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01章 偷梁换柱

第201章 偷梁换柱


题安不紧不慢地说:“也许之前你们的关系是无比稳固的。

我说的之前,是南森遇上黄连之前。”

南森夫人说:“黄连我知道,她是我先生的摄影模特。”

接着她讳莫一笑,加重语气说:“女!模!特!

你觉得我会把她当成情敌吗?”

题安不紧不慢地说:“不是情敌。

但你心里有过不忍,你曾经用恐吓的方式提醒过黄连,远离南森这个疯子。”

南森夫人点了一支烟,烟雾在手指间倾泻,眉目流转:“我还没有闲到要去管别人的事。”

题安说:“我们在黄连挖去眼睛的杂志封面上,找到了你的指纹。

这些杂志和照片是你寄的吧?”

南森夫人没说话。

题安说:“这个小姑娘让你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你。

你曾经也是南森的模特。

你拍的那一组照片主题,是堕落。

你吸du,因为你苦闷。

你戒不了,因为南森用du品在控制你。”

题安将手机号码写在便签纸上,压在了咖啡杯下,“不用着急做决定,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题安刚回到局里,肖鸣急急忙忙拿着平板给题安看,“队长,黄连的照片在国际摄影展中出现了!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张照片一定会毫无悬念地拿下,今年最有声望的巴纳克奖。”

题安对肖鸣说:“叫南森来警局问话。”

问询室。

南森一身儒雅的装扮,带着金边眼镜。

光看外表,他像一个满腹经纶的传统大学教授,并不像一般的艺术家一样标新立异。

题安拿出那张参展的摄影作品放在南森面前。

南森说:“这是我最新的作品,已经展出了。”

题安说:“我知道,可是你作品中的模特死了,你知道吗?”

南森一脸不可置信,“死了?我完全不知情。”

题安冷冷地看着他:“你不知情?你的作品拍的就是她濒死时候的状态。”

南森否认,“不不不,不是的。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在里面。

我所有作品的模特都是摆拍。

所有的场景,动作,表情,状态都是我让模特呈现出来的。

之所以能呈现最满意的作品,那是因为我从千万张照片中精挑细选的结果。

您可以看看之前所有的作品中的模特是不是都活的好好的?

如果所有的艺术作品都要搭上人命,我早就被抓了。”

题安问:“你的意思,照片是摆拍?

你拍照的时候,包括拍完照,黄连都是活着的状态?”

南森说:“警察同志您开什么玩笑,模特当然活着!

拍完之后黄连还在镜头里看自己的表现。”

题安问:“现场还有谁?”

南森说:“现场有很多人,人人都能作证。

对了,还有拍摄时的影像记录。”

题安问:“好,我会核实,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南森耸肩,“当然是实话。您的猜测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且下次请找我的律师问话,我已经全权委托了律师。

我是一个公众人物,参加问询对我声誉,会有很大的影响。

如果下次还是没有确凿证据就传唤问话,我有权不配合调查,以及追究警方对我造成的精神和名誉损害。”

题安说:“清者清,浊者浊。

如果你有自证清誉的东西,请拿出来。”

南森说:“当然,您只需要站在窗口望一望。

楼下的人证物证已经都到齐了。”

摄像机里的记录如南森所说,黄连是摆拍,在拍完之后,黄连站了起来,走到摄像头前问老师,自己的表现怎么样。

在场人证的证词一致,收工后大家就都回家了。

其中有一个调光师,还提供了自己的车载摄像机内容,黄连搭他的车回到了市区。

题安给林姐打电话,“林姐,我给您发的照片上有什么发现?

光从参展的照片上,能不能发现黄连拍照片时的状态,是生是死?”

林姐遗憾地说:“抱歉题安,照片经过了后期处理,我看不出来。

如果有母片,我也许能从尸僵,尸斑,皮肤状态,瞳孔状态,汗毛情况做一做分析。”

这时,梁落气喘吁吁跑了过来,“队长,有人给咱们寄了个包裹。

里面有一千张相似的照片。

参展的照片,应该就是从这一千张照片中,选出来的一张。”

题安喜出望外,“林姐,可能事情有转机。”

林姐在电话那头也听到了梁落的话,她说:“你们直接拿着照片过来吧。

如果是母片,而且是过程记录。

只要按时间排列出来,我就能分析出来黄连拍摄时的状态。”

梁落和题安,还有肖鸣赶往法医鉴定中心的路上。

肖鸣问题安:“队长,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

南森提供的拍摄过程记录影像,还不能证明黄连拍摄的时候是摆拍,她是处于活着的状态吗?”

题安说:“不能。电影中有一种剪辑手法,叫蒙太奇。

将不同的镜头组成一个连续时空。

也就是你看起来有联系的两个事物,可能它们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拍的。

由于拍摄者的刻意剪辑,使人们自动脑补出它们之间的联系。”

梁落说:“上次赵心理师来咱们队讲课的时候,你是不是打瞌睡了?”

肖鸣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我想起来了,赵心理师说,这是视觉心理学。”

梁落笑,“对。他的证据只能证明他当时拍了那些照片,并且他在拍摄时黄连的状态。

并不能排除他过后单独和黄连又去拍照。

只是因为照片风格的相似,人们自然而然会将摄像和照片联系在一起。

认为摄像机记录下来的,就是拍摄这些照片的过程。

这是犯罪分子惯用的偷梁换柱手法。”

肖鸣点头,“懂了。可是这些照片是谁寄给我们的?”

题安说:“是早就在心里将南森饮血扒皮,恨之入骨,但又不能公然和南森决裂的人。

南森夫人。”

梁落也有疑问:“维持了这么多年稳固的关系,他们的利益早就是共同体了。

他们不是一般的夫妻。

南森夫人为什么会出卖自己的丈夫?”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0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