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39章 冥币散落

第139章 冥币散落


题安找赵耀吃火锅,心情不好就得吃火锅,一顿不行两顿,关键还是得和赵耀同志吃。

赵耀等羊肉熟的间隙,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问题安:“你知道历史上最恐怖的一首诗是什么吗?”

题安说:“不知道。你说说。”

赵耀说:“这首诗叫《菜人哀》。

夫妇年饥同饿死,不如妾向菜人市。得钱三千资夫归,一脔可以行一里。

芙蓉肌理烹生香,乳作馄饨人争尝。两肱先断挂屠店,徐割股腴持作汤。

不令命绝要鲜肉,片片看人饥人腹。男肉腥臊不可餐,女肤脂凝少汗粟。

三日肉尽馀一魂,求夫何处斜阳昏。天生妇作菜人好,能使夫妇得终老。

生葬肠中饱几人,却幸乌鸢啄不早。”

题安问:“我文言文不好,什么意思?”

赵耀说:“一个关于chi人和被吃的故事。

chi人的和被吃的,坦然地接受着自己chi人或被吃的命运。”

题安说:“哀其不幸却又怒其不争。鲁迅这句话我今天真的深有体会。”

赵耀端起酒杯和题安宽慰似的碰了一下,说道:“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

并且不平着......

挣扎着......

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

即使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

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于这生活。”

题安问赵耀:“说出这么伟大的话的人,不会是你吧?”

赵耀白了题安一眼,“没文化,鲁迅说的。

赵耀接着说:“我给你讲个事,让你心情好一点。”

题安说:“不要冷笑话。”

赵耀说:“不是冷笑话。

我去朋友家做客。

朋友家上初中的孩子一直打着游戏。

我为了和他拉近距离,就问他:‘你们课本有《三味书屋》吗?

他说:“不知道。”

我又问:“那有zhoushuren的文章吗?”

他头也没抬:‘谁?’

我说:‘luxun。’

他说:‘哦,luxun那老头子我知道。’

我说:‘luxun就是zhoushuren啊。’

那孩子抬头嘲讽地笑了一下,‘哥哥,别没话找话了成吗?

luxun姓lu,zhou什么人姓zhou,是哪门子的一个人?’”

题安问:“真事?”

赵耀说:“真事!

不是有个新闻记者的调查表明,有90%的小学生最向往的职业是网红和主播。

想当网红和主播,当然不需要知道luxun就是zhoushuren啊。”

题安说:“你别给我添堵了,我想静静。”

赵耀笑:“谁是静静?”

——

郊区公路上凌晨发生一起车辆自燃事故。

之前这个公路还是有不少车路过。

不过自从修了新路,这里坑坑洼洼的田间路自然被司机们选择性绕道。

清晨去田间劳作的一对农民夫妇,最先发现了这辆已经烧成框架的车。

他们试探着走过去看了一眼车里面,接着就尖叫了起来。

车的驾驶座上躺着一具已经烧焦弯曲的尸体。

农民夫妇觉得事情不妙,随即报警。

题安和队员们来到现场。

燃烧的车辆位于一条乡间小路的半段。

没有监控,目前也没有发现目击证人。

题安查看了死者,死者已经面目全非,一只胳膊被烧掉,落在旁边。

另一只手已经烧成了一团。

腿部弯曲至腹部,整个尸体已经严重变形,根本看不出性别和身高年龄。

司法鉴定中心的人将尸体拍照之后,抬上了车。

题安问林姐:“这具尸体解剖起来比较棘手吧?”

林姐皱皱眉头,“是啊,烧成这样了。

只能是尽力了。

这条公路通往哪儿啊?怎么这么偏僻?”

题安说:“往左拐走两公里是污水处理厂,往右一拐就是殡仪馆。”

林姐点头,“难怪,这条路肯定晚上没人来这儿。

如果是大街上起火,有人及时发现扑灭,还能多留一点有用的信息。

现在这情况,几乎将线索烧了个精光。”

题安和林姐简单聊了几句,林姐就随车走了。

车辆周围没有紧急刹车的痕迹,附近也没有脚印、人体组织、个人物品等。

题安想,如果车辆没有紧急刹车、开启车门的痕迹。

说明司机根本没有发现车辆异常,没有发现着火的迹象,而是自然将车停在了路边。

他停下来的原因是什么?

火也是突然以爆炸性的力量迅速燃烧,根本没给司机反应和下车求救的时间。

否则正常人的本能反应,发现火情第一时间是下车自保。

起火点和起火原因是什么呢?

题安对车进行了仔细的检查。

首先能排除的是撞击起火和高温起火。

因为车辆没有撞击痕迹,即使车里有易燃物,晚上的气温不足以让易燃物燃烧。

车辆如果是自燃,最可能的自燃原因就是线路短路产生火花,烧着了泄露的汽油。

题安打开引擎盖,仔细检查,确实有胶皮老化和接线柱松动的情况。

可是如果是引擎盖着火冒烟,司机只要是神志清醒,就会下车查看。不会眼睁睁看着汽车着火然后烧死自己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司机当时已经死亡或者处于昏迷的状态。

梁落跑了过来,“队长,在附近的田地里发现了这个。”

梁落将几张烧得剩半张的冥币递给题安。

题安问:“冥币集中在哪个方向?”

梁落指了指汽车的西北方向,“基本散落在那里。”

题安和梁落去看了看冥币散落的方向,缓缓说道:“昨天晚上刮的是东南风。

如果冥币散落在这里,又是被烧过的。

应该是汽车的热浪将冥币冲出车中,东南风又将冥币吹到了这个方向。

司机带着这么多冥币是要干什么去?”

梁落说:“前面是殡仪馆,会不会是......”

题安想了一下,“不会,我记得去年翰兴市出台了管理办法,对殡仪馆、殡仪馆、墓园等场所焚烧冥币做了专项整改整治。

现在翰兴市连卖冥币的地方都找不到。

况且......”

题安拿起一张已经只剩下一角的黄色纸,上面隐约可见一个符咒的部分图案,“梁落你看,不仅有冥币还有类似符咒的东西。”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70.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