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58章 娶鬼新娘

第158章 娶鬼新娘


题安问:“什么骇人听闻的事?”

赵耀说:“高斌曾经被他养父卖到了一家做入赘女婿,女方已经死亡几日。

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着新郎的褂子,胸前带着大红花。

女方亲戚发现‘新郎’醒过来了,就开始张罗‘婚礼’。

凄厉的唢呐声,满屋子诡异的喜字,墙角堆满了各式纸扎的冥器。

‘新娘’穿着喜服被人搀着,而他被人押着和‘新娘’拜堂。

那个地方有风俗,没有嫁人的女子不得入家谱和祠堂。

而且有传言,不替亡人完婚,亡人的鬼魂就会作怪,扰得家宅不安。

女方家富甲一方,所以宁愿女儿腐烂发臭,也一定要在下葬前高价找一个肯入赘的女婿来完婚。

新娘的脸被涂上了厚厚的白粉和诡异的口红腮红。

新娘的脸和手已经有了隐隐的腐烂。

为了掩盖尸臭,新娘身上涂了大量的香粉,但混在一起的味道令他直接呕了出来。

夫妻对拜,新娘的脖子直接掉了下来,呈现了诡异的弯折,眼睛红彤彤地盯着他。

送入洞房,一阵不知是喜乐还是哀乐的音乐响起,他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他只觉得脊背发寒,像是被埋入了阴森的墓穴。

他猛地看向床上,床上所谓的新娘。

他嘴里塞的毛巾被拿走,他听到女方的家人对他说,新娘明天下葬,在此之前,他们夫妻要共处一室。

他蜷缩在屋子的角落,战战兢兢过了一夜。

他汗如雨下。身体如灌了铅一般无法挪动。

新娘下葬后,他以为自己自由了。

他毫不犹豫地远走他乡,发誓再不回那个鬼地方。

其实,他自己不知道,他的噩梦真正开始了。

他走到哪里,都觉得有人在跟着他,如影随形。

他为了摆脱鬼新娘的纠缠,准备好好找个活人谈恋爱结婚。

他在偶然听厂里的人闲聊的时候,知道了向娟的生辰八字。

他眼里放光,这就是养父说过的三世姻缘。再合适不过的姻缘。

但他有情,向娟无意。

向娟的反抗似乎激起了他当时被逼和死人拜堂的无奈和愤怒。

他举起了斧头,将向娟分尸后扔进了锅炉。

为了保证向娟的尸骨燃烧完全,他一晚上一直往锅炉里添煤添助燃物。

高斌自己跳进了自己的幻境中。

他的心魔不是向娟,他的心魔是鬼新娘。

他曾经是封建陋俗的牺牲品,于是当他逃脱了之后,他又变成了施害者,将他人变成了牺牲品。

他被人拿去陪葬,他也要找一个人为他陪葬,成为他的陪葬品。

这是他的潜意识。”

题安听完赵耀的分析,沉思了几秒说:“是。其实他在街头杀人,那名受害者被他撞了一下,当时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走那么快赶着入赘去呀?’

当时这句话没有引起办案人员的关注。

因为不知道他的这些往事。

现在想来,都对上了。

‘入赘’两个字触发了他的恶念。”

赵耀说:“是,这才是他杀人的深层心理动机。

人人都有无知的自由。

但这自由若泛滥了,那就是灾难。”

题安说:“之前我去外省交流学习。当地的刑警队同志给我说了一个命案。

一个山村还延续着之前的风俗,就是新婚夫妻如果结婚两三年没有孩子。

婆家就会找几个人来拍喜。

也就是一群人拿着木棒铁锹围着殴打妻子。

打得越狠,越容易怀孩子。

出了命案,刑警去村里调查才发现,这种风俗在这里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这种习俗在几百年前设立的初衷,其实就是为了妻子不生养,男子能利用这个习俗,利用众人的棍棒光明正大把妻子打死。然后再娶。

娶了不生养,再打,再娶。

我当时只觉得可悲。一时间竟不知该怪谁。

虽然现在就是象征性地拍打,但依然是一种人性中的恶。”

赵耀说:“是啊,地狱本来就是人间的映射。”

题安说:“现代社会这种事少了很多,但依然时不时有死灰复燃。

封建迷信,全面取缔。陈规陋俗,一律禁止。

有知识有文化有自我观念的人越来越多,希望这种案件越来越少,直至销声匿迹。

我甚至希望我们的后代们,偶尔在哪本书上看到曾经血腥的习俗,会笑着说一句:‘骗人。怎么可能?’”

赵耀笑,“任重而道远。道远而崎岖。崎岖而艰难。

蔡康永老师的一句话甚至已经成了我的座右铭。

他说:‘在堕落的环境中,你绝对可以做高级的事情。然后你的高级会影响别人,别人也会变得高级。’

高级的事。我一直在想什么是高级的事。

大概就是善。

对自己善,对别人善。”

题安笑了,“好有哲理。快成我的座右铭了。不过我是刑警,我还得加一句。

对待罪犯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我要努力的方向,就是惩恶and扬善。”

——

国贸楼顶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神情恍惚的男孩。

他翻越了防护栏杆,站在最外的平台边沿。

半个身子已经探空,随时有坠楼的危险。

楼下站满了围观的群众。

大家认出这个男孩是一个热搜事件中的当事人,纷纷拿出手机拍视频,有的甚至打开了直播。

有人报警,消防员赶到,几个消防员立刻开始铺安全气囊,几个消防员赶到了楼顶。

因为男孩情绪激动,其他消防员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由一名消防员上前做男孩的思想工作,让他先下来。

男孩似乎被说动,往里挪了一点。

但楼下有人高呼,“不是要跳嘛,快跳啊。”

“是爷们儿就跳,一闭眼就下来了,别墨迹。”

“哎,你已经火了,马上就能直播带货了。”

“跳不跳,不跳我去接孩子了。”

围观的人群边鼓掌边齐声喊:“跳下来!跳下来!”

男孩回头看了看消防员,又看了看楼下的人们,闭着眼睛向后倒去。

消防员晏柏一把抓住了男孩的手腕。

男孩被悬在半空中。

楼下的人群发出“唔”的声音。

消防员晏柏身子倒挂,脸涨得通红,用尽全身的力气拽着男孩。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5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