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36章 能看到鬼

第236章 能看到鬼


赵耀问:“现在他们在干什么?”

老人说:“他们在翻你的书柜。”

赵耀:“他们在找东西?”

老人:“是的。”

赵耀问:“他们在找什么?”

老人:“头。”

赵耀惊讶,“他们在找他们的头?

你看到的鬼魂,都是没有头颅的吗?”

老人点头,“都是些无头鬼。

我找过一个道士,他能看到我的前世,是一个专门砍头的刽子手。

所以这辈子有很多无头鬼来找我,问我要他们的头。”

赵耀:“你能和他们对话?”

老人:“不能对话,但我能听到他们,边找头,边问我把他们的头藏哪儿了?

有几次我给他们跪了下来磕头,说上辈子做的事,我真的不记得了,求他们行行好,放过我不要再缠了我了。

不管用,他们还来。”

赵耀:“每次来的人不一样吗?”

老人:“不一样。虽然他们没有头,但穿着打扮不一样。”

赵耀:“听声音有认识的人吗?”

老人:“没有认识的人,声音都陌生得很。”

赵耀:“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能看到这些无头鬼?”

老人:“几年前吧。那天我在过马路,绿灯亮了之后,很多人一起过人行横道。

这时有个穿着花裙子的女人,走在我的前面。

我听到那个女人幽幽地说:‘你看到我的头了吗?’

我突然就出了一身冷汗。

我抬起头一看,她的肩膀上空荡荡的,没有头!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我也不知道怎么迈开脚步,走到马路对面的。

从那以后,我经常能碰到找头的无头鬼。

前几次我抓着身边的人指着无头鬼。

别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因为他们压根什么也看不到。”

赵耀问:“你仔细想一想,几年前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老人摇头,“没有发生过。”

赵耀看了看时间,“今天的问诊先这样,下次您来的时候,拿上您的身体检查报告。”

赵耀喊助理苏珊:“带老人去预约下次的咨询时间。”

老人有点意犹未尽,感觉一肚子的话,只说了一半。

他有点不满地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在赶我走?

你心里一定在说:‘这么个老不死的,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赵耀说:“您多心了。我不会对任何来访者有您所说的不耐烦的情绪。

无论他的症状,听起来有多么离奇。

在我看来,一切症状的出现都是合理的。

让您下次约时间再来,一是因为您今天没有预约,下一个来访者马上就要来了。

二是因为我对您足够重视,我要好好想一想,您的问题可能出在哪里?

下次咨询会更有效率。更能有的放矢。

心理咨询不是做手术,哪病切哪,手到病除,而是需要一个过程。”

老人对赵耀的解释没有反感,他点点头,默认了赵耀的说法,跟着苏珊去重新约时间了。

赵耀在一天的接诊结束后,在办公室研究今天早上来访的第一个老人的资料。

陈年敲敲门,“还不下班?研究啥呢?”

赵耀说:“年哥,你说,头颅所代表的心理学含义是什么?”

陈年走进赵耀办公室,“头颅是高等生物的指挥所。是一个生命的象征。”

赵耀问:“那身首异处呢?”

陈年说:“你是说砍头?”

赵耀犹豫,“虽不准确,但也可以这么说。”

陈年说:“砍头是古代一种终极的统治暴虐,能让人产生权利感。

如果是现代社会,就是变态的快感。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关于身首异处的来访者一定是个老人。”

赵耀笑,“为什么是老人?”

陈年说:“砍下头颅代表的生命消逝和心脏停止代表的生命消逝,带有非常明显的时代特征。

如果你的来访者是个年轻人,他心中隐射的生命终结,一定是现代意义上的生命终结,也就是心脏停止跳动。

只有带着浓厚的历史,身处过社会动荡,或者自己目睹过,或者听自己的家人提起过,或者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带着那个远去时代的烙印的‘砍头’,代表生命的终极消逝。

那个时代的法律是旧法,带着统治者的意志,统治者会用最恐怖的刑罚来震慑群众,所以砍头是那时候的首选。

但现代文明社会,法律本身就是一种震慑,不再需要这么令人恐惧的方法,出于人道给犯罪者最后的尊严,砍头自然退出了历史舞台。

相关影视剧中也禁止有血腥场面出现。

现代人对于砍头很熟悉,但它早远离了现实生活。”

赵耀拍手称赞:“年哥的分析有理有据。

是的,来访者就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

他经常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无头鬼。”

陈年说:“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中?”

赵耀说:“现实中。”

陈年想了想,“引起幻觉的除了脑部病变,就是心理问题。

来访者能见到无头鬼,说明他对‘头颅’有执念,问题的症结所在也是‘头颅’。”

赵耀说:“是。他是几年前毫无征兆发病的。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陈年说:“任何病症的外化都是刺激的结果。”

赵耀同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今天老人来,我只是初诊。

两天后我会再详细了解老人的情况。

年哥你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查找本市近几年报道过的无头尸案。”

陈年说:“有什么收获吗?”

赵耀说:“近五年有三起无头尸案,均已破案。

还有一起是老旧小区改造,挖出了一个白骨化人头。

因为这颗人头年代久远,dna数据库里没有能比对的数据。

警方没有立案。”

陈年说:“但有一点,如果他真的杀了人,他的幻觉里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人找他要头?

难道他杀了不止一个?”

赵耀说:“我现在也不清楚那些人是从何而来的。

老人说都是陌生的人。

他不认识的人。”

赵耀说着撇向了电脑屏幕,他惊呼一声,“老人所住的小区就是挖出头骨的小区!”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7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