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95章 捉鬼仪式

第195章 捉鬼仪式


赵耀看着张锦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他让张锦英坐一下,喝一杯水先放松一下。

张锦英端着杯子的手都在颤抖,她满眼疲惫憔悴,黑眼圈很重,看起来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

赵耀问张锦英,“从什么时候开始能看到、听到、感觉到丸仔?

不是在丸仔执行死刑后?”

张锦英想了想,“肯定不是他死后。

我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时候了,应该就是回到那个房子的某天深夜开始的。

我因为思念小意夜不能寐。

哭到半夜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夜鼻子堵得难受,我就在黑暗中摸了一下,放在床头柜上的纸巾盒。

结果......”

张锦英脸色惨白。

“我摸到了好像皮肤的触感,但又比正常人的皮肤凉。

我吓坏了,躲在了被子里,天亮才探出头。”

赵耀问:“自从这件事后,你就总是觉得丸仔如影随形?”

张锦英有点崩溃,“是啊。我永远忘不了,他对我的最后说的话。

您有办法让我忘了这件事吗?

真的,我快受不了了。

丸仔的恶灵太厉害了,他一直不肯走。

我找了高人来给他超度,送他轮回。

没有用,什么方法都试过了。

我真的要疯了......

我一定是疯了。

我已经疯了。

您让我忘了这段可怕的经历吧。

多少钱我都愿意付,多长时间我都愿意配合治疗,多难我都不怕。

就是让我别再和丸仔有关系了。

让他走吧。

丸仔,对不起,丸仔,对不起。”

张锦英开始语言混乱语无伦次。

赵耀看得出来,张锦英已经快被折磨疯了。

赵耀给她放了一首舒缓的曲子。

他跟她说,自己需要和同事商量一下治疗方案。

让她闭着眼睛在榻上好好休息一下。

赵耀走到了隔壁的观察间。

题安坐在隔壁的房间,他正在翻着杂志。

他今天本来等赵耀下班后一起涮火锅。

没想到下班后,等来了张锦英。

题安问走进观察室的赵耀:“张锦英怎么回事?”

赵耀从观察窗口看了一眼张锦英,“她可能被丸仔的恶灵缠上了。”

题安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赵耀耸耸肩,“这种情况很难办,不过我表婶他们村有个高人。

只要把贴身衣物给他看一眼,他立刻能知道,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

他一通作法之后,很多人都好了。

很厉害,道行很深。

一般鬼他都能搞定。

我想,让他看看张锦英,把丸仔的恶灵抓出来扔回他该去的地方。

如果他再骚扰张锦英,就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题安好气又好笑:“世界上没鬼。

况且你是个心理师,不是江湖骗子。

你这里是心理咨询中心,不是什么算命画符的街边小摊。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出来这些邪门歪道的馊主意?”

赵耀没有理会题安的一顿训。

他嘿嘿笑着,“那人很神的......我表婶他小姑子生完孩子之后体虚......”

题安说:“打住。你要不别让我知道,如果让我知道,我是不会让你搞封建迷信这一套的。

别乱来。”

赵耀总算有了正形,收起笑容言归正传,“对于警察来说,真相很重要。

但对于心理师来说,真相并不重要。

如果非要说真相有用,那么它的作用,只是为了引出隐藏的情感。

真相是不真实的,只有感觉是真实的。”

题安说:“什么意思?

一个字也没懂。”

赵耀说:“如果要是一个警察听说这种事情,会怎么办?”

问题给到了题安,题安支支吾吾,“也许就是给她架个红外摄像机,给她把每天房子里的影像都拍下来。

让她自己看看,其实并没有鬼,一切都是自己臆想。”

赵耀憋着笑,“继续。”

题安想了又想,“没了。”

他自己抓耳挠腮,然后有点尴尬地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知道这样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只是一种泛泛的,粗暴强硬的方式。

好吧,现在轮到你来数落我了。”

赵耀不依不饶,“道歉。”

题安拱手作揖,“好的,抱歉抱歉。

不该质疑你的专业能力。

但......

你确定要用捉鬼的方式,来解决张锦英的心理问题?”

赵耀嘴角上扬,“这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

题安说:“懂了,其实闹不闹鬼并没有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张锦英感觉闹鬼。”

赵耀说,“是啊。鬼是什么?

鬼是一团情绪。

在张锦英这里,鬼就是披着丸仔外衣的恐惧情绪。”

题安说:“你不是真正的捉鬼,你是让张锦英以为捉鬼,并且捉到了鬼。

你在捉鬼过程中完成心理治疗?

有点拗口。”

赵耀说:“是,虽然拗口,但就是这么个道理。

记忆是客观的,但又是主观的。

只要是主观的,就是可以被微调的。”

题安说:“方法值得一试,但这件事传出去,对你心理咨询中心的声誉可不是很好。”

赵耀思忖,“这个我倒是没想到。

要不就你来扮演我表婶村里的神棍吧。

这样一来,张锦英本来就蒙在鼓里。

知情人只有你和我。

要灭口的话,只需要弄你一个。”

题安恍然大悟,明白自己掉坑里了,“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赵耀倒也诚实,“也可以这么理解。”

题安犯难,“我不会啊。”

赵耀说:“你会吸烟吧?”

题安说:“吸烟有害健康,我戒了。”

赵耀干脆利落下指令,“复吸。”

“啊?”

“啊什么啊,过了表演你再戒一次。”

题安说:“好吧,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就只需要坐那儿吸烟?

哎,张锦英见过我啊,穿帮怎么办?”

赵耀说:“放心,看不到你的脸。”

题安笑,“我怎么这么蠢,配合你搞这些把戏?”

赵耀从观察窗看了看隔壁房间的张锦英,“她休息够了,治疗从现在正式开始。”

赵耀看了看紧张搓手的题安:“这位群演,你现在紧张什么呀?

你的表演时间在几天后。”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1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