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47章 发现秘密

第247章 发现秘密


题安问杨福:“你们发现了什么秘密?”

杨福说:“我们土方队在施工的时候,挖到了一个古墓。

是我和贾贵最先发现了古墓的台基和入口。

我们甚至发现了很多散落的陪葬品。

贾贵说他看过新闻报道,很多埋在地下的东西一遇空气就毁了,所以我们俩赶紧趁人不注意,又掩埋了起来。

我和贾贵找到工地负责人,想让负责人联系政府部门,上报国家这里挖掘出了古墓。

工地负责人连忙关住门,问我们两个,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我们说好像没有了,当时发现墓地的时候是快下工,人们都准备休息了。

工地负责人让我们千万不要声张这件事,因为一旦施工现场挖到古墓,就要上报。

上报之后考古人员会来挖掘。

挖掘开始,我们的工期就会无限期延长,我们的工钱一时半会也拿不到。

我当时答应了,因为我家里还有残疾的儿子。

我的工钱是一家人的指望。

但贾贵却拒绝了,他说文物是属于国家的,如果不上报,私自掩埋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负责人连忙说:‘你看你,怎么会坐牢呢?

咱们的老板那是上下都有关系的。’

负责人我们点了好烟,然后请我们坐,最后承诺事后会给我们好处费。

我拉拉贾贵,我觉得差不多得了,不声张对谁也有好处。

贾贵那人的脾气,和驴一样,倔强得很。

他不肯让步,说如果公司不上报,他就自己上报。

负责人没办法,只能对他说,这个工程是公司的,要由公司来报。

谁知负责人只是搪塞我们。

当天晚上我和贾贵出来小便的时候,发现二期有灯火闪了闪。

贾贵要跟上去。

我让他别管闲事。

如果人家去挖古墓,工地是人家的,古墓里面的好东西归人家也是应该的。

我劝他,咱就是受苦的命,不要想那点外财了。

贾贵没解释,非要跟上去看看。

我没办法,就和他悄悄摸到了二期,躲在土堆后面。

建筑公司大老板亲自来了,他指挥几个人很快就挖开了古墓。

他们留了两个人在外面望风,其余人通过墓道进去了。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出来了,推了整整一推车的陪葬品。

跟着老板的几个人,每个人都分到了一样陪葬品。

我们听到他们说:‘外国人对咱们这些老玩意儿很感兴趣,如果卖到国外,这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老板警告他们,‘拿了东西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别他妈到处嚷嚷,从今往后,把嘴都给我缝好了!’

其他人赶紧赔笑,点头答应。

负责人问老板,古墓里面拿不走的东西已经毁了,但这个古墓怎么办?

老板说,‘明天让工人们都去一期。

你们把这个古墓整个挖了,然后填平!

挖出古墓走漏风声,这个二期还不定什么时候能完工。

完不了工就拿不到钱。

那帮考古的能磨蹭好几年。

对了,你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人,来二期做探测,看看只有这一个墓,还是墓葬群?’

他们走后,我和贾贵偷偷进入古墓。

古墓里的陪葬品已经被洗劫一空。

壁画上被泼了油漆。

地下散落着无数陶瓷的碎片。

棺椁被打开,尸骨被扔在一旁。

石雕的脑袋都被砸了下来,身首异处。

我咒骂了一句,在一片已经是废墟的墓室里寻找,看还有没有他们拿剩的宝物。

贾贵没有跟着捡,他摸着被毁坏的石雕,说了一句:‘我一定要写信举报。’

我劝他:‘你别无事生非了,负责人承诺事后给咱俩一点好处费。

我觉得咱俩就闭嘴吧。

说到底,这件事也跟咱俩没关系,别惹公司了,人家钱多势力大,会怕你一个小小农民工的举报信?

咱们算啥?还举报人家?说出去也不怕遭人笑话!’

贾贵那个人虽然倔得像驴,但是人老实,话少又胆小,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怂包一个。

所以他没说什么,我也就觉得他只是那么一说,他不敢怎么样的。

我们这种人,已经习惯了听人的话,这一次贾贵怎么敢不听话呢?

他们一大家子等他养活呢。

我们从古墓出来,就回宿舍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们在一期工地干了一天活儿。

第三天,贾贵就死了。”

题安问:“事后建筑公司有找过你吗?”

杨福说:“找过,但负责人没提贾贵的事,他把当时承诺的好处费给了我。

给了我双份,说是贾贵死了,这一份就归我。

一共给了我两千。

不过我回了家乡,就把贾贵的那一千块钱,让我婆娘送到了贾贵家。

拿死人钱是要折寿的。

后来我越想越不对,怎么这么巧呢?

我一阵后怕,那时正好我婆娘生病,我就赶紧拿着我的工钱回乡了。”

题安问:“你觉得贾贵死的蹊跷?”

杨福说:“是啊。贾贵平常身体挺好,没啥毛病。

而且他胆小,不会那么粗心大意不系安全绳不戴安全帽的。”

题安问:“你当时看到贾贵躺在血泊中,能看出来他哪里受了伤吗?”

杨福摇头,“看不出来,浑身满脸是血。”

题安说:“那贾贵在工地的遗物,谁收起来了?”

杨福说:“我和他在一块儿住。

我收起来了。

贾贵也没有多少行李。

后来公司来人都弄走了,说是要交给他的家人。”

题安说:“你再好好想想,关于贾贵,还有什么事情?”

杨福想了想,“没了,从挖出古墓到贾贵死,我都说清楚了。

不过......”

杨福问:“那天我和贾贵去外面抽烟。

他跟我说了一段话,我没听懂,都是些有的没的胡话。

我不知道这些话有没有用。”

题安说:“你说,所有能记起来的,都要告诉我们。”

杨福说:“那天我和贾贵去外面小便,小便完就蹲在宿舍外面抽烟。

我埋怨起了他白天和负责人犯倔的事。

贾贵就跟我说了一段话,很是莫名其妙,我也没搭理他,全当他说梦话。”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6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