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08章 坠楼疑案

第208章 坠楼疑案


要判断是意外还是他杀,还需要进一步的判断。

题安询问一起在芭蕾舞教室练习的同学。

死者名叫唐棠。从四岁开始学习芭蕾舞。

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芭蕾舞比赛。

事发时,正是课间休息时间。

其余同学正在练功房里喝水聊天。

直到老师喊着继续上课。

大家才发现唐棠不见了。

接着,大家都听到了楼下的车辆鸣笛声和急刹车声。

老师跑到落地窗前一看,稀稀落落的人群围着一个躺着的人。

看不清楚人脸,但老师脑袋嗡的一声,因为她看到躺在血泊中的人,穿着芭蕾舞裙。

题安问同学们,“最近唐棠有没有异常的地方?

心情看起来怎么样?

有没有和人有过争执?”

有同学回忆:“唐棠本来话就不多,总是一个人默默地练习。”

另一个同学说:“唐棠今天跟往常一样。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看到唐棠坐在地上放松脚腕,喝了几口水,重新绑了绑松掉的头发。

然后独自去了卫生间。

但去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

还有一个同学说:“唐棠的家庭条件好,人又长的漂亮,舞也跳得好。

像个小公主一样,性格有点高傲,好像谁都瞧不上。

班上也没有能聊的来的朋友。

总是独来独往。

唐棠虽然没什么朋友,但也没有敌人。”

芭蕾舞整个教室是有监控的,只有更衣室和卫生间没有监控。

监控中显示,其实事发时候,并不只是唐棠一人没有回到教室,还有一个叫凌薇的女孩子也没有回到教室。

按路口的监控时间和芭蕾舞教室走廊的时间对比。

凌薇走出卫生间十几秒,唐棠发生了坠楼。

题安叫这个一直躲在角落没有说话的凌薇。

凌薇看来也是有点吓着了,她说:“我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

我看到唐棠站在窗前心事重重的样子。

但我没问她,只是洗了手自己离开了卫生间。”

题安问:“没有听到什么异响吗?”

凌薇摇头,“没有,教室里的音乐声已经响了,我没听到卫生间的声响。”

这时,同学之间发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梁落说:“请大家有什么话都在警察面前说。”

同学都低下了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问询结束,家长们匆匆将孩子们领了回家,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这时,一个个子比较低的同学,犹豫着拽了拽题安,“警察哥哥,我知道是谁杀了唐棠。”

她的妈妈脸一下白了,立马警告她不要瞎说。

题安制止了女孩的妈妈,让女孩说下去。

女孩说:“是凌薇。

我们要去省体育馆表演《天鹅湖》,实力上能和唐棠竞争白天鹅的,只有凌薇。

他们两人不相上下。

一直在暗中较劲。

唐棠死了,凌薇不仅能跳白天鹅,还能表演自己的独舞。”

题安问:“你们刚才就是议论这个对吗?”

女孩说:“是的。我们都怀疑是凌薇把唐棠推下了楼。”

题安接到了林姐的电话。

林姐说:“家属知道尸体拉到了这里。

不同意解剖。要带尸体走。

现在正堵在鉴定中心门口。”

题安说:“我知道了,我让刑警队的人过去协调。

你先告诉死者家属,死因不明,还不能领走尸体。”

林姐说:“说过了。不听。怎么也不肯让自己的女儿遭这一刀。

还说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不需要解剖。”

题安疑惑:“他们知道凶手是谁?”

林姐说:“嗯,一会儿说是芭蕾舞蹈培训中心的责任,一会儿说是肇事司机的责任,一会儿说是有人推了自己女儿。

反正是不让在自己女儿身上动刀。”

题安立马让梁落过去一趟,“你跟家属解释,责任的界定没有那么容易。

需要先找到死因,才能确定是谁的责任。”

梁落说:“我尽量。不过遇上对解剖有偏见的家属,思想工作是很难做通的。”

通过对案发现场所有物证的提取,并未找到有人推唐棠的证据。

在家属不同意尸检的情况下,局里让刑警队以自杀结案。

唐棠的家属不干了,在警局大闹,说孩子一直好好的,性格又乖又乐观,怎么可能是自杀,就是有人推的!

题安和物证科的人一再解释,没有被推痕迹,没有胁迫痕迹,按作用力是自己起跳的结果。

家属非要警局重新给个交代。

家属不仅在警局闹,也在舞蹈培训中心闹,去碰撞司机家里闹,甚至去凌薇的学校,当众抓着凌薇头发,一口一口喊着杀人犯。

局长亲自出面说服家属,现有的证据就是指向自杀。

家属突然要求,要尸检!

要给唐棠尸检!

要给女儿一个说法!

题安来到法医鉴定中心。

题安问:“林姐,怎么样?”

林姐说:“死者死因,高坠引起的颅骨骨折。

体内没有毒化物,没有胁迫痕迹,没有推搡形成的痕迹。

坠楼瞬间神志是清醒的。没有发现药物作用。

唯一的疑点,死者整过容。”

题安惊呆了,“什么,整容?这么小的孩子整容?”

林姐说:“是,至少动了鼻子。

还有,不知道割双眼皮算不算整容。

她割了双眼皮,开了眼角。

我看过一个报道,现在整容开始呈现低龄化。

容貌焦虑这股风,也吹到了校园里。”

题安问唐棠的母亲,知不知道孩子整容。

唐棠的母亲反问题安:“孩子整容和案子有关系吗?”

显然她是知道孩子整容的。

题安将尸检结果和现场勘查报告给唐棠的父母,“作为警方,对于唐棠的死亡,我们也很遗憾和痛心。

但现场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

题安还没说完,唐棠的母亲就歇斯底里地喊,“不可能!是那个凌薇!是那个凌薇嫉妒我女儿跳舞比她好,杀了我女儿!”

题安说:“我们对比了监控,凌薇走出卫生间的时间,早于唐棠坠楼的时间。”

唐棠母亲不依不饶,“那就是凌薇和我女儿说了什么!她一定说了什么!”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0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