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34章 怒不可遏

第234章 怒不可遏


题安无奈,因为没有涉及到刑事案件,蛋卷爸爸虽然违法,但只是侵害了蛋卷妈妈的抚养权。

如果蛋卷妈妈执意不起诉对方选择和解,作为警察是无权强制立案调查的。

过了几天,刑警队办公室,林飒飒指着手机说:“蛋卷妈妈发布了视频,感谢警察同志帮她找到了孩子。

并对视频前一直关注此事的网友致谢。

称蛋卷只是贪玩躲进了柜子,并不是被人贩子或绑匪带走。

给各位家长带来的恐慌,她心里觉得很不安,希望此事到此为止。”

蛋卷妈妈素颜对着视频鞠躬。

蛋卷妈妈的视频被转发十几万次,有几万条留言,都是网友善意祝福的话。

题安看着视频,他总觉得不太对劲,蛋卷妈妈对事件的真相含糊其词,只是说蛋卷玩躲猫猫藏进了柜子,并没有说蛋卷爸爸带走她的事。

梁落看了视频,他倒是觉得蛋卷妈妈比较诚恳,“也许她不想说那么清楚,是因为怕引起网友对蛋卷爸爸的网络攻击吧?”

题安否定,“离婚的时候蛋卷妈妈的那篇小作文,引起的口诛笔伐为什么她就不在乎。

孩子爸爸一声不吭带走孩子,孩子被关在柜子里五十几个小时,反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乎起了蛋卷爸爸的声誉,这不是太蹊跷了吗?”

梁落说:“可是这种事情,监护人不追究,案子就是有再多疑点,我们也无权追责。”

题安看了看视频,“恐怕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如我料想的那样,他们玩弄的不仅是警方,还有法律和公众。

你查一下那天蛋卷妈妈离开家之后去了哪里?

还有她的通话记录。”

梁落几个小时候反馈了结果,蛋卷妈妈那天真的是去了工厂,因为工厂里有事情需要她亲自解决。

还有,蛋卷妈妈在接到警方说找到蛋卷的电话后,给蛋卷爸爸打了四十分钟的电话。

电话内容无法证实。

题安问:“蛋卷失踪后,童装工厂的生产都照旧吗?”

梁落说:“是,订单量急剧增加。

有很多网友通过蛋卷丢失的视频,了解到了蛋卷童装品牌。

蛋卷妈妈回工厂就是因为有几个大额订单需要她的签字。”

梁落说着将会计分录复印件给题安过目。

题安看了订单和会计分录复印件,他冷笑一声,“孩子失踪是2月1号。

1月15日蛋卷妈妈亲自去轻纺城签了原材料采购合同。

采购合同上的原材料是去年后半年的三倍。

莫非她提前就知道今年的订单量一定会大,怕原材料紧缺?

还是蛋卷失踪这件事,本来就只是她提高订单量的一个手段?”

梁落说:“如果真是这样,这样的妈妈也太遭人恨了!

蛋卷在柜子里呆了五十个小时啊!”

题安说:“还有那四十分钟的电话内容,也很值得怀疑,离婚的两人能聊四十分钟?

还是在孩子失踪的特殊时期?”

梁落说:“我明白了,我会密切关注蛋卷爸爸的账户变动。”

题安以案件回访为由,和赵耀到达蛋卷家。

蛋卷妈妈十分地热情,嘴里一直说着幸亏有警察同志的帮助,说题安是他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题安没有理会蛋卷妈妈的口是心非。

他给蛋卷妈妈介绍赵耀,说遇到这样的事情,孩子容易留下心理阴影。

让心理医生对孩子做一个心理疏导会比较好。

蛋卷妈妈有点犹豫:“其实不瞒您说,蛋卷之前有失眠的情况。

我带着她看过心理医生,当时医生说她确实有点焦虑症。

但不严重。”

赵耀问:“确诊之后有接受治疗吗?”

蛋卷妈妈低头不语。

题安和赵耀明白了。

蛋卷妈妈一直没有让她接受治疗,怕这种负面新闻损害蛋卷的‘公众形象’。

蛋卷妈妈说:“请求您二位不要把蛋卷的心理情况透漏给别人。”

赵耀忍着怒气,“我先和蛋卷单独聊聊可以吗?”

蛋卷妈妈打开蛋卷房间,蛋卷坐在窗台上,眼睛看着楼下。

这哪是一个这么大年龄孩子的正常状态?

从蛋卷家出来,赵耀对题安说:“蛋卷的焦虑症比较严重。

而且有了自残倾向。

蛋卷的焦虑症和抑郁症是一年前就确诊的,蛋卷妈妈没有带她治疗。

而是给她安排了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

通过聊天,我知道了蛋卷失踪的真相。”

题安问:“是她的妈妈和爸爸一起策划的是吧?

只为吸引到更多的流量。”

赵耀说:“孩子一直在保护她的爸爸妈妈。

怎么问都是说自己不小心钻进柜子的。

不是爸爸妈妈让她这么做的。

我用了一点方法,和她画画交流。

她写了一个数字,3。

我当时没有弄清楚三的意思。

后来通过引导,蛋卷亲口说,是爸爸妈妈和自己的约定,躲在柜子里三天。

不能自己出来,只能等爸爸妈妈发现她。

柜子里有吃有喝有毯子就是证据。”

题安气不打一处来,“这种人不配当家长!

即使孩子没出什么事,但五十多个小时啊,孩子在漆黑的环境里一分一秒是怎么熬过来的?”

赵耀沉默,半晌才说了一句,“她哭着说没有遵守和爸爸妈妈的约定,因为自己太害怕了。”

题安说:“经过这样的事情,孩子的心理问题是不是更会严重?”

赵耀说:“家庭环境是诱发蛋卷抑郁的主要原因。

你看蛋卷妈妈是因为孩子的心理健康,能放弃那么多捡钱机会的人吗?

她不会放弃那些机会来配合蛋卷治疗的。

她连孩子都能利用和拿来炒作,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因为抑郁症的缘故,她经常躲在黑暗的地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所以她妈妈就想了这么个办法。

她妈妈的品牌火了,蛋卷的知名度也有了,以后还有数不胜数的商业广告和代言。

这个孩子算是毁了。

她的心会以别人十倍的速度长大,衰老,死去。

她还未绽放就会枯萎。”

题安说:“这样的父母跟红了眼的赌徒一样,拿孩子一辈子去豪赌一场暴富。

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

监护权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最大的权利。”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7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