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48章 沉冤得雪

第248章 沉冤得雪


题安问:“贾贵说什么了?”

杨福说:“贾贵问我,记不记得王瘸子给我们讲的故事?

很多年以前,村里在后山挖出一座古墓的事?

我说我记得。

我和贾贵一个村,是从小玩大的。

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听村口磨盘上的王瘸子讲故事。

王瘸子有点疯疯癫癫,但是一肚子奇闻怪事。

有一天王瘸子就给我们讲,大概我们的爷爷辈那会儿,村里挖出一座隋朝古墓。

我们问隋朝是什么朝?

男人扎辫子吗?

女人裹小脚吗?

王瘸子没理我们,接着给我们讲隋朝的古墓。

古墓里面葬的是一个贵族有钱人。

村里面的人,就把里面的陪葬品给瓜分了。

大家都不明白那些陪葬品有多值钱,只是当个生活的物件儿。

有当米缸的,有当尿盆的,有的当牲口的石槽。

这时候就有小孩喊了:‘王瘸子你说假话。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我爷爷有古代的宝贝?’

另一个小孩反驳他:‘我家有,我家有。

我爷爷的夜壶就是一个宝贝。

上面画着花花绿绿的图案。

我问过我爷爷。

我爷爷说那是地底下的东西。’

王瘸子讲完这个故事,我们又叽叽喳喳地吵着他讲鬼故事。

我吐了一口烟圈,对贾贵说:‘记得啊。王瘸子给咱们讲了挖出隋朝古墓的故事。

我们都当笑话听了。

后来不是来了很多,说着叽里呱啦外国话的外国人吗?’

贾贵就说:‘那些外国人干嘛来了,记得吗?’

我就说:‘记得啊,收破烂。’

贾贵说:‘他们不是来收破烂的,他们拿走了我们从古墓里拿出来的宝贝。’

我说:‘人家给了好多钱呢!’

贾贵苦笑一声:‘但是那些宝贝,是文物,是咱们国家的。

我们就用两袋米,一桶油,一只牲口的价钱就把它们卖了。’

我还是不知道贾贵什么意思,‘是啊,留着这些破烂也没什么用,外国人给的钱不少了。

要不是外国人的钱,我连小学都念不起。’

贾贵说:‘我上学的钱,也是我爷爷卖了几卷书画换来的。

我们家还吃了一个月的白面和鸡蛋,吃了几顿肉。’

我就说:‘怎么啦?这不是挺好的吗?

怎么莫名其妙提这些?’

贾贵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火星。

他说:‘我当时也觉得真好。

几卷我们还把它撕掉做厕纸的破玩意,能让我们全家吃上了饱饭,吃上了鸡蛋,吃上了肉。

甚至上了从来没敢想的小学。

但你不知道,你去了外村姥姥家。

我们村里来了两个人,他们穿戴斯文,看着就很有文化。

他们没有借住老乡家。

就住在村口大树下的长条石头上。

我很好奇,就偷偷跑过去看。

他们吃着白馒头,白开水咸菜就是一顿饭,睡觉就直接躺地下。

当他们走到后山找到那个古墓的时候。

两个人很兴奋,立刻拿出了照相机,图纸,本儿什么的准备记录。

其中一个人看到了我,笑着给了我一支钢笔和一颗糖。

我吃着糖告诉他们,这个墓早就被挖空了。

当时他们两个瞬间发白的脸,我现在都记得。

他们开始找已经被掩埋的墓室入口。

从古墓出来之后,他们问我知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去了哪里?

我就把外国人几年前,来我们村里收购东西的事告诉了他们。

他们慌忙在村里进行走访。

确实,家家户户的东西几乎都已经卖了。

我记得两个大男人,蹲在村口大树下,哭得泣不成声。

我走过去对他们说:‘你们是因为没有挖到宝物哭吗?’

其中一个人抬起头,我看到他眼里红红的,布满了血丝。

他说了一句话:‘那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是我们国家的东西。

那些外国人,他们是小偷!

他们是小偷!

这是民族悲剧,民族耻辱!’

我不知道他话的意思,只记得那时村口起了一阵风,太阳落下了,天边的云在滴血,我心里一阵悲凉。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那两个人,我才知道,他们是来考察古建筑和登记文物的教授。

我们村后山的那座墓,是隋朝一个文官的墓,里面有很多有研究价值的陪葬品和他收藏的一百多卷古书。

我们的动荡时代,外国人有组织有预谋地搜寻散落民间古籍古物,拿到了他们国家。

我们国家的学者想研究,要去人家的博物馆里‘参观。’借人家的复印本。

我小时候对那件事印象特别深刻,所以虽然没有文化,但我会找这方面的书来看。’

我看到贾贵说完,眼睛了有了泪。

我就笑他:‘你没病吧?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贾贵岣嵝着身子,重新披了一下衣服,对我说:‘反正我要去举报。’

我想,就是他的倔性格害了他。

非要举报,非要举报,好嘛!

把命搭进去了。”

题安静静听着杨福描述着贾贵那天晚上和他说话的场景。

一个老实巴交,喘气都不敢大声的农民,在说出一定要举报时,眼里发出的光。

他没有去过大英博物馆。

他不知道那些文物的下落。

他不知道大英博物馆的厕所里,用中国古代的珍宝做装饰。

他不知道外国人说,zhong国人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文物时的傲慢。

他只是凭着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听到的那段话,唤醒了本愚昧的灵魂。

他的灵魂变得高贵,不再平凡。

通过题安对贾贵发现墓里文物的暗中调查。

抓获了破坏古墓,倒卖文物的包括建筑公司老板在内的六名犯罪分子。

建筑公司老板对于自己授意手下杀害贾贵后,伪造死亡证明,买通火化工毕财焚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接着,题安通过他们的交代,追踪文物去向。

几个月后,海关破获了一起重大文物走私案。

抓获犯罪嫌疑人多达两百人。

包括几个省的重要官员。

走私文物的人交代,将国内的文物走私到国外,只需要干个几笔,这辈子就可以躺平享受了。

犯罪分子用倒卖文物的钱,将自己的住所装修得极致奢华。

公安机关在抓获他们的时候,豪华的别墅里还传来阵阵笑声。

老舍说过一句话:“我要写一部最悲最悲的小说,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6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