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73章 祭天瓷器

第173章 祭天瓷器


题安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从进入这个房子开始,手机就没有了信号。

题安给梁落使了个眼色,梁落拿出手机,跟题安缓缓摇了摇头。

这时,管家端着茶盘进来,给题安梁落分别斟了一杯茶。

茶的香气很快四溢扑鼻。

杜逾说:“我的这套茶具不会轻易拿出来待客。

二位能从这么远寂的山里寻到蔽舍,有踏雪寻梅之美感,

所以我用了和今天气氛相称的茶具来泡茶。

二位请。”

题安摆手,“不忙。我有两个问题想问杜先生?

你知道砸掉你艺术品的人的身份吗?”

杜逾皱了皱眉,好像题安的话是一句刺耳的噪音,打破了这种美好的意境。

但他还是礼貌回答道:“我知道,他的名字叫简正。

这些情况公安机关已经跟我说了。”

题安盯着他,“你见过简正吗?”

杜逾说:“我没去见他,他是一个破坏美的暴徒,我对这样的人不感兴趣。”

题安紧接着问道:“我是说,你在这所房子里,这儿,这里,见过简正吗?”

杜逾重新坐了坐,翘起了腿,“很抱歉,这所房子更是不欢迎和它气质格格不入的人。

警察同志,恕我直言,您问话的方式,让我有点不舒服。”

题安也不示弱,“抱歉杜先生,我们警察对待所有问询人员,都是一样的口气,与他的社会地位、艺术成就没有关系。

如果问话方式令杜先生不悦,还请杜先生海涵,配合我们的工作。”

杜逾换了个坐姿,耸耸肩:“ok。可以。请。”

题安问:“杜先生知道距离你这个世外桃源不远的地方有个人间炼狱吗?

那里关着所谓的智障人员,他们被人贩子卖到那里,没日没夜地做着苦工。

稍有懈怠就是一顿皮开肉绽,还有丢了性命的。”

杜逾表情没有变化,“我很遗憾听到这样的新闻。

我为他们感到不幸和悲哀。

想必你也从新闻媒体上知道,我一直在做着公益事业,我为残障人士也尽过绵薄之力。”

题安和梁落出发之前,正好技术科恢复了简正的手机数据。

他在失踪前一天去过黑砖窑附近。

题安重新走进屋内坐下。

题安问:“杜先生,我就开门见山了。

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简正来过你这里两回。

一回以智障人士的身份被带来的,一回以记者的身份主动来的。”

杜逾端起精美的茶杯品了一口茶,缓缓说道:“我不知道警官你在说什么?”

题安说:“哦?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只能例行搜查了。”

杜逾耸肩,“好吧,请便。”

从楼上到楼下,没有可疑的迹象。

题安问:“能看看你的后院吗?”

杜逾说:“后院可以,但后院我的工作间不能进去。

那是我个人私密的空间。”

题安和梁落来到后院,看到了一个大的作品展览间。

杜逾给题安介绍,“这是我最早的作品......

这件作品的名称叫‘庄生化蝶’......

这件叫‘浮白’......

这件叫‘须弥’......

这件叫‘岁聿’......”

题安说:“想不到杜先生的作品体现的都是传统美学。

也是爱国爱家乡之人。”

杜逾浅笑,“是,我们的文化是最好的文化。

我们的古典文化集美学,理学,禅学,哲学为一体。”

题安指着一套瓷器问杜逾,“这套和前几天展出的那套是同个系列吧?”

杜逾说:“警察同志好眼力,是,它们的名字都叫做‘祭’。”

题安看着鲜红如血的作品,“为什么叫祭呢?”

杜逾说:“明朝宣德年间有一种红釉烧制方法,现在已经失传。

相传明朝皇帝要用血红色的瓷器祭奠神明,于是诏令窑官日以继夜加紧烧制。

但是,窑工们多次试验,就是烧不出令朝廷满意的祭器来。

负责督促工期的总管鞭打窑工,并将一部分人关进了监牢要砍头。

一位窑工的女儿,为了救自己的父亲。

心急如焚不眠不休地研究红釉烧制方法,但一无所获。

心灰意冷的她纵身一跃,跳进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窑炉。

当一个窑工打开窑炉时,非常震惊地发现,烧成的陶坯呈现出鲜血一般触目的红色。

血染陶坯,祭神的红色美得夺目。

后来人们把这种美到极致的陶瓷,称为祭红。

可惜啊可惜,现在已经没人知道这种烧制技术。”

题安说道:“沾染了人命和鲜血的艺术品,是血淋淋的控诉。”

杜逾叹气,“原是俗人。”

题安说:“我是警察,在我看来,生命永远凌驾于一切之上。

守卫人民的生命安全是我的使命和职责所在。

我喜欢俗气,在我看来那是生机勃勃的生命力。”

杜逾说:“说的很好,我差点被你说动了。”

题安说:“没关系,我没有想说服你。”

题安看到工作室的面积其实很大,至少要比房子大个一倍左右。

工作室没有窗户,整个用泥坯塑造,像盘古劈开的蛋。

梁落说:“对不起杜先生,恐怕我们得去你的工作室看一看。”

杜逾不悦:“我说过了,那是我的私人空间,你们没有搜查令,就没有权力搜查我的私人空间。

肯让你们进门已经是我所有善意的好客之道了,希望二位不要得寸进尺。”

梁落拿出手机,找出一张图片将屏幕展示给杜逾,“真是抱歉,我们出发前拿到了搜查令。

您这里如果有打印机,我几秒钟就可以给你打印出来。”

杜逾说:“看来我只能照做了,我需要给我的律师打个电话。”

梁落说:“请便。”

杜逾走后,题安悄声问梁落哪里来的搜查令。

梁落说:“之前一个案子的搜查令,我在路上p了一下。就怕他不配合搜查。”

题安笑,“做的好。”

梁落说:“为了办案我违法了,出了事队长你要保我。”

几分钟之后杜逾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串钥匙。

题安说:“请吧。”

题安和梁落走进杜逾的工作间。

工作间里面别有一番洞天,分为上下两层。

工作间的设备齐全,柴窑电窑气窑都有。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3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