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39章 我的一天

第239章 我的一天


赵耀心理咨询中心,迎来了新的来访者。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心理咨询中心,大家早都已经下班。

赵耀加了一会班整理了一下今天的病例。

他关掉走廊灯也正准备离开。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赵耀看到面色苍白的来访者,觉得她心理状态有点糟糕。

她需要帮助,现在。

于是赵耀将小姑娘请进了咨询室。

赵耀问小姑娘:“怎么称呼您?”

小姑娘小声说了一句:“宋词。”

赵耀微笑着说:“是唐诗宋词的那个宋词?真好听的名字。”

叫宋词的姑娘羞涩地笑了笑,说道:“谢谢您。”

赵耀说:“我想这么晚你到这里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有什么事情困惑到你了吗?”

宋词将包里的一沓病历递给了赵耀。

病历上写着医生的诊断:重度抑郁症,伴有严重的自杀企图和行为。

经吃药、电休克治疗效果均不明显。

赵耀看到宋词的手腕上,有斑斑的刀疤。

宋词拽了拽袖子,用袖子掩盖住了刀疤。

赵耀捕捉到了她的动作,微笑着说:“没关系,你自己主动来就诊,说明你有求救意识,这一点很好,也很重要。

所以没关系的,我们慢慢来。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好吗?”

宋词点点头,“我今天本来是要去自杀的。”

赵耀听到她的这句话,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只是平和地应答,“是吗?

据我所知,自杀并不好玩。

谢谢你改变行程,来到我这里,给我一个疗愈你的机会。

你也要谢谢自己。”

宋词说:“我本来想着,如果您这里已经下班了,我就直接去死。”

赵耀心里一惊,如果再晚一分钟,他可能就离开了心理咨询中心。

那么明天这个城市,又会多一具冰冷的尸体。

赵耀给宋词倒了一杯水,“先喝点水暖一暖。

我这里没有下班,说明这个世界不想让你离开。”

宋词点点头,小口抿了一点水,和小猫一样。

赵耀说:“那么既然你到了我这里。

我们就要做个约定。

在治疗期间,你不能有自杀的想法。

如果有,立刻先给我打电话,好吗?”

宋词嗯了一下,算是同意了。

赵耀问:“我们先不谈让你痛苦,想离开的部分,我们先聊聊,让你决定走进这里,寻求帮助的部分。”

宋词沉默,赵耀就陪着她沉默。

重度抑郁症患者的内心,每时每刻都充满着矛盾,开口倾诉的第一个字,都是弥足珍贵的。

大概有十几分钟之后,宋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怎么跟您说。

我给您讲讲今天我遇上的事,遇过的人吧。

我想,大概是他们,让我给我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赵耀说:“好。你慢慢说。”

宋词悠悠笑了一下,笑出一滴眼泪。

“今天早晨我把自己梳洗干净,准备再在这个世界活最后一天。

我先是去了便利店,想要买个三明治当早餐。

就在我呆呆坐着,嘴里嚼着我完全吃不出味道的三明治的时候。

店里面的服务员,给我桌上放了一瓶牛奶。

我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她面无表情冷冷地说:‘喝吧,快过期的。马上要扔了。’

我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从门口的玻璃反光中,看到自己两眼布满血丝,脸色苍白地像个鬼。

我像个行尸走肉一般走在路上。

路过自助取款机,我想进去取一点现金放在口袋,在我自杀后,当我的火化费。

弄脏了地面,我已经很抱歉了,不能再给别人添麻烦。

我将取好的钱和我的遗书放在了一起。

这时我听到身后一个女生的声音:‘哎,你连卡都没拿。’

我回头,一个漂亮的女生走上前将手里的银行卡递给我。

原来是我取完钱没拿卡。

我对她说:‘谢谢。’

她得意地笑了笑,冲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你是该谢谢我。

吞卡很麻烦的。’

说着她又返回了自助取款机面前。

我上了公车,刷公交卡发出余额不足的刺耳提示,我的脑袋嗡地一声。

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

后面的人也不耐烦:“你往前走啊!堵门口让不让人上车了?”

说着一步跨到了我前面,往车票箱里塞了两张一块钱。

我走到那个大哥面前,想用微信给他转钱,他不耐烦,‘你怎么这么麻烦!不用了!’

从公交车上下来,我去了翰兴市经贸大厦十八楼。

十八楼的窗户能打开。

我之前了解到,十八楼那一层,一直没有人租赁,所以人很少。

我站在窗台上,看着楼下,我想象着自己跳下去的样子。

我想,我摔落在哪个店铺门口,都是人家的晦气。

做生意遇上我这么个瘟神,会倒霉一辈子。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我的肚子被人踹了一脚,将我踹回了屋里。

接着一个人快速从吊篮里爬了出来,他穿着橘黄色的背心,戴着橘色安全帽,是擦玻璃的清洁工师傅。

他麻利地解下了身上的绳子。

跳进窗户扶起我,‘哎呀吓死我了。

你怎么啦?要跳楼啊?

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告诉你,不能在这儿跳。

我刚把玻璃和墙外的瓷片擦干净,你要跳楼蹭上玻璃和瓷片,我的工作就白干了。

去去去,回家去。

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

你把你父母电话给我。’

我流着泪告诉他,我没有父母,我的父母车祸死了。

他板着脸:‘没爹没妈值得炫耀?我也没爹没妈,我不也活得好好的?

死孩子,我看你就是因为没有爹妈,打你打得少,才嫌命长。’

他数落完我,就给警察打电话。

我假装上厕所,坐上电梯离开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我看到他,光着一只脚站在地上。

寒冬腊月,他在踹我前脱掉了胶皮鞋。

他怕伤到我......

我想我不能给别人再添麻烦,我决定晚上去跳翰江,让翰江里的鱼吃掉我的尸骨,这样我就能无声无息地消失。”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7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