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61章 崖边跌落

第161章 崖边跌落


赵耀是清醒的,他虽然知道他的患者是晏柏,但其实是马学良,死去的马学良。

晏柏的痛苦来自于马学良,他需要替马学良问个明白,问个为什么。

赵耀让晏柏一天后再来心理咨询中心。

下班后,赵耀在会议室和几个心理师共同探讨了晏柏的治疗方案。

对于晏柏的心理治疗,心理师们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

有的心理师不同意用角色逆转,将晏柏的角色转换为马学良。通过治愈马学良来治愈晏柏,他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不能彻底治愈晏柏,那马学良的阴郁会成为晏柏的一部分,马学良的阴郁会时刻影响着晏柏。

死亡啊,那是血淋淋的死亡啊,晏柏目睹了马学良的死亡,马学良的血早就溅到晏柏身上了,跟烙印一样。

晏柏得抑郁症也是迟早的事,到时候事情就不可控了。

有的心理师则不那么认为,无论做不做角色逆转,晏柏已经把自己的一部分角色和感受变成了马学良。

跳过治愈马学良直接治愈晏柏,难度很大,并且违背了患者来咨询的初始诉求。

有的心理师说现在的心理学技术还不至于能隔空治疗,通过一个人来治愈另一个人。

甚至直接建议让晏柏换个工作,心理咨询中心和脑神经专家联合,给他做逆向思维空白处理,让他把这一段记忆抹掉。

这是最保险的做法。他必须忘掉马学良。

陈年立刻就否定了这种做法。

晏柏是马学良跳楼事件中重要的目击证人,在案件没有完全下定论之前,作为心理师没有权利抹掉他的记忆。

即使当事人同意,这也是违规的。

就在心理师们争执不下的时候,赵耀说了一句话。

“晏柏是我们必须百分百治愈的患者。

这是我们作为心理师,在这个不幸的事件中唯一能做的。”

大家沉默良久。

之后心理师们求同存异,赵耀最终确定了晏柏的治疗方案。

先融合,再分离,最后痊愈。

赵耀像一个主刀医生一样,需要万般小心,既需要避开那些危险的大血管,还要精准地找到病灶,用超声刀将肿瘤快速地切掉,麻利地止血缝合。

赵耀遭遇了最难的考验。

晏柏很守时地按时间来接受心理辅导。

直到有一天,晏柏在催眠中看到了马学良的背影,此前在晏柏潜意识里的马学良衣衫褴褛,满身血污。

但这次马学良穿着整洁,脸上洋溢着希望和微笑,似乎要去参加一个什么重要的典礼。

马学良转过身来跟晏柏说再见。

催眠中的晏柏呢喃,“再见。”

赵耀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他轻轻念道:“生和死,不再是决定幸与不幸的关键。

死者归于圆满。

生者则立于船只甲板上,合掌祈祷。

船,顺利地离岸而去。”

晏柏在做心理评估的时候,ptsd已经痊愈。

这天,网上有人发布了一个视频,发布视频的人当天在国贸的楼顶修理冷却塔,正好拍下了整个事件。

网上哗然然后是以极快的速度倒戈,王芬被网暴。

赵耀故意笑着问晏柏,“大家都在狂欢哪,不想加入进去?

你当时是棍棒下的人,现在拿着棍棒的人是你。

真的不想做点什么吗?”

晏柏笑笑,“以暴制暴,暴力会带来更大的暴力。

正义是多宝贵的东西,不该被这样利用。”

赵耀拍拍晏柏的肩膀,“以后还做消防员吗?”

晏柏说:“做啊,还做。”

赵耀开玩笑,“不怕直面人性的淋漓了?”

晏柏微笑,“不怕。生命只有一次,我要守护更多人的这一次。”

聊到最后,晏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赵医生,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您能不能替一个孩子做个心理辅导。”

赵耀问:“哪个孩子?”

晏柏说:“是我们之前一个牺牲战友的孩子。

因为在火灾中救人,我的那个战友牺牲了,被国家评定为烈士,追记了一等功。

战友的孩子今年高考,按政策烈士的孩子高考能加二十分。

教育局收到很多考生家长的反对电话,要求取消这二十分的加分政策,对一起寒窗苦读的其他学生是不公平的。

战友的孩子被人当面批评,说她不该占这二十分的便宜。

马上就要高考了,她的心情却始终低落,高兴不起来。

她表示坚持不要这二十分的加分,她的成绩很好,要靠自己的努力考一个好大学。

我们队里的人都急疯了。

所以他们委托我问问看,您能不能给孩子做个心理辅导,别让她因为这件事影响了高考状态。”

赵耀听完说:“还是那句话,随时,免费。”

晏柏有点感动,“谢谢您。我替我死去的战友谢谢您。”

赵耀说:“不,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们。

你们的工作面临的压力很大,尤其是在面对死亡伤害等事故中的心理压力。

所以经我和我们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师共同决定。

向有关部门申请我们这儿,作为免费的消防员心理咨询和心理干预中心。

你和你的队友们随时可以来找我聊。家属也欢迎。”

两个月之后,高考成绩揭晓。

晏柏战友的孩子第一时间给赵耀发微信报了喜讯。

二十分是锦上添花,没有二十分她依然榜上有名。

孩子给赵耀发了一首音频。

是谢春花的一首歌。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星空辽阔

银河不清不浊

不知何以摆脱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丛山万座

呼声不烈不弱

梦门何故紧锁

谁引我入明火

谁推我入筐箩

谁割去我耳朵

谁圈我以绳索

谁耻笑我执着

谁把岁月蹉跎

谁碾碎了泡沫

谁心已成魔

撕破我从崖边跌落

为何是梦还是解脱

谁低头只沉默

谁迟疑难定夺

谁把美梦捕捉

谁将画卷涂抹

谁结束这折磨

谁轻柔的抚摸

谁纵身入湖泊

换温暖魂魄

孩子说:“赵耀哥哥,你纵身入湖泊,换温暖魂魄。谢谢你。”

赵耀给题安打电话,“哥们儿今天太开心了。请你吃饭。”

题安笑,“我这里还忙,一会儿联系你。

听你的声音,像中了彩票。”

赵耀大声笑,“哈哈,比中了彩票更好的事。”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4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