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40章 白色鬼影

第140章 白色鬼影


梁落仔细看了看,“还真是。那下一步我们是不是该核实死者身份,找到车辆信息?”

题安说:“嗯,我去核实死者身份,你去做一件事。

将这辆车运到专业的地方,让专业的人员,仔细检查每个零部件,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并且一定要找出车子的起火位置和起火原因。

我们不是维修汽车的专业人员,所以只能大概判断是电路短路引起的火灾。

但我觉得这件事没有车子自燃这么简单。”

梁落说:“好的队长,我有认识的朋友,对这方面门儿清。

我叫他仔细看看,有消息了我给你打电话。”

题安和梁落分头行动。

题安先是去了出租车公司,车里烧的什么都不剩,但车牌依稀可辨t和两个数字。

题安到达出租车公司。

出租车公司负责人,按照残留的车牌号排查出了一辆车,司机叫武常亮。

正巧有个出租车司机在公司处理事情。

听到武常亮的名字,立马凑过来说:“老武啊,他怎么了?

昨晚他在群里说了一半话就没下文了。

不会真是出什么事了吧?”

题安连忙问:“什么群?”

司机说:“我们出租车司机的微信群啊。

没生意的时候就聊聊天什么的,解解路上的闷儿。”

题安问:“他说什么了?你的聊天记录还在吗?”

司机忙拿出手机打开一个群,“喏,警察同志,就是这个群,消息有点多,我给你找找老武发的。”

题安看到群里的聊天记录,从昨天下午六点左右开始,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武常亮断断续续在群里时不时地说句话。

两点的时候,武常亮说了一句语音,“哥们接了个单子,客户让去殡仪馆接她。

我心里有点发憷。别接个女鬼回来。”

群里有跑夜的出租车司机开玩笑地说:“搞不好真是女鬼,谁大半夜的从殡仪馆出来?”

有个司机说:“你们别吓唬老武,说不定只是殡仪馆下班的员工呢。”

有司机跟着说:“那地儿偏僻,你得问她加价钱。”

武常亮说:“那是肯定的,不过那人也爽快,直接给我三千辛苦费。”

有人开玩笑,“别是冥币。”

武常亮笑:“你这一说,我一会儿收钱的时候,真得好好看看,别真收了冥币。”

两点五十分的时候,有个司机在群里问了一句,“老武你见到女鬼了没?”

武常亮笑着回答:“快到了,一会儿我给你们远远拍一个,让你们一睹女鬼的芳容。”

司机们都打趣道:“别被女鬼摄了魂儿。”

武常亮不屑一顾,“我可是走夜路走惯了的老司机。”

接着他说:“哎,你们别说,这儿白天来不要紧。

但晚上两边都是田地,一个人也没有,还真的感觉阴森森的。”

有司机催促,“到了没有啊?”

武常亮说:“快了快了,我马上要拐了。

哎,我看到路边站着一个人。

向我招手呢。

这人怎么穿一身白还披头散发的啊,好瘆人啊。

我给你们拍一个。”

接着武常亮拍了一个照片发了过来。

晚上光线不行,而且距离有点远,只能隐约看到是一团模糊的白色人影。

司机们说:“看不清,离近了拍,离近了拍,怼脸拍,怼脸拍。”

武常亮说:“去去去,怼脸拍我就又被投诉了。

我先问问是不是这人叫的车。”

之后,武常亮再没有发过信息。

群里司机喊了武常亮好几回,武常亮都没有反应。

司机群里纷纷说老武又恶作剧了,下次路上见了要好好臊一臊他。

题安问司机,“武常亮平常有什么相处得不好的人吗?或者跟谁拌过嘴、吵过架吗?”

司机想了想,“好像没有,其实我对老武我也不太了解。

干我们这行的,同行之间对车牌比对人熟悉。

我们就是微信群里聊聊天,打发打发路上的时间。”

题安问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武常亮开车期间,有肇事或车祸记录吗?”

负责人说:“没有。不过武常亮的投诉率比较高。

公司警告过几次,他也不当成回事,还那样。他开了很多年出租,都成老油条子了。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题安问:“请给我看看投诉记录。”

对武常亮的投诉记录,有投诉他车里不干净的,有投诉他绕路的,有投诉他在车里抽烟的,有投诉他嘴里不干不净用脏话辱骂顾客的,还有一个投诉记录,是他蹭人家女乘客的da腿。

题安没从这些投诉记录里发现异常。

题安随后来到了通讯公司,查到了武常亮的通话记录。

武常亮手机的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是昨天晚上一点五十分打进来的。

通话时间是半分钟。

题安查了手机号的所有人,手机号的主人叫晓希。

题安在系统中查找了晓希的个人信息,发现她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死去的人会在殡仪馆打电话叫车?

题安按照系统里的登记,找到了晓希的母亲。

晓希的母亲瞪大眼睛看着照片里的人,她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肩膀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题安问:“您认识她?”

晓希的母亲急促地呼吸,眼里露出复杂的情绪,她缓了一分钟才说道:“我认识照片中的人,这是我的女儿,晓希。”

“什么?”题安问道:“晓希不是已经......您再仔细看看,会不会看错了?”

老人说:“不会看错,谁也没有我这个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女儿。

就是她,就是晓希,不会错。”

题安问:“她既然已经去世,怎么会出现在路边?”

老人叹气,“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执念?我明明劝过她了。”

题安问:“您劝她?您怎么劝她。您为什么要劝她?”

老人咳嗽,“我是.....我是对着她照片说的。

这孩子从小就倔。

她一定是舍不得离开,所以才一直在路边徘徊。”

这时,有人敲门。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6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