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17章 发现漏洞

第217章 发现漏洞


画像师沈杰看了赵耀整理的心理治疗记录,对题安说:“确实有点不对劲。

孩子们的色彩感知,对光影变化的反应,对犯罪嫌疑人的线条肌肉身高等的主观感觉,惊人的一致。

这本身就是一个bug。”

题安说:“你和赵耀的推断是一样的。

可是这些推断,在法律上不能作为证据链上的证据。

还需要找出幕后的那个人。”

沈杰沉思半晌,“安哥我有个想法可以一试。

我和赵心理师联手。

由赵心理师对孩子们进行心理引导,描述出给他们暗示那个人的一点视觉特征。

我根据孩子们的描述,试着画出那人的轮廓。

这样缩小了调查范围,你们调查起来也能有的放矢。”

题安宽心一笑,“那再好不过了。”

沈杰和赵耀在进行了一个简短的方案交流之后,就投入了工作。

用了一周的时间,终于初见成效。

沈杰拿着一张肖像对题安说:“安哥,你看。

这个人在做心理暗示的时候,带着口罩,把自己的脸,捂了个严严实实。

但还是能从孩子们的描述中,大概画出他的面部骨骼形状以及眉、眼、口、鼻、耳、额、颧、颏的样子。

安哥你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我尽力了。”

题安拍拍沈杰肩膀,“辛苦了沈杰。

回家好好歇个周末。

晚上我请你吃饭。”

题安看到沈杰画出来的人像。

是一个女人,她颧骨高凸,鼻形尖细,额头饱满,眼下有一颗大大的泪痣。

题安连忙和手机里的残疾人学校员工照片进行对比。

画像和其中的一个员工,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契合度。

这个员工名叫廖云梅,是残疾人学校的心理室老师。

赵耀凑了过来,看着画像若有所思。

隔了一会儿,他说:“我想起来了,我说么,这个人这么熟悉。

廖云梅。

她之前也是一名心理师,因为违反了行业规则被没收了资格证,被心理协会除名。

没想到她躲在学校里,当了孩子们的心理老师。”

题安问:“廖云梅因为什么被除名?”

赵耀想了想,“好几年前的事了。

来访者是一个案件的证人,在廖云梅心理辅导之后自杀。

由于来访者事先签署了‘不自杀协议’,所以这份协议对廖云梅起了保护作用。

但调查人员事后发现,廖云梅的账户收到大额不明资金。

谁都知道这些资金和来访者自杀,以及来访者的证人身份脱不了干系。

但是没有证据,也无法起诉她。

只能由心理学权威机构出面,吊销了她心理咨询室的营业执照,没收了她的心理师资格证,永远不能再考取。

相当于是把廖云梅踢出了心理师行业。”

题安说:“这个廖云梅很可恶啊,为了钱能违反职业道德。

虽然法律拿她没办法,但她手上是有人命的。”

赵耀说:“是。心理师是一个新兴行业,相关法律也不是很健全。

让廖云梅钻了空子。

之后廖云梅就消失了。”

题安说:“教育部下发了通知,每所学校必须配备一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老师。

但很多学校的心理健康老师,根本没有资质,心理咨询室也是个摆设。

我想,是这个通知让廖云梅重新以老师的身份,回到了这个行业。

她这么做会不会在报复社会?

用心理暗示让孩子说谎,让家长恐慌,从而引起社会的恐慌。”

沈杰有点不同意题安的观点,“学校关了,廖云梅就没工作了。

她可能自砸饭碗吗?”

赵耀说:“可能。

廖云梅不在乎这份工作。

因为她一定收了别人的钱。

或者接受了别人提供的条件。”

题安接着说:“谁和残疾人就业培训学校有仇?

残疾人学校倒了,对谁最有好处?

它的竞争对手。

翰兴市还有一家残疾人培训学校。”

沈杰若有所思,“有道理。

所以廖云梅既收了竞争对手的钱帮着搞垮自己的学校。

又借此机会报复了社会,玩弄了fa律。

幸亏这个案子没有最后宣判,要不然何棋真的是要被冤死了。”

题安说:“那我现在走程序抓人。

抓回来审审看。”

赵耀说:“你申请我一起审讯吧,对付心理师,还得心理师。”

题安笑,“那敢情好。

哥们儿心里更有底了。”

审讯室。

廖云梅漫不经心地坐着,将抠下来的指甲油,在桌上摆成了一排。

题安和赵耀走进审讯室,坐在了廖云梅对面。

廖云梅抬头用眼睛瞟了一眼赵耀,她笑,“审我都用上大心理师了?

真够高看我的。”

赵耀问,“不,在心理师这一行,你比我有名。”

廖云梅重新低头摆动指甲,“赵大心理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过,有警局的关系就是好啊,还能申请参加审讯。

你坐在我对面,很有优越感吧?”

赵耀没否认,“我确实在你面前有优越感。”

廖云梅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你还真实诚。”

赵耀正襟危坐,“我有优越感是因为我心里坦荡。”

廖云梅讥讽,“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咱俩都是心理师,谁不知道谁那点把戏。

操控人心,就像操控机器人那么简单。

谁也没比谁高尚多少。”

赵耀说:“你说错了。

你觉得心理师的工作是操控人心,我觉得我的工作是治愈人心。

从本质上来说,我和你不一样。”

廖云梅看起来懒得废话,冲着桌上的指甲油吹了一口气,指甲油散落在了地上。

她伸开右手五指,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赵耀问:“又收钱了吧?”

廖云梅说:“你有什么证据。”

赵耀说:“你如果收了钱,一定有证据。

但我猜,你这次长了记性,不是转账,而是现金。”

廖云梅没说话。

赵耀说:“看来你心理学基本功没忘,知道沉默的人最难对付,因为别人无法轻易撬开他的嘴。”

廖云梅冷笑,“哼,基本功?

跟我说基本功?

我做心理师风生水起的时候,你还没毕业呢。”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299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