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07章 治愈小丑

第207章 治愈小丑


就在叶落疑惑地询问妈妈的时候,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过来。

叶落的妈妈安慰他不要怕,自己坐下来抽血,量血压。吞下药片。

然后坐上了飞椅。

他知道妈妈的胆子很小,他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做自己不敢做的事。

后来他知道了,妈妈得了癌症,因为没有钱治疗,经人介绍参加了国外的一个新药研制的临床试验。

这项新药已经通过动物试验,测算得出了致死量。

需要有人在致死量的范围内,做各种试验,包括代谢时间,代谢方式,毒性,安全性。

尤其是在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的情况下,这种药的安全性有待验证。

注射的肾上腺素,无法模拟人体自身肾上腺素分泌,所以作为实验对象,叶落的妈妈坐上了飞椅。

每坐一圈,叶落的妈妈要下来接受身体的检查。

然后服药。

叶落在日记里写,怕高的妈妈坐了三十圈。

最后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人员,将脸色惨白的妈妈抬走了。

然后将实验费用给了叶落。

五百块。

他的妈妈因为身体条件符合,被分到了新药的实验组。

继续接受试药。

可是,癌症还是夺去了她的生命。

从此,欢声笑语的游乐场成了他的噩梦。

他永远无法忘记妈妈坐在上面的样子。

他揣着他妈妈留给他的五百块回到了学校。

可是,就是这么巧。

班长刚收齐的书本费丢了。

叶落被第一个怀疑,老师让他把书包里的东西倒出来。

五百块钱掉落。

他的偷钱行为被板上钉钉。

都要辍学了,哪来这么多钱?

要什么证据?

穷,就是这钱来路不明的最好证据。

要什么公平?

一个人的欺负,叫暴力,十个人的欺负,叫霸凌,一百个人的欺负,是正义。

所有人的欺负,是真理。

奶奶也不相信他,只是跪下求校长不要开除孩子。

五百块钱被没收。

他从此被贴上了小偷的标签。

本来就欺负他的孩子,这下更肆无忌惮。

就在教室里,将他按在地下,用钢笔在脸上给他刺了“偷”字。

他的屈辱再也无法洗刷。

他自己用药店买来的硫酸兑了水,照着那个屈辱浇了下去。

剧痛混合着肉烧焦的味道。

叶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

比哭还绝望。

他的路走得艰难,走得崎岖,他不能倒下,因为身后空无一人。

真正击垮他的,是研究生面试。

击垮他的不是结果,而是被录取的,是当年刺字的人。

那天,他在导师办公室里,导师很不错,给他指了方向,建议他第二年报考实验医学研究生。

就在他走出导师办公室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同学。

他照旧拉拉口罩,嘴里说了一句抱歉,沿着墙根准备离开。

谁知那个同学拉着他,“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叶落抬头,他愣了。

你说命运残忍,它就残忍给你看了。

他看着那个人真诚的询问,他缓缓拉下了口罩。

那个人一下想了起来,“你是叶落!

咱们是初中同学对吧?

真巧啊,怎么在这儿碰上你了?

你也是来找导师的?”

那个人记得叶落是他的同学,忘记了自己曾经给叶落脸上刺字的事。

他做了坏事,然后忘记。

叶落重新戴上口罩,“我落榜了。”

那个人很遗憾地拍拍叶落的肩膀,“没关系,明年再考。

我有非常多的网课资料,我们加个联系方式,我都传给你。”

他甚至鼓励叶落:“你需要什么学校内部的考研资料,你找我,我帮你搞定。

别泄气哥们儿,明年你一定行。”

叶落呆愣原地。

考上研究生春风得意的那个人,高高兴兴地加上了叶落的微信,“我们学校有老乡群,等下我拉你进去哦。

我先去找导师,常联系。老同学。”

说着他整了整衣领,走进了导师办公室,背部挺直,自信阳光。

他真的忘了.....

他句句坦荡,叶落能和他计较什么呢?

叶落没有接受研究生调剂,也没有准备下一年的研究生考试。

他收拾东西回到了翰兴。

戴上了面具,做起了小丑。

日记的末尾:

“医生,我为什么不快乐?”

“城里游客场新来了一个小丑,他能让所有人笑,我想他一定能帮你。”

“可是......我就是那个小丑。”

题安合上日记,看了看堆满了垃圾的废品站。

罪犯不值得同情,他不该为了自己的报复,而伤害无辜的人。

以暴制暴只会滋生更大的暴力。

人们感受到爱,就会释放爱。

感受到恨,就会释放恨。

感受到罪恶,就会释放罪恶。

罪恶是选择。

同样的境遇,依然有人坚守底线。

对犯罪分子的共情,就是对受害人的不公。

但作为我们的社会,能否滋生出治愈小丑的温暖力量。

是否这样的悲剧就会少一点,再少一点?

贫瘠的土地上注定养活不了玫瑰。

再卑微的生命,除了冲锋陷阵,可以有点别的,比如尊严......

————

一个青少年芭蕾舞教室,发生一起坠楼事件。

一名十si岁的女孩,从一个商住两用楼的八楼窗户上坠下,被过路的汽车碰撞,送医但因失血过多死亡。

此案性质不明,但涉及生命,出事地点又在闹市,围观群众较多,为了尽快确定是否为刑事案件可能。

刑警队出警。

题安和梁落在芭蕾舞教室勘查现场。

按坠亡地点的血迹分布,形态,方向来判断,女孩坠楼处或起跳点,能确定是芭蕾舞教室卫生间南边的窗户。

窗把手上,发现了女孩的指纹,地面的椅子上、窗台上用多波段光源发现,有女孩的芭蕾舞鞋鞋印。

推拉窗毛刺处有衣物纤维。

和女孩坠楼时身穿芭蕾舞服纤维一致。

题安还提取到了推拉窗上一个手指印。

这个手指印呈拖拉状,按作用力方向和脚印手印分析,像是坠亡者背对着窗外,用手掰着推拉窗,或因为失手或因为受到作用力朝后坠去。

但题安也仅仅是猜测。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0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