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51章 硫酸溶解

第251章 硫酸溶解


题安说:“是啊,能隐藏十年,不露出马脚,反侦查能力不是盖的。

信息太少,想要做犯罪侧写,稍微有点困难。”

赵耀说:“还有一点疑问。

受害人的失踪地点。”

题安分析,“近两年翰兴市的天网监控系统已经很成熟了。

犯罪嫌疑人想要避过所有监控,找到盲区,掳走受害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或者她有交通工具,或者她的作案地点根本不在市区。

我知道了!”

题安恍然大悟,“无法做嫌疑人侧写。

但可以做受害人侧写。

受害人不是在城区的街道被掳走的,而是主动去到没有监控的城区周边,而被杀害的。”

赵耀说:“这就通了。

一下能解释几个问题。

一是没有监控。二是尸体处理。三是尸体掩埋。四是没有目击证人。五是嫌疑人的生计问题。”

题安说:“受害人是靠捡拾废旧垃圾卖到垃圾回收站的流浪人员!

那么嫌疑人,就是垃圾回收站的人!

垃圾回收站的大量垃圾堆放,是掩人耳目的最好场所!”

赵耀说:“如果她十年中不仅杀害了一个人,这些人的尸骨又从未被发现,那么受害人的尸骨,现在都在垃圾回收站的某处。”

题安第二天在地图上找到了郊区的一个垃圾回收站。

怕打草惊蛇,题安和梁落两个人出动,开车到达了这个垃圾回收站。

正值盛夏,垃圾回收站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味儿。

这时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题安和梁落迅速躲到了一堆废纸山后面。

题安定睛一看,屋里出来的,和照片上的尤桔有几分相像。

那女人手提一个篮子,朝着垃圾站后面的山坡上走去。

题安和梁落对视一眼。

梁落悄悄跟了上去。

题安从屋前绕到了屋后。

屋后有一个铁皮盖着的池子。

池子有两米见方。

题安一打开池子上面的盖子,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他的脑门。

题安戴上手套,取了一点池子里面的油状液体。

倒在了旁边的一根树枝上。

几秒种后树枝表面脱水碳化,变黑腐蚀。

是浓硫酸!

浓硫酸只有一点点淡酸味,如果有这么刺鼻的味道,那么这里面一定已经溶解过东西。

池子的底部有很多发黑的絮状物。

题安拿出便携式生物检材发现仪。

对硫酸池子周围做了探照。

到处残留的血迹触目惊心。

抓人回去问询的证据够了。

题安正要进屋子勘察。

梁落打来了电话,电话那边的梁落小声说:“后山有公墓,嫌疑人去公墓拿祭品。

队长,嫌疑人正在往垃圾站走去,大概距离你一百米。

请注意隐蔽。”

题安一看,尤桔已经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题安对梁落说:“我已经发现血迹。

你可以先控制住她。

我对屋内做进一步勘察。”

题安走入屋内,屋子里的设施简陋,散发着发霉的味道。

屋内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

一个木板堆起来的置物架。

墙上挂着一张日历,日历上用红笔画着圈。

题安打开桌子抽屉,里面有一堆有零有整的现金。

有十几张身份证,银行卡等东西。

题安拍照,将这些东西放入了证物袋。

屋内没有血迹产生的荧光现象,但题安在床下的一双鞋的鞋底,发现了血液荧光。

题安推测,屋外和脚底的大量血迹说明,受害人是遇害后被推进硫酸池处理掉的。

如果要找到凶器,就要对垃圾场进行地毯式搜寻。

题安给物证科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物证科的同志拿着专业的仪器赶到。

带着血迹的铡刀在一堆垃圾中被找到。

大量的带血衣物和鞋子也被找到。

问询室。

题安问:“这么多身份,我该怎么称呼你?”

“随便。”对面的嫌疑人满不在乎。

题安说:“你的本名叫尤桔对吗?”

“是。”

题安问:“后院的硫酸池是用来干嘛的?”

尤桔的目光丝毫没有躲闪,她甚至在笑:“垃圾站的硫酸池能干嘛用?

当然是溶解垃圾啊!”

题安问:“难道不是处理尸体的地方吗?”

尤桔说:“你有证据吗?”

题安拿出一张纸,放在尤桔面前,“浓硫酸能将人的身体组织,包括骨头全部溶解掉。

但不幸的是,受害人里有人有严重的胆结石。

我们从硫酸池里找到了一块人体胆结石。”

尤桔笑,“所以呢?枪毙我?”

题安冷然直视尤桔:“所以呢?

承认杀人吗?

杀了多少人?”

尤桔掰着手指算了算,“哎呦,具体几个数不清了。”

题安问:“杀的都是什么人?”

尤桔说:“活着不如死了的人。”

题安目光冰冷,“你是怎么判定他们死了比活着更好?”

尤桔拢拢头发,凑过来神秘兮兮地对题安说:“我能看到他们肩膀上的火。

肩膀上的火灭了,证明他们阳寿尽了。

我就帮他们一把,送他们上路。

他们还得感谢我,帮他们处理掉尸体。

要不然尸体发臭生蛆,连垃圾都不如。”

题安说:“我们调查到你从高中毕业后,就接手了你父母的垃圾处理站。

你父母呢?

为什么也查不到任何信息?”

尤桔有点不耐烦,“不是说过了吗?

他们的阳寿尽了。

怎么还问?!”

题安诧然,“他们也消失在硫酸池了吗?”

尤桔没回答,她嘴里发出不屑的声音。

题安问:“莫莉呢?难道莫莉也是因为阳寿尽了,被你推进了硫酸池?”

尤桔说:“嗯。对喽。

她很荣幸,她是第一个。”

题安问:“你看着人在硫酸池里的样子,不觉得残忍吗?”

尤桔哈哈大笑:“人死了变成烟飞走多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题安问:“你为什么要砍下他们的手指?”

尤桔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过生日啊!”

题安想起了赵耀的猜测。

他问:“你将受害人的手指,插在蛋糕上当许愿蜡烛,是吗?”

尤桔笑:“你怎么猜到的?

看来你的脑瓜子挺好使的嘛。”

题安问:“为什么是三根?”

尤桔说:“刚夸了你,你看你又犯糊涂。

三根才能请来神灵啊!

许愿才能如愿啊!”

题安严肃地问:“你许的什么愿?”

尤桔用手指在唇边嘘了一声,“说出来就不灵了。

愿望只能让神灵一个人听。”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5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