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81章 酒窖浓烟

第181章 酒窖浓烟


石志六十岁。曾任翰兴市企业家协会的会长。

石志涉足翰兴市房地产业,酒店业,零售百货业。

他是翰兴市数的上名儿的响当当的人物。

石志的意外死亡,无疑在翰兴市掀起了一阵飓风似的舆论风暴。

局长亲自点将题安,让他抓紧时间先侦破石志的案子。

题安和梁落开车前往案发现场。

石志的豪宅坐落于翰兴市东山半山腰。

题安之前听说过,石志的上亿豪宅很大,内部装修极其奢华,经常接待社会名流。

他甚至财大气粗地为自己的豪宅,专门修了一条盘山公路。

题安和梁落走到石志的别墅外,他们两个议论道,“像这样的豪宅,安保系统是非常完善的。

凶手能通过层层关卡进去,并且熟悉豪宅里面的方位,还能全身而退。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题安问:“之前的民警查看监控了吗?”

梁落说:“资料里面说,豪宅建于十年前,但监控在两年前被全部拆除了。”

题安问:“拆除了?”

梁落点头,“是的,之前调查的民警说。是石志自己叫人拆除的。”

题安沉思道:“没有原因吗?”

梁落说:“交接同志的资料里没有说原因。

而且,四年前石志遣散了所有的保安保洁,只是隔几天有钟点工来打扫。

钟点工打扫完就回家,这幢别墅没有住家的保姆和保安。

钟点工的背景,之前调查的同志,已经排查过了,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

石志没有妻儿,自己在城里也有别墅,这幢别墅他只是偶尔来。

报警的人是他的助理,助理给石志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助理是有豪宅的人脸识别钥匙的。

她赶到豪宅每个房间找了一遍,闻着味到了地下室。

发现石志已经被熏死多时了。”

题安和梁落通过长长的走廊,终于走到了地下室口。

石志的遗体已经被拉去做解剖鉴定完毕。

石志的身体脏器没有严重的病变和损伤。

死因是窒息。

燃烧的辣椒面散发浓烟,导致他的持续性呛咳,继而引发呼吸道痉挛。

通过对死者心内血和外周血的检验,他在死前饮用了大量酒精。

他当时的状态属于酒精中毒。

之前负责办案的警察已经勘察过了现场,案发现场保护的很好。

地下室其实是一个地下酒窖,通过一个隐形门的旋转楼梯,能直接到达地下酒窖。

酒窖有恒温恒湿仿生系统。

湿度保持在65%,温度保持在最适合葡萄酒储存的16度左右。

题安和梁落缓缓走下楼梯。

首先能看到的就是楼梯下放着的一个大橡木桶。

大橡木桶有半人高,里面还有燃烧完剩下的辣椒面。

梁落往橡木桶里面看了一下,眼睛就开始流泪。

梁落咂舌,“幸亏带着口罩,凶手真狠啊。半桶辣椒面,这威力......”

题安看了看墙上的空气调节屏幕,他疑惑地说:“奇怪,这里明明有空气换气的按钮。

石志遇害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按下这个按钮?”

梁落猜测,“解剖鉴定书上写着,石志血液中的酒精浓度是400mg/100ml。

法医考虑他的尸体已经处于轻度腐败状态,所以推断他生前喝了大量的酒精。

我猜测,辣椒毒气散发的时候,石志处于昏迷或者醉酒状态。

等到他被呛醒,已经来不及跑出去了。”

题安看了看报告,“是的,判断生前大量饮酒还是死后被灌酒。

主要看尿液和玻璃体液中的含酒精量。

石志是主动饮酒的。并非遭人胁迫。”

题安看着不远处一个放着物证标志牌的地方,“对于案发时石志的状态,你的猜测是对的。

你看,那是被害人石志的鞋,他当时一定很慌忙,两只鞋掉落在不同的地方。

还有你看,这里有指甲抓挠的痕迹。”

题安指着靠近楼梯的墙壁。

梁落看了看深深的指甲印,“这凶手跟石志有什么深仇大恨,给石志上这么大刑罚。”

题安和梁落开始勘测现场,看来看去只有三个证物牌。

一个橡木桶,两只鞋。

没了。

题安让梁落拿出调查资料。

之前的同志在现场只能找到石志的dna,完全没有找到第二个人的dna。

甚至诡异神秘到,连凶手打扫案发现场的痕迹都没找到。

这是什么样有反侦查能力的凶手,能做到滴水不漏,杀人不留一丝痕迹。

他甚至不屑于事后打扫现场,将证据抹掉。

无疑这个凶手是自负且傲慢的,甚至带有一点挑衅的意味。

题安问梁落:“现场没有发现石志的手机对吧?”

梁落说:“石志的手机在附近的山崖发现了,但损毁严重,技术部门正在做数据修复。”

题安拿出文件袋里的尸体照片,石志遇害时穿着整齐,甚至有点隆重。

他打了领结,穿了正装。

头发是精心梳过的,连指甲都剪得正好。

他是否正在或者刚参加完什么宴会?

题安准备问询石志的生活助理安雅。

问询室。

题安问:“安雅,你是第一个发现石志死亡并且报警的人?”

安雅点了点头。

题安问道:“从你联系不上方志,到发现他死亡,中间有几天?”

安雅说:“四天。公司的很多事情,需要方总亲自处理。

方总的手机一直关机。

我去了他城里的别墅,佣人说方总已经几天没回家了。

我又赶往了东山的半山腰别墅,按门铃没有人应答。

我怕方总出事,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进入了别墅。

别墅里面没有工作人员在,偌大的房子空空荡荡。

我喊了几声方总,还是无人应答,其实那时我已经预感到方总出了事。

于是一间一间地寻找,接着我闻到了火烧火燎的味道。

跟着味道我找到了一个隐形门,还有隐形门下面的酒窖。

我看到方总脸朝下趴在楼梯下。

我没敢进去,站在楼梯口报了警。”

题安问:“方志最近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出现吗?

比如在生意上和什么人有过节和纠纷?”

安雅想了想,“我们石总不仅会做生意。

人品在界内也是有口皆碑。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

当一个人成功了,整个世界都会为他让路。

我们方总已经不需要和什么人有纠纷和过节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2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