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55章 夫妻合葬

第155章 夫妻合葬


医生对等在门口的赵耀和题安说,“二位警察同志可以进去了。

已经对高斌实施了静脉全麻肠镜检查。

药物已经渐渐停止给予,大概有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他会苏醒过来。”

赵耀进去检查了高斌的心跳脉搏,对题安说:“高斌的呼吸功能已经完全恢复和平稳,过一会麻醉药就会失去作用。

现在的意识是半清醒的状态,是适合引导催眠的。

我们开始吧。”

题安架好摄像机,拿出笔记本。

赵耀引导高斌的潜意识回到了三十年前。

然后他说:“向娟......”

高斌重复地说了一声,“向娟......”

赵耀轻声说:“你和向娟是什么关系?”

谁知高斌的脸上有了个笑意,“她是我老婆。”

赵耀和题安对视一眼,继续问道:“向娟在哪?”

高斌说:“向娟在等我。”

赵耀问:“向娟在哪等你?”

高斌嘴里说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

题安和赵耀都没听清楚。

接连几个问题高斌要不然闭嘴不谈,要不然就是含糊不清的一句回答。

赵耀用手在高斌鼻子间探了探,他对题安说:“不能再这么问下去了。

他的潜意识已经明白有人在套他的话了。

要挑重点的问。

我现在准备找他潜意识里印象最深的问。

这些都是关键信息,你先记下来,我们过后再分析。”

题安说:“好。你问吧。”

赵耀对高斌说:“你在自己梦里......

前面就是向娟......

向娟好像有点不太高兴......

因为她很冷......

她在地下阴冷的泥土里......”

高斌突然说:“她不冷......”

赵耀问:“为什么她不冷......”

高斌皱皱眉头,“她在火里......火里......不冷......”

赵耀看向题安。

赵耀轻声说:“她不冷,她很温暖......

她在哪里?”

高斌没说话。

赵耀问:“向娟在哪里?”

高斌没反应。

赵耀:“向娟成了烟......

你看不到她了......

你没法和她做夫妻了......

你要找到她......”

她在等你......

她在哪里等你......”

高斌说:“她在门里......她在盒子里......她穿着我给她的绣花鞋......

她的皮肤好白......戒指正好。”

接着,高斌说了一句极其变态的话。

赵耀震惊,他深呼吸一口气,“向娟在火中,她朝你爬过来了......”

高斌面部的肌肉突然抽搐了起来,脸上浮现惊恐的表情,“爬......爬过来了......头......头滚过来了......眼睛......突然睁开了......”

赵耀没有给高斌喘息的机会:“她的眼血红......她的脸贴的好近......她的脖子断了.....她在说她死的好惨......

你怎么不敢看她......

她说......

她在梦里等你......

等你的对视......”

高斌的下巴和腮帮子在咯噔咯噔地抖着。

高斌说:“她要让你也这样慢慢死掉......”

高斌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不安地扭动着脖子,“热......好热......”

高斌扯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好热......我喘不过来气......”

“啊......”高斌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警觉地问题安和赵耀:“你们是谁?”

赵耀说:“你在做肠镜。记得吗?”

高斌掩饰地挪了一下位置,“我说什么了吗?”

赵耀伏下身子对高斌笑了笑,“你说了好多。比如向娟。”

高斌眼里满是惊恐。

题安叫等在外面的老可,“可师傅,犯人醒了,把他先带回去吧。”

老可问:“说了吗?”

题安说:“我得回去和心理师研究一下。有结果了给你打电话。”

老可拍拍题安,“辛苦辛苦。”

题安和赵耀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两遍视频。

赵耀关掉视频,对题安说:“我们来从头梳理一下。

先说高斌是用什么方式杀掉了向娟?”

题安说:“应该是火。”

赵耀说:“是火也不完全是火。我刚开始其实是想从埋在泥土下的寒冷,诱导他说出向娟的埋尸地点。

但他说了火......

我原本也以为向娟是被烧死的。

可是高斌说向娟头颅滚到他面前,眼睛睁开了。

我怀疑,向娟是被分尸后焚烧的。”

题安问:“分尸......分尸......有可能。

他说向娟的眼睛睁开了是怎么回事?”

赵耀说:“人头在焚烧的过程中,由于退热和其他因素导致的自然现象,眼睛是有可能突然睁开的。并不一定是他的想象。”

题安说:“这个高斌之前在工厂宿舍的锅炉房工作。

几十年前工厂的锅炉往往很大。焚尸工具会不会是锅炉?”

赵耀说:“应该就是锅炉。因为高斌说,向娟在门里。

锅炉的放炭门是有很直观的‘门’的感觉的。

还有,他把焚烧后的骨灰扫在一起埋在了某个地方。”

题安看了看笔记,“是的,他把她装在了一个盒子里,埋了起来。”

赵耀说:“当时调查过向娟的社会关系是吧?

向娟确实没有男朋友或者未婚夫对吧?”

题安说:“没有,卷宗资料里写的很清楚。”

赵耀转转笔,“那高斌的杀人动机就是情杀,因为得不到而杀人。

或者在侵犯时被反抗杀人。”

题安说:“嗯,他甚至妄想她是他的老婆。”

赵耀想了想,“你把视频打开,让我再看一遍。快。”

赵耀看完视频后打了响指,“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题安问:“你发现什么了?”

赵耀说:“当我在问他向娟在哪儿等他的时候。

他说在盒子里。

他将向娟现在的状态描述为‘等’。而且是在‘等他’。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等他干什么呢?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在他的概念中,他杀掉她,烧掉她,埋掉她。

她却在等他。

等他干什么?

等他冥婚!等他合葬!

所以他才会自然而然地说出那句向娟是他老婆的话。”

题安也被触动到了,“说明在他的观念中,他非常注重夫妻合葬,觉得孤坟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是大忌。”

赵耀说:“我有个想法,在催眠中,高斌提到了戒指。

戒指代表的是某种契约。

向娟和高斌应该是有婚约的。但当时的警察没有调查到,说明这个婚约是不被人知道或者已经失效的。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娃娃亲,一种是高斌臆想中的婚约。”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5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