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59章 网上暴力

第159章 网上暴力


男孩二十多岁左右的样子。

他笑着和消防员晏柏说了一句话,

用另一只手掰开自己的手腕坠了下去。

飞扑上来的其他消防员没有拽住男孩。

男孩一声沉闷的巨响,落在柏油马路上。

围观的人纷纷捂着鼻子逃离。

楼上的消防员晏柏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他红着眼睛对着楼下的人狂喊,“满意了吗?你们满意了吗?我×,我×。”

他一声声地怒骂着,每一声都用尽了力气。

队友将他拉回天台,他仰面躺在地上,看着流火的太阳,声音嘶哑哭得像个孩子。

半个月后,消防员晏柏走进了赵耀的心理咨询室。

这半个月他遭受了猛烈的网暴。

网友看到了围观群众发的视频,从各个角度谴责质疑他的专业水平。

有人说消防员应该学点心理学,这样就不会连个跳楼的人都劝不住。

有人质疑明明安全气囊已经铺了一半,人掉下来为什么还是摔死了。

有人抓着他最后爆粗口不放,说有损消防人员形象。

有人将视频做了深度解析,怀疑男孩的另一只手并不是要掰开消防员的手,而是去抓消防员的手。

他是在求救,根本不是想死。

阴谋论出炉,舆论开始怀疑是消防员放手才导致男孩掉下去的。

就连有的大媒体都加入了口诛笔伐,上升到讨论消防员的职业化是不是真的比兵役制好,是不是消防员职业化使得消防员整体素质,专业技能都下降了。

网上的讨论很多,也有很多声音谴责那些怂恿男孩跳楼的冷漠围观群众。

但这时,跳楼男孩的母亲出来说了一段话,她的矛头直指晏柏,说就是因为他没有抓住自己的儿子,才使自己痛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爱子。

跳楼男孩名叫马学良,二十年前还在襁褓中的马学良,被人贩子从家乡拐卖到了翰兴市,跟着养父母一起生活。

养父母是建筑农民工,马学良十三岁时,养父母在一次倒塌事故中双双身亡。

十三岁的马学良成了孤儿,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

马学良的亲生母亲叫王芬,半年前在网上发帖子寻找自己刚出生几个月就被人贩子拐走的儿子。

王芬通过自媒体录了视频,说自己的孩子丢了之后,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辗转多地打听孩子的消息。

王芬怀着马学良的时候,就被马学良的父亲抛弃,生下和她相依为命的马学良之后,她需要养孩子,所以就去给别人剥核桃挣钱。

这天她去给老板送剥好的核桃,结果回家发现在院子摇篮里的马学良不知所踪。

她到处寻找都没发现孩子的影子。

她撕心裂肺地哭喊孩子的小名。

期间一次一次的失望让她无比失望和自责,甚至精神恍惚疯疯癫癫,几次差点坠下山崖。

视频里的王芬声声唤着马学良的小名,哭得几乎晕厥。

这个视频被寻人志愿者转载,迅速有了很多粉丝加入支援。

王芬的视频被放在了公益寻亲平台,通过警方和志愿者的不懈努力,终于千里寻亲,帮王芬和马学良这对母子十几年之后重新相聚。

网上直播了在警方的见证下母子相拥而泣的动人场面。

这场面让一直关注这件事的人无不为之而感动。

马学良跳楼后,王芬的控诉视频真正让网友把攻击的矛头对准了消防员晏柏。

她抓着马学良已经往回挪了一步的监控视频不放,坚持说自己孩子已经不想死了,怎么会又跳下去?

她完全没理会楼下围观人群的怂恿,而是做了自己的猜想。

轻一点的解释是马学良脚上打滑,消防员失职没抓住。

重一点的解释就是消防员和他的儿子说了什么,他儿子才会一心求死。

警方对视频做了分析,但所有视频都很模糊,看不清楚马学良最后的动作是求生还是求死。

但从马学良的肢体动作分析来看,他是自己挣扎掉下去的。

网友们当然不认同这种解释,有人把坠楼视频截出来给马学良和晏柏配了声音文字。

“给钱。”

“多少?”

“十万。”

“我还是死吧。”

消防队收到很多的匿名信,要求让晏柏停职接受调查。

很多情绪激动的家长给消防队打电话,他们推己及人极致共情,如果有一天站上去的是自己的孩子。

他们怎么能放心在自己孩子生命的紧要关头,是这样素质的消防员和死神周旋。

有人举报曾经在一场火灾中,放在茶几上的金项链和金镯子不翼而飞。

那场灭火救援行动里,就有晏柏。

晏柏被怀疑趁着救火拿了失火家中的贵重物品。

有人挖出了晏柏打人的视频。

事件愈演愈烈,一浪高过一浪,晏柏所在的消防队门口被摆上了沙袋。

有一次出警连消防车也被拦住了。

结果是,晏柏被强制休假。

赵耀请晏柏坐,给他倒了水。

赵耀在网上看过晏柏的照片,所以他直截了当地问晏柏,是不是因为网暴的困扰来寻求心理疏导。

晏柏的回答让赵耀直接目瞪口呆。

他说:“我不是来替自己做咨询的,我是替马学良来做咨询的。”

赵耀问:“马学良不是已经......”

晏柏说:“是啊,他已经死了。

但......他没想明白的事,我想替他想明白。”

赵耀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暂停了几秒。

他沉默片刻,良久才缓缓问道:“为什么?”

晏柏和善一笑,“我是这个世界上他最后的倾听者。”

晏柏想起什么似的对赵耀说:“不知道您这里的咨询可以多长时间?”

赵耀对他说:“随时,免费。”

晏柏一顿,“您相信我?”

赵耀说:“我信。”

晏柏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网上说我......”

赵耀说:“网上有人在带节奏,我能看出来。”

晏柏自嘲地笑了笑,“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赵耀说:“你打人一定是有原因的,但发布者只截了视频的一小段。

那个视频里,我看到你穿着消防服,脸上被火熏得黝黑,手上还有被火新燎下的泡,你的眼里满是血丝和愤怒,还有眼泪......”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5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