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90章 恐怖电话

第190章 恐怖电话


赵耀给了题安回答,“谷月看似病态的做法,是她生活所有的信心来源。

她将孩子做成牵线木偶,对她的呼唤有肢体反应,是她的最后一线希望。

只要孩子动一动,她就觉得她似乎活了过来。

只不过这种做法真的很恐怖,很变态。

她悲伤成疾,心理产生了妄想。

已经不是正常人的思维。”

题安问:“为什么最后她放弃了?”

赵耀说:“无论她怎么拽,木偶都不动了。

人死亡太长时间了。

即使保持正常呼吸和供血,机体也有组织不断坏死,局部依旧会出现腐败。

骨肉腐烂,钢丝无法固定。”

题安觉得有点反胃,“这种母爱真是恐怖。”

赵耀说:“孩子是她的全世界,世界塌了,她也成了偏执型精神分裂患者。

告别。是每个人生命中一个必做的功课。

有帆也有岸才是人生的归途。

否则人生海海,迷失的人就成了海上的游魂。

永远到达不了彼岸。”

——

这天晚上题安在办公室加班。

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题安按下接听键:“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刻意压低的神秘兮兮的声音,“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声音幽幽的,像是来自遥远的未知空间。

深夜中这个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里发毛。

题安皱着眉头,拿开手机重新看了一下屏幕上的电话号码。

应该是恶作剧电话,之前他也接听过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

他说了一句,“打错了。”就挂掉了电话。

谁知刚挂掉电话,手机屏幕又亮了。

还是那个号码。

题安接起来,对方还是那句话,“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题安问道:“你的孩子在哪儿?”

女人说:“他睡在房间里。

但他被人换了灵魂。”

题安听到这里,觉得啼笑皆非,这分明是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的疯言疯语。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问:“你现在身边还有别人吗?你让别人跟我说句话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女人说:“只有我,只有我和我的孩子。

但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他是一个怪物......”

题安问:“你觉得你现在有危险吗?”

女人禁了声,似乎在忌惮着什么,但她又自言自语地说服自己,“我没有危险。

我的孩子怎么可能害我呢?”

题安被她绕晕了。

“你能给我一下你的地址吗?”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孩子的声音,“妈妈,你在给谁打电话?”

题安的手机里传来挂掉电话的嘟嘟声。

题安狐疑地放下手机,但他有点心神不宁,也许这不是一个恐怖骚扰电话呢?

题安立刻喊对面的梁落,“梁落,你查一下这个手机的定位。”

梁落起身,“好的队长。不过,真的有必要查吗?我刚才也听到一点。

现在这种恶作剧电话很多的。

我也接过几次婴儿哭女人笑,老人念咒语什么的恐怖骚扰电话。”

题安说:“还是排查一下放心,如果是骚扰电话,批评教育一下。

但如果真的是求救电话,有人就可能被伤害。”

梁落说:“那好,我去查查机主信息和手机定位。”

过了一会儿梁落拿来了资料,“队长。

机主姓名是张锦英,女,四十二岁,离异,和前夫育有一子。

有一家农产品代加工的公司。

家住彭仙街六十八号。

手机定位也在那里。

现在只能查到这些。”

题安抬腕看了看时间。

“我们现在去一趟这个张锦英家。”

题安和梁落开车到达张锦英的手机定位地点。

彭仙街68号,是一幢修建于五十年代的旧式的小洋楼。

门牌号码下面写着翰兴市历史保护建筑的字样。

整座小洋楼青砖黛佤,又有一点欧式风情,中西结合浑然天成。

题安按下门铃。

很快有一个披着披肩挽着头发的女人,走到了门口。

题安隔着栅栏问:“你叫什么?”

女人回答:“我叫张锦英。”

题安问:“是你给我打电话说明了一些情况吗?

张锦英回头警惕地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她轻轻点了点头,“是我。我给您打了电话。

但我可能弄错了。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梁落有点没好气,“这么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完了?

警cha局不是你们家开的。

我们也有工作。”

张锦英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警察同志,是我太疑神疑鬼了。”

题安问:“好吧,你既然没事。我们就走了。以后不确定的事不要随便报警。

对了......”

题安走了两步又折返了回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张锦英说:“您可能不记得我了。

两年前警察抓了一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被解救的孩子里就有我的孩子。

我去警局领孩子的时候,给您打过一次电话,我就把您的电话记下来了。”

题安终于想起来了,他一直觉得张锦英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题安说:“哦,我也想起来了。

孩子回来之后一切还好吧?”

张锦英欲言又止。

题安想起了张锦英电话里神秘兮兮的话,“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他是个怪物。”

题安问:“你今天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你的孩子......回来的孩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张锦英的脸色突然间惨白,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楼上紧闭的窗帘,拉开铁栅栏门走了出来。

“是,孩子有点不太对劲。

他在睡梦中说过很多恐怖的话,而且很多的生活习惯,都是我之前孩子没有的。

甚至......

甚至我见到他捏起院子里的蚯蚓,就那么塞到了自己嘴里。”

张锦英眼里露出恐惧。

题安说:“也许是孩子被拐卖期间受过很多的苦,行为和思维受到了一定的刺激,才导致的这些反常。

你有没有带他去看过医生?”

张锦英说:“去看了,身体一切都好。”

题安问:“主要是心理,心理医生看了吗?”

张锦英点头,“看了几次,没有效果。”

题安说:“除了这些反常行为,还有什么让你怀疑现在的孩子,不是你当初的孩子?”

张锦英压低声音,“他的胎记,不见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1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