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69章 多一个人

第169章 多一个人


雇主继续说:“因为我nai水不多,孩子很早就喝奶粉。

那天我上班中间回家拿一份文件,结果看到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

我看到保姆正在luo露着上身给我六个月的孩子喂奶!

我质问她为什么给孩子喂奶?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我的头皮发麻。

她哪儿来的nai水?”

雇主喝了一口水,好像要吞掉一点恐惧才能继续说下去。

“我质问她。

她解释说,她觉得奶粉没有营养,看孩子没有奶喝很心疼。

自己也是刚生完宝宝,因为家里困难才出来当保姆。

我当时半信半疑,但看她说的可怜,况且我的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再去找一个保姆。

后来看她一切正常,也慢慢打消了疑虑。

我安慰自己,也许只是因为她也是一个母亲,看到我的孩子,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一时间出于母亲的本能没忍住罢了。

有次闲聊我问她,要不要给她放几天假,回老家看看自己的孩子,毕竟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了。

她说不用,家里有老人在带孩子。

我觉得她也挺不容易的,就给她多加了工资。

还把我孩子的很多新衣服让她寄回家。

我丈夫有一天却觉察到事情的诡异。

我丈夫那天半夜起床上卫生间,听到楼下有脚步声,就披了件衣服下楼查看。

一个孩子的影子从走廊尽头闪了过去。

他开灯之后却什么也没发现。

我丈夫怕我害怕,一直没跟我说,他晚上看到的影子。

我的孩子跟保姆越来越亲密。

我看到中午午睡的时候,我的孩子趴在保姆肚子上睡得香甜。

我心里有点嫉妒。

所以我工作一完成,就赶回家陪孩子,结果我从保姆手中接过孩子,孩子发出凄厉的尖叫。

保姆安慰我说,是我经常不在家的缘故,宝宝有点认生。

但我以一个母亲的直觉看到我孩子的状态,我觉得不正常。

孩子可能认生,但不至于看到自己母亲会那么的恐惧不安,发出那么不寒而栗的尖叫。

我和我丈夫说了孩子的异样,他才不得已告诉我。

这座房子里可能还有一个孩子,被藏起来的孩子。

我们家的那座房子很大,所以藏一个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丈夫为了探明真相,托朋友从外国高价购买了一个隐形的摄像机。

保姆出门买菜后,我们打开摄影机观察这个房子里的影像时,我几乎要晕倒。

我和丈夫上班出门后,从楼梯下的阁间里跑出一个小女孩。

她叫着保姆‘妈妈’。

我看到保姆在房子里自由的样子,好像这个房子是她和女儿的家。

保姆抱着我的儿子,嘴里唤着另一个孩子的名字。

她拿出我的相片,给我的孩子看一眼我的照片,就戴上鬼面具发出可怕的叫声。

我的孩子吓得哭起来,她就会把孩子抱起来在怀里哄。

我终于知道我的孩子为什么会那么抗拒我。

我和丈夫一秒也不敢迟疑,赶紧跑进了保姆的房间,将我们的孩子从婴儿床里面抱走。

我丈夫翻她的房间,结果从床底下发现了一个盒子。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几个月大小婴儿的骸骨。

她的孩子已经死了,根本不在老家。

我丈夫让我抱着孩子先回房间,自己拿着手电筒去了楼梯隔间。

一声尖叫之后,我丈夫捂着被咬的手臂,从楼梯隔间里跑了出来。

先于他跑出来的,就是我们在摄像机里看到的那个小女孩。

这时保姆回到家。

她看到了我们铁青的脸,以及她的‘儿子’和女儿。

她跪着央求我们,不要赶他们走,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去。

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容身之所。

可是这么可怕的人,我们怎么会留她呢?

我们坚持要她走,如果不走就报警。

我当时浑身发抖,死死地抱着我的孩子。

这时我丈夫挪动了一下沙发,让我先坐下平静一下。

谁知就是这么一个举动,让保姆彻底发疯了。

她嘴里尖叫着:‘不许乱动家里的东西!’

随手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就向我丈夫砍去。

不过我丈夫一躲,只是蹭了一条血痕。

我丈夫毕竟力气大,一把就夺掉了她的刀。

她瘫软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说我们毁了她的家。

警察同志,你说这人是不是心理变tai?”

题安问:“警察来了带走她,但你们只说了是因为挪动沙发,引发了她的暴力行为,没有将摄像机里的内容公开是吧?

雇主说:“是,我们当时只想赶快摆脱她。

还有,就是觉得她女儿挺可怜的。

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也有点焦虑症了,老是怕孩子被人抱走。

后来我干脆辞了工作,专心接送孩子。”

题安问:“那为什么后来搬家了?”

雇主说:“那女人出狱后,来我们家附近转悠被我发现了,吓得我赶紧给孩子办了转学,搬到了别的城市居住。”

题安从雇主家出来,给赵耀打了电话。

赵耀问:“骸骨是在床底下发现的?”

题安说:“是的,在她床底下发现的。”

赵耀想了想,“那么可能祝招娣妈妈的遗骨也藏在祝招娣的床底下。

她会对她母亲的行为有模仿。

小时候,是她和弟弟被妈妈藏起来。

现在,她把妈妈用同样的方式藏起来。”

题安立刻给梁落打电话,“去一趟杨洲家,检查一下祝招娣床底下。”

不一会,梁落就给题安打来了电话。

“队长。祝招娣床底下有一个箱子。

箱子里是一具成人骸骨。”

题安说:“知道了,你通知法医鉴定中心的人,去把遗骨运回去,做遗骨鉴定确定身份。

还有,姚姚的孩子和母亲状态怎么样?”

梁落说:“不怎么样。

三个女警员哄不住一老一小。

孩子哭闹着要找妈妈。

老人哭喊着要找女儿。

队长,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啊?”

题安说:“梁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先向上级申请靠谱正规的社会福利机构来照顾老人孩子。”

梁落答应,“好的,队长。我去申请。”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4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