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42章 羊水栓塞

第142章 羊水栓塞


题安想到林姐说的,生前烧死会有挣扎的痕迹,武常亮明明是活活被烧死的,但为什么他没有挣扎。

即使是高温引发休克,也需要三十秒的时间。

这三十秒足够有时间让他逃离驾驶座。

除了乙醚,没有别的解释了。

如果是凶手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又给司机武常亮递了一根烟。

递给武常亮的烟之中已经被凶手动过手脚,掺了高浓度的乙醚,武常亮昏迷。

武常亮昏迷之后凶手将易燃物覆于点烟器上,大火弥漫。

凶手离开了车里。

看着车子和武常亮一起被火光吞噬。

并且,他还往车里扔了冥币和符咒。

既然他要杀死武常亮,为什么要给武常亮烧冥币呢?

他杀武常亮一定是希望他不得好死。

可是为什么还要给他这么多冥币,让他“不受阴间小鬼的刁难呢?”

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现在只有一条线索,就是武常亮拍的那张路边人影照片。

题安联系到了当时接诊晓希的医生。

题安询问:“晓希的死因是什么?”

急诊医生说:“来的太迟了,产妇羊水栓塞,羊水进入产妇的血液循环系统。

肺血管剧烈收缩,肺动脉高压引起的心肺功能障碍。”

题安问:“送来的时候,产妇已经不行了吗?”

急诊医生遗憾地说:“嗯,羊水栓塞多发生于生产前的四小时,一般人对这个没经验。

以为呼吸困难,发抖无力是产妇正常的紧张表现。

这个羊水栓塞发病急,如果没有及时送到医院,贻误了病情,致死率是非常高的。

产妇送来的时候心跳已经停了,我们实行了紧急剖腹产,结果还是娩出一个死胎。”

题安问:“您记得当时的情形吗?”

急诊医生说:“我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产妇是半夜送来的。

产妇和孩子没了,产妇的丈夫跪在地上哭了很久。

我们医务人员过去安慰他,说羊水栓塞发病机制复杂且来势汹汹,所有产妇都有一定的几率会碰上羊水栓塞。

我们正说着,产妇的丈夫突然站了起来,红着眼睛说:‘我妻子不该死!我妻子不该死!’

负责沟通的医务人员吓了一跳,以为他要闹呢,就对他说:‘你们来的太晚,这个病就是要及时做抢救才......’

还没说完,这个男人就跑出医院,消失在了大雨中。

他是第三天才来认领的妻儿尸体。

浑身是伤,脸上也是鼻青脸肿......”

题安说:“你是说他浑身有伤,像是打架伤吗?”

医生说:“像是斗殴伤。但他拳头青紫,有表皮蹭破,应该和别人是互殴。”

题安掌握了这一重要线索,在派出所找到了当时的报案记录。

秦风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了二十四小时。

和他打架的,是出租车司机武常亮。

笔录上记载的,秦风冲到了武常亮面前,给了武常亮脸上一拳头。

恼羞成怒的武常亮和秦风扭打在了一起。

路过的一个出租车司机,正好认识武常亮,帮着武常亮叫来了七八个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殴打秦风。

本来和武常亮势均力敌的秦风,在众人的拳头下,渐渐寡不敌众。

附近的商家报了警,在警察到来的时候,秦风已经被揍得遍体鳞伤。

秦风虽然受了伤,但因为秦风也承认是自己先动的手,所以主要责任在秦风。

警察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秦风寻衅滋事,殴打他人的行为,处以拘留一日和五百元罚款。

武常亮去验了伤,要求秦风赔偿一千元。

笔录中没有提到武常亮和秦风之间有什么过节。

题安又去了晓希的母亲家。

晓希的母亲身体不是很好,桌上放着好多瓶药。

题安看到墙上晓希的遗照旁边还挂着一个遗照。

“这是?”题安问。

晓希的母亲说:“这是晓希的爸爸,两年前去世了。”

题安问:“两年前?冒昧地问一下,是因为.....”

晓希的母亲身体单薄瘦削,头发花白,两只眼睛深陷,脸上的褐斑透着油尽灯枯的衰老。

她抬抬眼镜看了看墙上的女儿和丈夫说:“晓希的爸爸是车祸死的。

救护车来了,医生说晓希的爸爸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急救也是徒劳。

建议家属直接将人拉到殡仪馆做遗体美容。”

题安突然想到了什么,“那时晓希怀着身孕,在殡仪馆情绪很激动对吗?”

晓希的母亲眼里有了浑浊的雾气,“是,我和秦风本来不想让她知道。

她毕竟怀着孩子,怕她悲伤过度动了胎气。

但是怎么能瞒过她呢?

秦风接到警方电话,说肇事车辆找到了,让他去警局一趟。

电话内容被晓希偷听到了,她打车去了殡仪馆。

晓希赶到殡仪馆见到他爸爸的样子,一下子接受不了,用尽全身力气疯了似的喊着她的爸爸,哭得撕心裂肺。”

题安问:“这时候,晓希身体不好了,因为悲伤过度真的动了胎气,马上就要早产了是吗?”

晓希的母亲点头,“是,我们的亲戚都在外地,听说晓希爸爸的事,都在开车往过赶。

我和晓希在殡仪馆处理完事情,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殡仪馆的人说那条路很偏僻,要走两个十字路口才能打到车。

那条路上两边只有麦田,没有人,没有路灯,更没有来往车。

突然晓希脸色不好,大口喘着气。

我连忙问她怎么了。

她刚说了一句头晕恶心,就倒在了地上。”

题安说:“然后,你去路口呼救,等到一辆出租车,那辆出租车拒载了是吗?”

晓希的母亲看了一眼题安,脸色一变,她赶题安出去,“我身体不舒服,你走吧,该说的我都说了。”

题安说:“所以,你当时看到照片,一眼认出的,并不是你的女儿,而是你的女婿对吗?

一瞬间你慌乱无比,你大概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

你故作镇静、混淆视听,想把照片中的人影,安在已经去世的人身上。”

晓希的母亲大声呵斥题安:“请你出去!”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6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