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78章 陈年报纸

第178章 陈年报纸


二号美女拿起另一个酒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随后她嫌弃地把酒杯放了下来。“我不记得了,这个杯子应该是某个男人用过的吧。”

三号男孩打开衣柜,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接着他从衣柜里拽出一堆衣服,都是男士服装,甚至有男士内裤。

三号男孩坏笑,“姐姐,你不仅是在夜总会工作吧?”

二号美女用高跟鞋头挑起每件衣服看了看,嫌弃地说:“我记得我在夜总会工作,至于有没有带人回家过夜,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二号美女打开她房间的帘子,帘子那边是一个包柜,里面放着二十几只包,都是价格不菲的奢侈品牌。

没等三号男孩开口讥讽,二号美女自嘲道:“呦。我还是个拜金女哪。”

“你们快来看。”是四号男子的声音。

他在二号美女的床头上,发现了一个烟头燎过的痕迹。

二号美女凑过来看了一下,“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我躺床上吸烟,或者我带回来的人在床上吸烟。”

从二号美女的房间出来。

四人走到了三号男孩的房间。

男孩的房间冷冷清清,空旷的房间只有一张床。

严格来说,除了床,墙的角落还有几张揉成团的画纸。

一看就是不满意的作品被作者撕掉团起来扔了的。

四号男子将画一张一张展开,铺在地上。

画上画的有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光是看着恶魔的眼睛就觉得不舒服。

还有滴血的眼睛。

扼颈的双手。

哭泣的婴童。

被砍去四肢的尸体。

哀嚎的冤鬼。

这些话充斥着血腥,暴力,孤独,压抑,混乱,无序和无穷无尽的痛苦。

二号美女说:“我不相信人能画出这么变tai的东西。

但恶鬼能。”

三号男孩推了美女一把,“我画这个怎么了?

不比你强?你这种人,到了阴间也只配做个鬼妓!”

“啪!”二号美女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从做了美甲的五指间,和三号男孩脸上同时发出。

所有人一愣。

三号男孩发出恶狠狠的咒骂,他几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已经挥出的拳头。

“够了!”四号男子一把握住三号男孩的手腕,一用力将三号男孩甩出两米远。

四号男子大声对其他三人说:“我们已经看了三个人的房间,只拿到了有限的一点信息。其他一无所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你们如果还是这样互相指责,到时候我们都得魂飞魄散!

闹吗,还闹吗?

......不闹了下个房间!”

四人都沉默着来到了四号男子的房间。

四号男子的房间整洁干净,装修商务风,看衣柜里衣服领带的摆放,就是一个十足的强迫症。

就在大家以为四号男子是一个洁身自好的成功男士的时候,衣柜里的两件东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一个望远镜,一个摄像机。

“快看看摄像机里有什么内容?”二号美女急切地按下了电源键。

摄像机里所有的拍摄画面,就是一个女孩的背影。

三号男孩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个偷窥狂和跟踪狂!还装的人模狗样的。”

四号男子的脸窘迫地通红,“也许吧,不过我真的不记得了。”

四号男子的床头柜里是大大小小的奖状,证书。

不过这些荣誉越多,在望远镜和摄像机的面前就愈发的讽刺。

从四号男子房间出来,四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四号男子给大家鼓气,“这个房子里肯定还有我们没注意到的角落。”

二号美女冷笑:“这就是个可笑的骗局。角落?哪里?”

这时一号小女孩扯了扯四号男子的衣角,“哥哥你看。”

四人朝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望去,那只白猫又出现了。

它叫了两声,那声音像遥远的哭声。

它似乎一直在害怕,怯生生地转身往楼下跑去。

一号小女孩说:“那只猫的腿好像有问题。”

四号男子说:“我们快跟上,猫是很有灵气的动物,说不定它在给我们指路。”

白猫穿过客厅蹲坐在墙边一个角落。

它的眼里似乎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湖泊。

四号男子趴下侧耳听了听,又屈指用手扣了扣地板。

他说:“这下面是一个地下室。我们合力把地板撬开。”

“怎么撬?”其他三人异口同声地问。

四号男子迟疑了,“呃......没有工具。我敲了一下,这个地板不是很厚。

这样,我们四人踩到一个东西上。

同时起跳同时落下。这样可以发出的力量是最大的。”

几分钟之后,他们四人跌落。

他们顾不得揉被摔痛的身体,四人背靠着背,紧张地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个地下仓库,仓库并不大。

一号小女孩被灰尘呛得咳了几声。

四号男子起身,先是检查了有没有通向外界的地方。

毫无收获之后,把目光转向了仓库架子上,三层放的满满当当的铁箱子。

铁箱锈迹斑斑,锁子也形同虚设。

四号男子打开其中一个铁箱,里面是满满一箱的发黄旧报纸。

他看了一眼报纸日期,是十年前的报纸。

报纸上记载的大都是曾经发生过的非正常死亡事件。

他快速打开其他箱子,每个箱子里的报纸,都是不同年份的报纸。

他说:“我们分头找报纸上的内容。”

三号男孩没好气地说:“我们已经花费了三四个小时了,这么多箱报纸,十几万份啊,找到猴年马月?

要找你们找!我可不干那蠢事。”

说着他转身在地下室,开始寻找隐藏的出口。

四号男子无奈地将箱子都搬到地下,通通把报纸拿了出来,一张一张地翻看。

二号美女和一号小女孩也坐了下来,开始翻找。

报纸上的字很小,看起来很费力。

当四号男子揉了揉双眼,他突然意识到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

这个房子没有窗户,没有门。

也就是说,没有一丝光线能透进来。

那么他们四人是怎么看到东西的?

他顾不得心中的疑惑,低头又找起了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找报纸的人几乎要绝望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3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