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99章 摄影作品

第199章 摄影作品


题安更是从未听过这个奇怪的病名,他问:“什么是眼部代偿性月经?”

林姐说:“黄连的眼睑、结膜、眼压、眼底、视网膜等没有任何异常。

一丁点连炎症都没有。

另外身体的各器官,都没有能引起眼睛出血的病症,凝血功能也没有障碍。

加上她正在生理期,于是我们怀疑她患的是一种罕见的病症。

眼部代偿性月经。

简单来说,就是月经期的激素水平,引起眼部脆弱毛细血管的周期性出血。”

题安想到了电梯里的那次黄连眼睛突然流血,是上个月的八号。

林姐说:“是的。八号处于她的月经期。

如果是这样,更能确定眼睛出血和月经周期密切相关。

还有第三点。

我一直在想她是通过什么摄入的亚硝酸异丁酯。

我研究了她血液和胃内容的亚硝酸异丁酯含量,她可能摄入了过量的rush。”

题安重复:“rush?”

林姐说:“是。rush是一种介于du品和非du品中间灰色地带的药品。

它的主要成分就是烷基亚硝酸盐,它能扩张血管,改善心肌缺血和心绞痛。

但后来它被广泛使用,是因为它的平滑舒缓括约肌的作用。

常用于男tong性xing为之中。

rush因为其强大甚至致命的副作用,已经被列为管制药品。

但还是能够通过有些渠道买到。

它目前只能算物品滥用,算不上吸du这种犯罪行为。

出于合法和不合法的中间灰色地带。”

题安说:“男tong性lian?可是黄连是女生,甚至没有过xing行为。”

林姐说:“是啊。我也是疑惑不解。

她为什么会喝下大量的rush?”

题安沉思,“如果她不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让她喝下甚至灌她喝下这种药品的人,可能是tong性lian群体。

rush能带来舒适温暖的感觉。

这是背后那个人希望看到黄连的状态。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黄连既痛苦又享受的矛盾诡异表情了。”

林姐说:“是的。你的分析是对的。

rush过量,人的神志清醒,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但是身体又有极致的快gan体验。

她的理智和感觉在一瞬间的脸上呈现。

我猜她死时全身血管有扩张,面色潮红,身体柔软心却一点一点冷掉。”

题安恍然大悟,“极度的恐慌,极度的兴奋!

濒死感觉!

如果是他杀,作案动机不为财不为色,他追求的是黄连身上呈现的濒死感觉。

这种濒死感觉让他兴奋,这个人一定是个心理变态。”

题安问梁落:“黄连的模特公司信息查了吗?”

梁落说:“查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模特公司。

翰兴市的这个,只是个孙子辈的子公司。

黄连的合同,就是和子公司签的。

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拍过正儿八经能上台面的作品。

只拍过几次三流杂志的封面和几个服装公司的平面广告。”

题安问:“这家公司的实际所有人是谁?”

梁落:“股东有好几个,最大的老板曾经是摄影师,他叫乔夫.南森,挪威籍华人。

在国外的视觉艺术摄影学校担任名誉校长。”

题安说:“明天调查南森的xing取向。”

梁落看了一眼资料说:“乔夫南森有正牌夫人啊。”

他接着补充,“夫人是女的。

夫妻关系很好。女方家全家移民北欧。

是华人圈中的显贵。

不太可能当同qi受罪。”

题安说:“他和夫人在国内吗?”

梁落说:“在。半年前回国。”

“半年!”题安说,“查南森回国航班信息和黄连签合同日期。”

梁落说:“十五分钟后给你答案。”

题安笑,“给你n个十五分钟。

查到南森的xing取向,以及他和夫人的婚姻状况。

我指的,是真正的性qu向和婚姻状况。”

梁落开玩笑:“不行我就亲自上。”

题安说:“你浑身的气质一个字就能概括,直。”

梁落不服,“气质是可以伪装的。

我上警察学院的时候,伪装课程可是过关的。”

题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说了一句:“蜜粉饼。”

梁落一脸茫然,“什么蜂蜜饼?你们饿了?”

题安笑,“圣罗兰。”

梁落回答:“谁?什么?”

题安鉴定完毕,“去吧,术业有专攻,放过自己吧。”

梁落明白题安的意思了,哈哈大笑出门去。

题安在网上搜到了南森的信息。

关于他的信息并不难找。

南森的国际获奖作品很多都是超现实作品。

阴霾,失焦,暗黑,粒子,死亡,窒息。

但题安发现,这些元素本来应该让人很不舒服,但奇诡的是,所有作品都呈现一种和谐。

甚至......令人赏心悦目的和谐。

题安后背有点发凉,他看不懂这些画,却能欣赏得了这些画。

他立马给赵耀打了电话过去。

“干嘛呢?”题安问。

赵耀说:“我在家呢。准备炸鸡配啤酒。”

题安笑,“给你的炸鸡加点佐料。”

赵耀咕噜一口啤酒下肚。“来吧。炸鸡还剩鸡屁股,宝玉又不吃。扔了可惜。”

题安赶到赵耀家,看到赵耀又要了一份炸鸡,题安说:“不是只有鸡屁股吗?”

赵耀说:“我给宝玉点的,不行啊?”

题安赔笑,“好好好。我跟宝玉分着吃。”

赵耀把炸鸡推到题安面前,“从单位来的?”

题安一口咬掉半个鸡腿,“是啊,饿死我了。

我有问题要咨询专家。”

赵耀说:“行。心理师的私人时间可是贵,昂贵。”

题安嗤之以鼻,“我再让我们ju长再给你来一封感谢信。”

赵耀欣喜地问:“真哒?”

题安说:“那有什么难的?

我们局长办公室就有复印机。”

赵耀拿走了题安正在风卷残云的鸡翅,给了宝玉。

题安给赵耀看平板,“这些照片你看了有什么感觉?”

赵耀一张一张划过,“压抑但舒服。

像地狱邀请函。

哪怕付出生命,也愿意一付前去。”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1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