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38章 汲汲于生

第238章 汲汲于生


老人第三次来,赵耀直接开启了深度催眠。

他在聊天中发现老人爱泡脚。

于是在老人躺在弗洛伊德榻上的时候。

赵耀让他放松,让老人想象着自己的双脚浸入了温暖的盆中,水漫过了小腿。

身体暖暖的,微微出汗......

温暖的感觉,让他的全身都在放松......

过了一会儿,老人就发出了缓慢均匀的呼吸声......

赵耀决定将泡脚盆换成温泉,“你的膝盖也浸入了这个暖暖的温泉。

你的担忧、你的恐惧全部从热气中蒸发走了......

你的整个身体都极为放松......

你抬头看了看天,很蓝......

温泉旁边是绿油油的草地......

你渐渐变得年轻......朝气......

你从温泉里出来,慢慢走到了一片温暖的热带雨林,拨过层层密密的树叶,你会看到一幅景象......

这幅景象,是你熟悉的地方吗?”

老人:“我不确定......熟悉不熟悉......但我好像来过这个地方......”

赵耀:“你看到了什么?”

老人:“村庄......

稻田......

坟墓......

水沟......

还有......一块石头......”

赵耀:“什么样的石头?”

老人:“长长的......那种长方形的......上面有数字......我看不清那个数字......”

赵耀皱眉,“数字是什么颜色的?”

老人:“是......红色的......嗯......是红色的......”

赵耀明白了,他试探地问:“这块石头是边境碑对吗?”

老人:“是......我不确定......”

赵耀:“碑的那边是哪里?”

老人:“是......越国......”

赵耀顿了顿,他算了算老人的年纪,大概知道了。

童年的老人站在边境碑前,看到了“那边”的景象。

赵耀缓缓问道:“这边是村庄,那边是战争对吗?”

老人:“是......”

赵耀知道了,在战zheng中什么残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

赵耀:“好,现在你慢慢走过边境碑......”

老人:“我......不敢......”

赵耀说:“没关系,去看看那边有什么?”

老人点头应着,“大人不让......我偷偷去......”

老人的头微微扭动了一下,皱了皱眉头,用孩童的语气描述:“有......村庄......狗叫......湖......老人......孩子......火把......土坑......很多人......哭......笑......”

赵耀:“你看到有很多人?”

老人:“是的,很多人。”

赵耀:“他们在干什么?”

老人:“他们......在砍头.....”

赵耀:“砍谁的头?”

老人:“婴儿......”

赵耀悚然,老人在小时候可能目睹了边境那边村庄的杀婴行为,从此有了心理阴影。

赵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人不断重复起了三个字,“杀首子......杀首子......他们在杀首子.....”

赵耀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脊髓直冲脑壳,他知道所谓的“杀首子。”

就是部落里每个家里生下来的第一个孩子,要被杀掉,同时被族人分而食之。

一方面的原因,是以前的人们,认为将头生子献给鬼神,可以得到神灵的庇佑。

庇佑以后这个家族,会出生更多的孩子,他们会平安长大。

杀首子又叫宜弟,就是对以后出生的孩子,家族子嗣的绵延都有好处的意思。

第二个原因就是源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的时期,衍生出的特殊风俗。

在母系氏族社会,一个女性可以和多个男性繁衍后代。

在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的过程中,男权迅速崛起,女性成了男性的战利品和附属品。

男性开始要求女性的贞洁。

掠夺回别的部落的女子,为了保证自己家族血统的纯正,男性族人会杀死男子妻妾所生的第一个孩子。

确保血统的纯正,孩子都是自己的。

无论是因为什么,杀首子都是极其残忍和灭绝人伦的一种风俗。

但这种风俗,已经在历史的变迁中销声匿迹,即使是边境落后的部族,也不太可能延续这种风俗。

那是因为什么呢?

在历史中被淘汰的惨绝人寰的风俗,为什么会重新上演?

除非......

赵耀恍然大悟,战争!

越战中的大量男丁去打仗,女人守村庄。

幸存者回到家乡,为了保证妻子所生孩子是自己的,而非敌人的。

第一个孩子要被杀掉。

老人的潜意识牢牢记住了这血腥恐怖的一幕,他的潜意识为了保护他,将这段记忆封存。

老人这时的腿猛地动了一下,“头!头!滚过来了!

啊!!”

赵耀知道潜意识在抗拒催眠了。

潜意识和催眠在争夺意识的控制权。

为什么老人一直说‘我不是哥哥,我是弟弟。’

那是因为那一幕对他产生的心理冲击,他怕自己被杀掉,虽然他不会被杀掉。

但在孩子的概念中,一旦符合一个身份,就会承担一个后果。

这是属于孩子的逻辑。

赵耀开始引导。

“我数到三,你将从梦境里面出来,并且不会记得......”

老人慢慢睁开眼睛,“我睡了一觉?”

赵耀说:“是,你睡了一觉。”

老人问:“催眠什么时候开始?”

赵耀说:“催眠已经结束了。”

老人:“结束了?我说了什么?”

赵耀:“你什么也没说。你就是被小区里挖出的骷髅吓到了。

这样吧,我建议你搬家。

搬家之后定期来我这里做心理治疗。

我已经了解到你的症结所在。

相信如果坚持做心理治疗,你将会慢慢好起来。”

老人感激地走了。

赵耀看着老人蹒跚岣嵝的背影,他的阿尔茨海默症正在慢慢吞噬他的脑细胞。

他终究会忘掉一切。

在忘掉一切之前,他需要平静。

赵耀要做的,就是让他平静。

直到忘记那一天真正到来。

心灵的震颤就像是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的那只停留在花朵上的蝴蝶。

微微鼓动了一下翅膀。

全世界刮起一阵飓风。

人们看到了飓风,却不知道它源于一场薄如蝶翼的震动。

大概心理师就是这样的职业,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只为找到那只蝴蝶。

放走冰冻的蝴蝶,终止精神世界的飓风。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在心理师的眼里,他们都一样。

汲汲于生或者汲汲于死,灵魂会记得一切。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7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