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05章 重男轻女

第205章 重男轻女


在没有调查方向的情况下,题安只能抓着一线已知线索试着探索下去。

题安找到了常莉的班主任,询问常莉的学习情况。

班主任告知题安,常莉是整个翰兴中学最优秀的学生,考清华北大一点悬念也没有。

题安问班主任,“可是为什么她最后却被翰兴师专录取?”

班主任叹气,“我去了他们家无数次,腿都跑断了,嘴皮子快磨破了。

常莉的父母不同意常莉报考大学,理由是家里困难,供不起学费。

常莉哭着说自己打工挣学费。

被她爸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念了师专可以免学费,课余时间可以做家教挣钱,一毕业就能分配工作。”

题安明白了,“常家父母重男轻女。”

班主任说:“是,常莉高中就在学校食堂洗盘子挣学费了。

这孩子真的争气,就是很不幸,摊上了那样的父母。

他们觉得闺女是外人,迟早要嫁人。再优秀也没用。”

题安说:“常莉的弟弟常力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班主任说:“常力的学习成绩不好,年级倒数,经常吊车尾。

当时中考没考上我们学校。

还是我们校长亲自发话,为了争取常莉这个生源,破格也录取了常力。

只不过常力以借读生的名义,花了两倍的学费,在我们学校上课。

即使这样,常力在父母眼中,也是光宗耀祖的宝贝儿子。

常力吃的穿的用的,在班里都是挑头的。

和她姐姐常莉相比,就像不是一个爹妈生的。”

题安将班主任说的话都记录了下来,他问:“十几年前游乐场常莉不幸死亡,您听说了吗?”

班主任十分惋惜,“我听说了。

太可惜了,多好的孩子。”

题安问:“常力和他姐姐的关系怎么样?您还记得吗?”

班主任想了想,“关系嘛,应该可以。

为了节省时间,高三同学都住校。

常莉就跟常力的保姆一样,给他打水,打饭,洗衣服洗袜子什么的。

我是见过几回,常力把脏衣服脏袜子一股脑塞给了常莉。”

题安见过常莉的班主任之后,心里其实已经知道大概了。

一个如此重男轻女的家庭,在女儿突遭横祸之后,有人愿意出五十万,并且解决儿子一辈子的工作问题。

他们其实对这个结果是比较满意的。

女儿卖了五十万,不错了。

活着保不齐还没这么值钱。

常莉太可悲了,她在终于有能力走出这样的桎梏之前,悲哀地死于意外。

更加悲哀的是,全家人像吸血鬼一样,趴上去吸干了她的最后一滴血。

题安给赵耀打电话,“你帮我和一个人聊聊天,我需要最后确定一下,他有没有作案动机。”

赵耀满口答应,“发给我。我给你聊个明明白白。”

几个小时后,赵耀给题安打电话,“方向错了,及时修正吧。

这个常力百分之两万,不可能是凶手。

他的意识,潜意识全部像一只鼻涕虫一样,得过且过地苟活着。

今朝有酒今朝醉,世人怎样关我屁事的那种人。

能引起他兴奋的,只有开彩票的那一瞬间。

我之前还想,能在姐姐出事的地方工作,心理素质够得上一个处心积虑复仇的杀人狂的心理素质。

后来催眠后发现,他不是心理素质好,他只是没心没肺。

那五十万已经被他花了精光,还有不少外债。常力还有一个毛病,赌博。

他的父母把房子都卖了,才还了他的赌债。

全部测评下来。

他只是一个废物。

游乐场血案不可能是他做的。”

题安说:“可是,不是常力又有可能是谁呢?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排除了一遍。”

几乎是同时,题安和赵耀脱口而出:“受害人!”

赵耀说:“完美受害人的身份,能真正隐藏凶手的真身。”

题安说:“凶手也坐上了飞椅。

现在死亡的受害人,已经达到了十名,还有六名重伤在医院没有脱离危险。”

赵耀想了想,“死亡的和重伤的,都要查。

凶手也许是杀人式的自杀。”

题安有点犯难,“他们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接受问询。”

赵耀说:“从他们的经历来调查,也许我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帮忙找出蛛丝马迹。”

见题安兴致低落,赵耀安慰他,“打起精神来。

凡事往好处想,如果凶手真的在这十几名受害者里,至少他在出院前,无法再作案害人。”

题安说:“那我一个一个去调查,调查资料拿过去,你帮我掌掌眼。”

赵耀义不容辞:“没问题。

按着人生经历找心理状态,不是什么难事。

我帮你缩小范围,你再进行精密调查。”

题安笑,“蛟龙出海,神兵天降。”

赵耀挂电话,“题安,去你大爷。”

题安和赵耀盘腿坐在地毯上,身边是一沓一沓的资料。

题安伸个懒腰,“再平凡无奇的人生,用纸记录下来,也是厚厚的一沓。”

赵耀嘴里含着笔盖,含糊不清地说:“你们刑警队把对受害人的家属问询,硬生生做成了人物传记。”

题安无奈地说:“题萍教的他们新闻采访的那一套。”

赵耀说:“不过,这样很好。

我能获取的信息更多。”

一份一份看下去,都没有什么异常。

赵耀说:“受害人是十六位对吧?

资料怎么只有十三份?”

题安说:“还有三个人都是父母双亡,无兄弟姐妹,也没有能够问询的亲戚朋友他们的经历。”

赵耀说:“他们的年纪分别是?”

题安想了想,“两个二十岁,是情侣。

一个二十五岁,男生,单独来的。”

赵耀想想,“查那个单独来的男生。”

题安不明所以,“怎么,断案子这事也歧视单身狗?”

赵耀笑,“当然不是。

我只是从心理概率学中,这种无差别的杀人狂,自我价值感丧失,对爱的感知能力差。

一个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题安说:“好,可是......

他已经死了......

当场死亡的四人里,就有他......

地上的脑浆就是他的......”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0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