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74章 罪与罚

第174章 罪与罚


题安问道:“我是外行,不知杜先生最喜欢在哪个位置工作?”

杜逾指了指最大的一个窑口,“那个,那是柴窑。很古老。

柴窑的成品率很低,所以作品也很稀少珍贵。”

题安问:“祭的那套作品就是在这个窑口烧制的吧?”

杜逾说:“是。”

题安脑子里飞速地转动简正最后的话。

以及他为什么要去打碎那一套作品?

他要表达的是什么?

题安想到了祭天的意义,突然他毛骨悚然。

难道杜逾为了烧制真正的祭红,真的是用活人祭窑?

题安回头看了看杜逾,他问道:“我看到杜先生从五年前开始作品很少问世。

能问一下原因吗?”

杜逾笑着说:“不知警官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只有伟大的作品没有伟大的作者。

年纪大了,觉得自己的作品更应该少而精。

我从作品中悟道,所以怀瑜握瑾,岁聿云暮。”

题安问道:“听杜先生的意思,很希望有作品流传千古吧?”

杜逾笑,“当然。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但艺术品是永恒的。

你看世界一流博物馆里的那些油画。

它的缔造者已经消逝,但那些油画千百年来依旧接受着人们的注视。

艺术家的毕生心愿就是自己的作品和山河同隽。”

题安轻描淡写,“哦,看来是我想错了。

我以为杜先生江郎才尽,再做不出好作品了。”

题安没有看杜逾,但他用余光扫到,杜逾生气了。

题安击到了他的痛处。

题安说:“梁落,取证。”

梁落利落拿出证物袋,在工作室的各个地方取证。

杜逾坐了下来,心无旁骛问心无愧地仔细打磨着一个碟子。

题安坐了下来,“为什么不挑简正?”

杜逾看了一眼取证的梁落,将脖子探过来,在题安耳边阴森森地说了一句,“不妨告诉你,简正的体脂率不够。”

题安早料到了一般地说:“你肯这么说,就是料定我俩今天走不出这个工作室了对吧?

你大可坦诚。反正这个秘密也不会泄露出去了。

你真的是用活人祭窑?”

杜逾笑,“能留在我的作品里永恒,他们应该感谢我。

是我让他们一文不值卑微肮脏的生命有了价值。”

题安反问:“肮脏?卑微?这样的人就不配活着吗?

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有鲜活的灵魂。

在我看来,他们一点也不低贱,倒是你,挺让人看不起的。”

杜逾满不在乎,“你好像不配说看不起我。”

题安说:“你已经黔驴技穷,所以魔怔疯癫地开始用人血来为你伪善的艺术来加冕。

你的作品名字不该叫‘祭’。

在我看来,它们应该叫‘罪与罚’。”

杜逾笑,“有意思,我准备下一个作品的名字就叫罪与罚。

哦,对了,不妨告诉你,我用他们不仅是祭窑,他们的骨粉也是很好的材料。

骨瓷听说过吗?

陶瓷里面的上品。

骨瓷是在黏土中加入骨灰而得名的。

一般是加入百分之四十的优质牛骨粉。

但他们不知道......

加入人的骨粉,才是上品中的上品......

色调柔和......洁白如玉......”

题安问:“你用他们的骨灰做骨瓷?”

杜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题安说:“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想知道我们两个一会儿会在哪个窑里?”

杜逾放下手中的工具,“很遗憾你们两个都不是理想材料。”

题安问:“何以?”

杜逾指了指天花板,“你们已经被充分扫描过了。”

题安哈哈笑了起来,杜逾也笑了起来。

梁落走过来,“队长,采集完毕。”

题安站起来说:“那既然我们两个没有入您窑口的荣幸,就不叨扰了。

但我相信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杜逾说:“好的。二位慢走。”

题安和梁落开车离开。

此时山里已是晚上十一点钟,天上的星星很少,月亮也被乌云遮住了大片的光芒。

题安在车上对梁落说:“刚才杜逾说了真话,他但凡敢说真话,就没想着让我们两个走出这座大山。

我们的车后面跟着人。

一会我到了弯道的时候,你快速跳下车藏起来。

我继续开车引开跟踪的人。

我已经给同志们发了准确定位,你坚持十几分钟就能得到救援。

但是我现在看他们的车速,他们已经准备要动手了。”

梁落一听忙问:“他们要灭口啊队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涉险。”

题安镇定地说:“你把收集到的资料和我身上的微型摄像机安全送回去。”

梁落说:“可是这样行不通,他们追上来发现只有你一个人还是瞒不过。

不如我和你在一起。两个人和他们搏命总好过一个人。”

题安说:“这是命令!梁落。

杜逾不是一个人,后面涉及了很多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简正为什么能被调离岗位,关进精神病院?

在看守所关着都能被下毒。

我们内部外部到处是强大的敌人。

你要活下来。把这些全部查清楚。”

梁落一抹眼泪,“好的,队长。我会活下来。你也要活下来。”

在经过一个弯道的时候,梁落瞬间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躲进了草丛。

果然半分钟后,一辆车跟着驶过。

他给欧阳台他们发了信号。

直直地看着题安的车越走越远。

突然题安一个猛打方向盘,连人带车冲下了山崖。

梁落猛然惊醒,题安是故意坠崖的。

他只有坠崖,杀手们才确定不了车里有几个人。

他只有坠崖,才能给梁落赢得更多的时间。

梁落发出无声的呐喊,“队长!队长!”

刑警队的警鸣声很快响彻山谷,除了刑警还有特警。

梁落在把证物交到欧阳台手上的时候,用颤抖的手指着远处的山崖说,“快去!快去!救队长!”

山崖下只有已经报废的警车,还有片片的血迹。

题安已经不知所踪。

梁落第一次感觉到腿软的感觉。

几天的搜救都没有发现题安。

经物证检验,杜逾窑里的粉末中有残余的人体脂肪。

他的艺术品里有人类骨粉血液。

杜逾在出境前被逮捕。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3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