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46章 逃命回乡

第246章 逃命回乡


题安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贾贵是土方普工,在二期工作。

他为什么坠落地点在一期的脚手架。

他当时正在做什么作业?”

建筑公司老板有一瞬间的哑口无言,他反应很快:“他当时在一期做户外喷涂作业。

花名表只是招募农民工时候的一个大致工种分类。

真正的工作还是要按实际情况来看。

一期缺人去一期,二期缺人就去二期。

很多农民工都是在不同工种之间来回切换的。并不是固定的。

警察同志,您可能不了解,这在建筑工地是很常见的。

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题安并没有相信他的话,“如果是这样的,不同工种之间的工资也是不一样的。

你们按什么给工人发工资?”

建筑公司老板脸色有点难看,他从办公室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袋子,推向题安,“警察同志,这是一点小意思,还望笑纳。

我跟您说实话。

建筑公司的账本吧,也不是完全按实际情况来的,工资也就是个大概。

那么多工人,怎么可能丁是丁卯是卯?

您说对吧?

说句冒犯的话,公安局也不可能把所有案子都破掉,总有破不了的案子,还有冤假错案。

大家都是人,不是神,怎么可能没有一点错误?

所以,还望您高抬贵手,不要追究了。”

题安用手打开袋子。

是十万块钱。

题安冷笑:“这十万块钱够打发十条人命了。

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行为,则构成行贿罪。

行贿金额超过一万元,应予以定罪。

我看看,十万元。

定罪是绰绰有余的。”

建筑公司老板知道题安不吃这一套,只能悻悻地将钱收了起来。

题安拿走了农民工花名表的复印件。

他知道,一期的工人出现在二期工地的脚手架上,这一点并不像建筑公司老板说的那样简单。

还有开具伪造的死亡证明,匆匆将人火化付之一炬。

除了怕引起社会舆论,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吗?

题安给林姐打电话,林姐听说人已经变成一堆骨灰之后,遗憾表示,一切线索都已经在大火中烧毁。

无论人是中毒死亡,还是机械性死亡。

经高温的火焰焚烧,都已经无法查证。

题安从花名表上,找到了和贾贵同乡进城务工的杨福的联系电话。

杨福在贾贵出事后,不久就回乡去了。

按照工程进度来说,除非是杨福有事,否则不可能中途返乡。

题安给杨福打电话,杨福对贾贵的事故闭口不谈,说完全不知道当时的事,是别人告诉他的。

题安问杨福:“为什么中途返乡?”

杨福说:“因为我身体不好,干不动了。”

题安又问:“贾贵的死有蹊跷对吗?”

杨福没回答,直接挂掉了电话。

杨福的态度,让题安更是觉得此事恐怕另有隐情。

题安决定出趟差,亲自去一趟杨福家里。

题安和梁落下了火车,又搭上了去村口的小巴车,经一路问询来到了杨福家。

杨福正在院子里喂羊,看到两个陌生人走进自家院里。

马上明白了是什么事。

他转身走回屋里,把门关住做出闭门谢客的态度。

梁落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杨老伯,你开开门。

我们是翰兴市公安局的,因为贾贵的案子来找你了解一点情况。”

杨福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走吧。”

任凭题安和梁落怎么敲门,怎么劝说,杨福都不肯开门。

题安和梁落只得无功而返。

他们走出杨福家的院子,正商量着先去贾贵家了解情况。

这时走来一个扛着锄头的农妇。

农妇见二人面生,又是站在自家门外,很热情地询问题安和梁落找谁。

题安问农妇,“您是杨福的什么人?”

农妇说:“我是她婆娘。你们是?”

题安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找杨福了解一点关于贾贵的情况。”

农妇说:“哦,贾贵啊。

我和贾贵的媳妇关系不错。

贾贵死后我常去她家帮忙,孤儿寡母的挺可怜。”

题安问:“杨福当时为什么突然返乡不干建筑了呢?”

杨福媳妇心直口快:“他是逃回来的,他怕被人灭口。”

题安连忙问:“灭口?因为什么事灭口?”

杨福媳妇正要回答,被杨福的一声怒喝吓了一哆嗦。

杨福怒气冲冲,“你这蠢婆娘,下地回来不回家,站在外面胡说八道什么?”

杨福媳妇小声嘟囔:“他们是警察......”

杨福快步走出来,一把揪起自己媳妇的后领,几乎是将她拎进了屋里。

题安和梁落已经窥见冰山一角,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他们拿着干粮,干脆就坐在了杨福院子里。

到晚上的时候,杨福终于打开了门,他没好气地说:“我说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要了解案子,去找建筑公司。”

题安决定将一军,“杨福,你是聪明人,因为当时你知道了贾贵死亡真相,作为同乡,凶手会怀疑贾贵和你有没有说什么。

所以你很识相地卷铺盖走人,就是怕你也像贾贵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我们但凡能找到你,找到你的家。

就是说明警方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案子。

你和警方合作,说实话将凶手捉拿归案,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

凶手知道我们找过你,即使你什么也没说,你也仍然是他们的威胁。

你懂吗?

凶手已经杀过一次人,就不怕再杀一次。”

杨福呆愣原地许久,终于他开口,“你们要保证我的安全。”

题安指指梁落:“好,保证,在案件侦破,真凶落网之前,我让这位同志留下来保护你们的安全。”

梁落也附和:“对,我会留下来保护你们,直到凶手落网,需要你出面作证。

你愿意作证吗?”

杨福看了看里屋的小孙子,咬了咬牙,“如果能保证我们全家的安全,我愿意作证。”

梁落拿出本准备记录。

杨福回忆:“贾贵是土方普工,在二期干活。

他出事的那天,负责人来二期喊他,让他去一期帮忙。

我也是干土方的。

我当时觉得有点奇怪,忙完手边的活儿就偷偷跟了过去。

结果......

等我过去的时候,贾贵已经躺在血中。

工地负责人没叫救护车,他说救护车太慢,他用自己的车送贾贵去医院。

我和另一个同乡想跟着去,负责人让我们去干活。

结果,当天晚上贾贵就被火化了。

负责人说,贾贵没救过来,直接从医院拉到火葬场火化了。”

题安说:“你觉得他是被害了,对吗?”

杨福说:“贾贵就是被人害了,因为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6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