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89章 活人木偶

第189章 活人木偶


题安吓一跳,“木偶?活人木偶?”

林姐看了看火葬场外瘫坐在地的谷月。

她压低声音说道:“是。

而且在灰烬中我提取出了蜡状物。

也许这些蜡状物能解释,为什么尸体表面没有疤痕。”

题安震惊,“您的猜想是......尸体表面被涂了一层蜡油,盖住了本来的皮肤疤痕?”

林姐说:“是的。

而且,尸体提前做了防腐处理。”

题安去医院查了小女孩的病历。

小女孩在三年前一次车祸中,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

小女孩的主治医生回忆:“当时其实孩子的情况,已经符合临床死亡。

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功能已经丧失。

没有了自主呼吸,脑电波消失,血液循环也停止了。

但家属不肯撤掉仪器。

孩子的妈妈是医疗工作人员,她拿出证据表明孩子有反射动作,有反射动作表明脑干还有功能。

她极力证明她的孩子是植物人,而不是脑死亡,是植物人就还有醒过来的可能。

我们一再解释,孩子身上出现的肌肉跳动,属于偶然的条件反射,不是病人的脑干功能在发挥作用。

她不肯,拿出国内外很多被诊断为脑死亡病人,之后苏醒的病历来找我们院ling导。

她据理力争,找出尖端论文来论述还有心跳和呼吸的脑死亡,是不是真正意义的死亡。

我们科室的医生,几乎都被她辩驳到哑口无言过。

没办法,她也是医务工作者,甚至是专家,做了充分的工作。

脑死亡和植物人的撤出治疗,医院承担的责任是完全不一样的。

脑死亡撤销治疗,医院是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

但植物人撤销治疗,医院就是杀人。

家属不同意撤维持生命的机器,我们也不能硬来。

只能由着她交着高昂的住院费,守着她已经不可能苏醒的孩子。”

题安问:“那孩子体内还植入了心脏起搏器?”

医生无奈地说:“是,孩子脑死亡后,只是靠着呼吸机和ecmo体外膜肺氧合,维持生命体征。

但脑死亡最终都会发展成心脏死亡。

只是时间问题。

这时孩子妈妈要求医院,给孩子体内移植心脏起搏器。

用有规律的脉冲电流刺激心肌细胞,使心脏保持跳动。

我们真的佩服她的毅力。

但我们也觉得她有些魔怔了。

孩子的生命消逝是无可避免的,我们劝她要认清现实,不要做无谓的努力。

这么折腾孩子,不如早点让她入土安息。

孩子妈妈不肯。

她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孩子没有死。

谁劝都没用。”

题安问:“孩子在医院住了三年?”

医生说:“没有,安了心脏起搏器以后,她们出院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但听医院的护工说,孩子妈妈卖了几套房子,几乎是倾家荡产,给孩子从外国购入一套生命维持机器。”

题安想到了钢丝,他说:“如果要是只做了心脏起搏器移植,不需要钢丝固定胸骨吧?”

医生说:“不需要钢丝。心脏起搏器的安装只需要锁骨下穿刺,皮肤表层皮下组织做囊袋。”

题安说:“那在孩子的治疗抢救过程中,有没有用过钢丝?”

医生摇头,“没有。只有骨折的地方用了髓内钉。”

题安说:“好。我知道了。”

题安问医生,“当时孩子妈妈最开始坚持自己孩子没有死亡的理由,就是肌肉反应是吧?”

医生说:“是。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到孩子还有肌肉反射的。

反正我们医生是没看到。”

题安知道,其实这个案子已经有了定性。

下一步就是责任界定的问题。

但题安一直对钢丝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想到林姐说的活人木偶,他就不禁后背发凉。

他决定去谷月家里一趟。

谷月在月子里和前夫离婚,和孩子相依为命。

她的工作很好,收入不菲,之前有好几套房子,确实都被她卖掉了。

她只留了小小的一套。

据小区人回忆,他们已经堵了好几次门,让她们母女搬走。

事情的起因是,住在她家阳台对面的邻居,每天发现谷月推着孩子在阳台上晒太阳。

目光相碰,邻居就和谷月友好地招了招手。

谁知谷月扯了扯孩子,孩子和邻居也招了招手。

邻居没当成回事,只是知道对面楼的邻居家里,有病人要照顾。

谁知一连几次,邻居发现了一个很瘆人的事实。

每次孩子的动作,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整齐。

像是木偶一般。

邻居有了心病,她买了一个望远镜准备一探究竟。

但望远镜里的情形,让邻居直接有了心理阴影。

孩子的四肢被装上了活动的关节,谷月只要轻轻一扯一碰,孩子就能有肢体反应。

谷月每天给孩子洗漱打扮,给孩子讲故事,教孩子画画。

谷月也对着孩子说话,一说就是几个钟头。

邻居说,那画面,诡异极了。

邻居直接报了警。

可是警察来了也没用。

谷月把对付医院的方法,用来对付警察。

谁能阻止一个母亲照顾还有生命体征的孩子。

谷月的事情在小区里一传十,十传百。

邻居们要求她们搬走。

谷月就那么住着,谁来劝也不开门。

题安走进谷月家。

她把房子改造成了一个无菌病房。

题安看到房间里的机器一应俱全。

谷月就是用这些机器,将已经死亡的孩子,维持了三年的生命运转。

题安很难认同谷月的做法,但他始终无法苛责一个死死挡在死神面前,盲目而疯狂的母亲。

题安问:“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让孩子走?”

谷月一颗泪滴落,“因为她这次是真的去世了。”

题安没忍住问道:“其实你也知道,三年前孩子已经不行了。”

谷月没接话,她缓缓说道:“你见过大海中驮着已经死亡小海豚尸体的海豚妈妈吗?

海豚妈妈执着地背着自己的孩子。

掉下来,驮起来,掉下来,驮起来。

反反复复......

有鲨鱼闻到尸体味游过来,海豚妈妈会和鲨鱼拼命。

直到死。”

题安沉默。

他想问的话,始终没有问出口。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2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