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18章 利欲熏心

第218章 利欲熏心


赵耀说:“当然,就因为你是心理师前辈级人物。

你的事迹行业内人人皆知。”

廖云梅说:“说我什么?

利欲熏心?不择手段?

你们一个个装什么清高?

我和你们的区别就是,我被发现了,你们没有被发现。”

赵耀说:“不尽然。

心理学上有句话,罪犯可以抹掉一切痕迹,唯独抹不掉心理痕迹。

同理,一个人如果做了坏事,痕迹是抹不去的。

总有一天会被发现,时间早晚而已。

因为有你的前车之鉴,后来心理界出台了很多规范心理师行为的规范条款。

您凭着一己之力就推动了整个心理界的规范化,法制化,您的名字会永垂不朽的。”

廖云梅不懂声色,但赵耀知道,她渐渐被激怒。心中怒火已经被点燃。

赵耀接着说:“廖心理师,你知道吗?

自从你将来访者游说自杀之后,整个翰兴市的心理就诊人数少了四分之一。

那些被心理疾病折磨的人,因为惧怕遇上下一个你,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又退了回去。

轻症拖成了重症,重症拖成了无解。

你岂止杀了一个人?

你这颗老鼠屎坏了心理行业的锅。”

廖云梅看着赵耀,“你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敢说你治好了从你诊所出去的每一个病人?”

赵耀说:“我不敢说治好了每一个病人,但我敢说,我治好了一部分人,治不好的我没让他们病情恶化。”

廖云梅说:“跟半吊子中医一样,开一堆药,吃不好也吃不死人呗。

心理学就是一个笑话。”

赵耀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廖云梅,并非完全是利用心理学敛财的人。

她对心理学是有敌对情绪的。

太可怕了。

一个自己都不相信心理学的人,竟然之前是资深心理师。

她做心理师是因为心理师是一份职业。

心理学在她那里,是一份手艺,是挣钱的工具。

她没有信仰,一丝也没有。

没有信仰带来的后果是可怕的,她当然不需要尊重来访者的灵魂。

每一个走进她心理诊室的人,在她眼里不是需要帮助的人,而是能带来效益的“客户。”

她像个旁观者一样,冷眼看着患者的痛苦,就像看着一个个笑话。

赵耀突然觉得脊背发寒。

这个行业里,如果有一个廖云梅,就有十个廖云梅。

赵耀说:“好,我告诉你我的理解,心理学不是一个笑话。

你是。

你从未真正成为过一个心理师。”

廖云梅问:“你知道罗森汗恩的实验吧?

八名正常人假装精神病人,全部确诊精神分裂。

同理,正常人和心理有病的人,本质上没区别。

心理学的开设,就是利用看似伟大的谎言来敛财。

你们都是活菩萨?

你们拿着以小时计费的高昂咨询费,来指责我的利欲熏心?

五十步笑百步。”

赵耀说:“好,让我来告诉你,我们和你的本质区别。

还有你的卑劣之处。

你这次下手的十几个人,都是你精心挑选过的智力低下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很快完成心理暗示。

你最恶的地方,不是你吃里扒外,拿了竞争对手的钱。

你最恶的地方,是你用心理暗示的方法,让他们的记忆被篡改,认为真的被何棋猥亵。

他们身体没有被猥亵,但他们的心理已经有了被猥亵的创伤。

你知道这些创伤,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是一辈子的吗?

你知道这些创伤,是一个家庭一辈子的创伤吗?

你知道要抚平这些创伤,需要多少心理师多少不断修正后的治疗方案吗?

你知道有些孩子不能被治愈,这辈子都会活在这样的阴影里吗?

他们是残疾人,已经被社会边缘化。

他的家庭保护不了他一辈子。

这个学校里教的技能,是他们走向社会,重新融入人群的唯一筹码。

也是他们在社会中的唯一价值。

当一个人没有了价值,他会被社会迅速抛弃。

被社会抛弃了的人,自我价值呢?

也许你会嘲笑,一个残疾人有什么自我价值?

他们有。

他们没有力量去守卫自己的尊严,但尊严能守卫他们。

他们外表内向羞涩,目光呆滞。

但他们心里一片纯净,有星辰大海,万物生长。

这一点,也许比你这个心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还要丰富。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我会一直找你的证据,直到你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是所有错误都能被原谅。

你不配得到原谅,你只配得到惩罚。”

廖云梅轻蔑地说:“就凭你?”

赵耀说:“不止我。我身后有无数心理师,我们会找到你的视频,一遍一遍分析你运用心理暗示的证据。

你记好了,是一遍一遍!”

廖云梅说:“其实你不适合当心理师。

你太善良。

如果轻易共情别人的痛苦,总有一天这些痛苦都会回到你的身上。

你会被压垮。

你以为你能救得了所有人,到时候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承认吧,只有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做心理师。”

赵耀说:“我刚上学的时候,老师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但从业多年,我对强大有了更深的理解。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

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而你,是最卑劣的怯者。”

廖云梅笑了,“世界上的弱者太多了,你的同情总有用光的那天。”

赵耀说:“用到哪天算哪天。

志同道合的人会接过来,继续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廖云梅显出轻蔑,“虚伪,幼稚。

你总有一天会向世俗投诚的。”

赵耀说:“我就在世俗里。我见过它的样子。它对我没有吸引力。

我被世俗绊倒过,当我一次次爬起来时,我终于发现,它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

孱弱的人会被它操控。

被它操控的人会变得更孱弱。

我不必向谁弯了膝盖。”

梁落走进审讯室,“队长。廖云梅平板里的视频找到。家里的不明现金被找到。”

赵耀起身,“廖心理师,我说过了,我要看着你受到惩罚。

我要去找证据了。

失陪。”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9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