“你是宏明?”

男人说:“是啊,你是谁?”

题安说:“我是警察,我来调查榛苓的事。

能让我进屋说话吗?”

宏明挠挠头,从地上找到另一只拖鞋穿上,他对题安说:“哦,榛苓的事啊?

你进来吧。”

屋子里酒气烟味熏天。

墙角堆着很多的画。

题安开门见山地问:“榛苓是怎么死的?”

宏明喝了几口桌上的啤酒,“榛苓啊。她有病,她的父母没跟你说吗?”

题安说:“说了。但引起她发病的原因是情绪刺激。

你在明知她有罕见病的情况下,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吗?”

宏明说:“我好像说了点过分的话,因为我想尽快和她分手。

另一个女人肚子里怀了崽,她要告我。

我没办法,我得先搞定一个啊。”

题安拿出笔和笔记本,问宏明:“你不否认同时和多名女士有不正当关系了?”

宏明咧嘴笑,“我从来也没否认过啊。

警察同志,法律有规定不能同时谈恋爱吗?”

题安看着他的玩世不恭,冷冷地说道:“法律是没规定,不能同时谈恋爱,但道德有。

玩弄这么多女性的感情,你不觉得无耻吗?”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5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